“杨管家,把药箱拿来!”



    事实证明,夏婉初是真的想太多,池御封只不过是带她下楼包扎伤口而已!



    一瞬间,夏婉初只觉得晴天霹雳,瞬间从天堂跌倒了地狱。



    厨房里,杨管家正在执行池御封的命令,解雇所有人。



    听见客厅里池御封的说话声,连忙赶了出来,“池少,什么事?”



    池御封一把将沉静在灰暗现实中无法自拔的夏婉初摁到了沙发上坐着,而他自己也顺势坐在了夏婉初的左手边。



    “这个蠢女人把手弄伤了,弄伤也就算了,居然连包扎都不会!”



    “呃,这……”杨管家一头雾水,视线落在了被池御封抓着的手指上,哪里还有半点创可贴的痕迹。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行动上丝毫不敢怠慢的将医药箱取过来之后,就打算亲自去帮夏婉初处理伤口。



    “夏小姐,手给我吧。”



    话音刚落,池御封就是一个冷眼甩了过去,“杨管家,你老糊涂了吧?我的女人你也想碰?”



    夏婉初还没来得及抽出去的手僵在了那里,而杨管家更是一脸尴尬的看着池御封,嘴角抽的都赶上抽筋了。



    “杨管家,你别听他胡说,我自己来就好了。”



    “别动!”



    一声冷喝,夏婉初和杨管家的身体同时抖了一下,下一秒池御封修长的手指一把就把杨管家手里的医药箱接了过去,从里面拿了一个创可贴出来。



    然后,就是一个无比残暴的画面。



    只见池御封动作粗暴的将创可贴撕了开来,然后又是粗暴的将夏婉初的手拽着放到了他的腿上,不由分说的就把创可贴摁了上去。



    “嘶!”因为太过用力和粗暴,夏婉初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池御封,你丫的就是故意整我的是吧!



    像是感觉到了一道愤恨的目光,池御封微微抬眸,嘴角似有似无的弧度越发的让人忍不住想抽他一顿。



    “还知道疼?”



    夏婉初咬牙,“不疼!”



    池御封冷哼一声,一把就捏住了夏婉初的下巴,墨色的眸子里有一股邪魅炽热的情绪慢慢蔓延了开来。



    “不疼?不疼那你瞎叫唤什么?还是想增加一下情调?”



    “嗯?”夏婉初吐血,到底哪里跟情调扯得上半毛钱关系了?



    不,不对!



    好你个池变态,你说什么呢!



    明白过来的夏婉初一把推开了池御封的手,白净的脸蛋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把池御封生香活剥都不解气。



    看着夏婉初恼羞成怒的样子,池御封脸上的笑意反而更明显了,他淡淡的瞥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像是想到了什么。



    “从现在起,厨房这种地方你就不要进去了。”



    “听清楚了吗?”



    “是,池少。”杨管家会意,恭敬的应声。



    只不过,在夏婉初看来,这不是恩赐,反而让她失去了一个能够与池御封斗争的绝佳战场。



    再说了,她去哪里不去哪里,他凭什么干预?有什么权利干预?



    罢了,士可忍孰不可忍!给你点颜色你还真能开染坊!



    “没听到,池御封,你什么意思,你又不放我走,又不让我出这栋别墅,现在凭什么连厨房都不让我去?”



    突然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一旁的杨管家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夏小姐,池少这么做也是担心……”



    “第一,我家有国际顶级厨师,第二,我可不会蠢到让你掀了我的厨房,再拿洋葱出来恶心我!第三,你太蠢,我不能由着你这个手残加脑残自残。”



    说完,还一脸张狂的向夏婉初偷来了鄙视的眼神。



    夏婉初语塞,从来没见过像池御封这么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丫的才脑残手残!”



    “靠,你说我蠢,到底是谁在我家吃光了我做的饭?又是谁变态能讨厌葱味儿到这种地步?又是谁脑残的跟我过不去?”



    见夏婉初没说话,池御封大概以为是他说的话深深的撼动了心灵同样不全的她,更是笑得邪魅张狂。



    “既然没有异议,那么,你就照做,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呵呵……”夏婉初干笑,懒得去理会,将头偏向了一边,身体也不自觉的往旁边挪了过去。



    池御封,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这个鬼地方,我是一秒都不想多呆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出去!



    可是到底要怎样才能出的去呢?



    一想到这些,夏婉初只觉得头都大了,对池御封的愤怒和恶心占据了她的头她的心。



    “还愣着干什么?”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7章 你才手残脑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