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以池御封的xing格,当然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毕竟晚上最豪华的“主菜”还没有上呢!



    而且,看夏婉初的态度,估计也是想通了,不会拒绝的吧?



    “哎,你……”



    端着托盘走的好好的,突然感觉到托盘像是中了邪一样失去了平衡,夏婉初惊叫,却已经来不及,眼睁睁看着手中的托盘连带着碗筷一起华丽丽的摔倒了地上。



    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身体突然一轻,就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池御封,你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呢?”池御封邪魅的笑着,眼睛里的熊熊烈火已经说明了一切,说完就抱着夏婉初朝床的方向走了过去。



    夏婉初被池御封那炽热的眼神看的只觉得头皮发麻,眼看着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要发生了,除了挣扎还是挣扎。



    她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尝试着要从池御封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大概挣扎了三四下之后,池御封脚下的步子突然一顿,夏婉初清楚的感觉到有一道凌厉愤怒的目光正一动不动的香噬着她。



    “怎么,你不愿意?”



    短短的几个字,像是从牙缝里一字一句挤出来的,带着森森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她知道,池御封生气了!



    不自觉的,脑海中就出现了昨晚池御封疯狂的样子,夏婉初浑身打了个寒颤,她明白,只要不把池御封激怒,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不,不是。”



    池御封挑眉,脸色阴沉的他一双凌厉的眸子像是拥有看穿一切的力量一般,让人生畏,“真的不是?”



    夏婉初在心里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将身体放松了下来,往池御封的怀里靠近了几分。



    “不是。”



    “……那就好。”说完,池御封脚下的步子继续迈了开来。



    池御封一把就将怀里的夏婉初放在了床上,然后身体顺势压在了夏婉初的身上,有力的双臂撑在床上,两人之间形成了一个暧昧的距离。



    夏婉初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池御封身上的体温在逐渐升高,他的眼神也越来越炙热浓烈,浓烈的就快要将她香噬。



    她绷着身子,尽量不去触碰池御封身上不安分的某个部位,一颗心就快要跳出嗓子眼一般的难受。



    房间里除了池御封的呼吸声,就是她的心跳声。



    淡咖啡色的琉璃床头灯散发的柔和的光打在夏婉初的身上,使得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的充满了诱惑力,尤其是蕾丝睡衣下呼之欲出的丰满。



    夏婉初脸颊绯红,殷桃小口柔嫩饱满,看着身下这个娇嫩干净的女人,昨晚的一切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在了池御封的脑海里。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的身体可以那么的美好。



    也从来不知道,他会这么疯狂的迷恋上一个女人的身体,夏婉初在他身下每一个轻微的动作,在他看来都是赤luo裸的tiao逗,撩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全身的血液沸腾着,全部集中到了身体的某一处,触动着他身体里最原始最本真的欲望。



    偏偏,夏婉初却装的那么的无动于衷,明明昨晚她和他之间是那样的美好!



    他知道,夏婉初所有的表现其实都是欲擒故纵!



    “你喜欢我主动,是吗?”



    低沉的嗓音响起的同时,湿热的气息划过夏婉初的耳垂,夏婉初的身体猛地一僵,几乎就快要崩溃。



    “这么晚了,我累了,要不……”



    “嗯!”



    夏婉初话音刚落,只觉得脖子上突然一阵刺痛,连带着浑身的神经一起,让她浑身不自在到了极点,发出了隐忍的声音。



    越是这样,池御封反而越来劲。



    眼看着避闪不及,夏婉初只能想别的招,至少能拖一时是一时。



    “池少,你,你怎么这么猴急,不……”



    “那你想怎么玩?”池御封一只手轻轻的划过夏婉初清秀绯红的脸颊,声音低沉又魅惑。



    夏婉初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愣了好一会儿脸上才勉强挤出了几丝笑意。



    “讨厌,我哪有想怎么玩,不过是真的累了,况且,你弄疼我的手了。”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8章 我要你把我喂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