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御封身体猛地一顿,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下不像是在开玩笑的夏婉初,“什么意思?”



    “咳咳,我手受伤了,而且,我姨妈君要来了。”



    姨妈君,万能的姨妈君,我怎么早没有想到呢!夏婉初在心里暗自窃喜,总算有了难以拒绝的理由。



    “……”



    池御封皱眉,疯狂的火焰瞬间别冷水浇熄了一半。



    “你骗我!”



    夏婉初摇头,义正言辞的说道,“没有,你要不信的话,你可以继续,不过我话说在前面,要是出了问题,你可得对我负责!”



    “……”



    一尊精壮的男xing身体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从夏婉初的身上翻了下去,生无可恋的躺到一边去了。



    “阿弥陀佛,总算应付过去了,哎……”



    “按摩!”池御封懒懒的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然后冷冷的扔了两个字,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在做着无声的抗议。



    “好的!”



    一个夜晚总算是在平静的过去了,直到早上在梦里,夏婉初都还没忘了给池御封按摩。



    “我没说停,不准停,否则……”



    “我知道了!”



    睡梦中的夏婉初突然嘴里说着什么,身体就弹了起来,睡眼惺忪的她被窗外的阳光一照,这才慢慢的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



    这才发现,整个房间里,早已经没了池御封的身影。



    她颓丧脑袋舒了一口气之后,就一股脑的钻进了被子里面。



    昨晚,每当夏婉初困得不行,停止了按摩的时候,明明已经熟睡的池御封总是能莫名其妙的醒来,强迫她继续按。



    这样一折腾,就是一夜,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睡了一会儿,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梦里她都没忘了按摩这回事的原因了。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夏婉初已经翻来覆去不知道多少次了。



    终于,她再也受不了了!



    “啊!池御封,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放过我!”



    呐喊声刚停,门口应声就有人开门进来了。



    “夏小姐,怎么了?”



    夏婉初狂汗,池御封还真是想的周到,摆明了怕她跑不是吗!她没好气的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女仆人,冷冷的说道。



    “没事,大早上的,做运动,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夏小姐真会说笑,已经中午了。”



    中午!



    苍天,夏婉初这才知道她居然睡了一个上午,也就是说她失去了一个上午去策划逃跑,以及可能小概率存在的逃跑机会?



    她双手抱头,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女仆人看着夏婉初懊恼的样子,只当是夏婉初因为起的太晚而自责抓狂,“夏小姐不用自责,是池少嘱咐我们不许吵醒你的。”



    说完,中年女仆人的脸上显然有不纯洁的笑容。



    靠,池御封,你个心机婊!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乖乖在别墅混吃等死?我就会乖乖就范,让你耍流氓?



    门儿也没有!



    起床,洗漱,吃饭!



    然后,继续被关在铜墙铁壁的房间里,哪儿也去不了。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天,夏婉初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池御封能加班加到天昏地暗,或者来个国际大出差就更好。



    这样的话,她就不用每天担惊受怕的了,逃跑也就相对容易得多。



    只可惜,愿望终究是愿望,与现实的差距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滴。



    晚上六点,夏婉初已经在客厅里乖乖的等着池御封了,当然,这一切都是被池御封强行安排胁迫的。



    “夏小姐,池少回来了。”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杨管家突然无比慈祥的看着夏婉初,就好像她多希望池御封回来似的,夏婉初无语凝噎。



    “那我可以上去了吗?”



    “池少吩咐了,要你陪他一起吃晚饭,一起尝尝由新聘请的意大利名厨的手艺。”



    正说着,门口已经有了声音。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夏婉初仿佛都能嗅到池御封身上独有的变态的味道,浑身就开始不自在起来。



    为了不让某人产生误解,夏婉初随手拿起了一本刊物,严严实实的挡住了脸,因为看到池御封,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果然,一进门,池御封一双鹰隼直接落在了夏婉初的身上。



    见夏婉初就像个死人一样的坐着,还把自己挡的严严实实,池御封的眉头瞬间拧到了一起。



   &nbs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29章 姨妈君要来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