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管家!”



    一声厉喝,打破了别墅里压抑的沉默。



    夏婉初心里一震,却依旧权当没听见,继续有条不紊的收拾着。



    “是,池少。”



    池御封炸毛,墨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熊熊的怒火,连声音都变得有些沙哑了,“我池御封难道连一个洗碗工都请不起?”



    “啊?”慌忙进来的杨管家张大着嘴巴,一头雾水,眼睛不经意偷瞄了一眼夏婉初之后,心里顿时明了了。



    明白池御封的脾气,所以丝毫不敢怠慢,雄浑的声音冲着门口厉声说道,“来人,池少和夏小姐吃完了。”



    一眨眼的功夫,几个面生的女仆就恭敬的走了进来,开始收拾起来。



    “夏小姐,我们来吧。”



    夏婉初愣了一下,理智告诉她不管怎样都要想办法逃离池御封的魔爪,总不能天天用姨妈君和按摩当幌子吧。



    只不过,洗碗这个理由看来是没用了。



    毕竟,池御封是真的怒了,他愤怒的变态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起的!



    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池御封逼到了角落,禁锢的严严实实。



    “夏婉初,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吗?”



    近在咫尺的距离,池御封浑身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压抑逼迫的她就快要窒息。



    与虎谋皮不成,反倒是还捅了老虎屁股,夏婉初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装傻充愣来的有效。



    “不敢不敢,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池御封咬牙,不耐烦的脸上因为压抑的愤怒而显得有些狰狞可怖,“不知道?哼,我说过,以后不许再进厨房,难道你忘了?”



    夏婉初吐血,原来是这样……



    “哦,我忘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生气了好吗?”说完,夏婉初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与池御封对视着,尽管心虚却还是表现的理直气壮。



    池御封冷哼了一声,“忘了?那你无视我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靠,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就不能无视你!



    夏婉初心里碎碎的骂着,脸上的表情却更加无辜了。



    “无视你?我哪有,是你无视我好吗!你看你要我在楼下等你,好,我等,可是你进门了连招呼都不跟我打一下。”



    池御封握拳,他不跟她打招呼?



    “还有,刚才吃饭,你连话也不跟我说一句,不是无视我是什么?我以为我什么地方又惹你池大boss生气了,所以也不敢惹你。”



    句句在理,句句理直气壮。



    这回换池御封吐血了,合着闹了半天,全是他的错!



    女人还真是奇怪的生物,尤其是夏婉初趣味恶劣的女人!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池御封嘴角微扬,似笑非笑的样子让夏婉初心里一紧,伏在夏婉初的耳边冷声到。



    “不敢不敢。”



    “原来,你喜欢被动的感觉。”



    话音刚落,夏婉初只觉得眼前一黑,唇瓣突然被一股冰凉撬开,身体被人狠狠一带就跌进了池御封温暖的怀里,动弹不得。



    紧接着就是一场唇齿间肆无忌惮、疯狂的游走和掠夺,夏婉初只感觉到被禁锢掠夺的就快要窒息。



    更可恨的是餐厅里还有来来往往的人!



    几分钟后,池御封的攻势终于停了下来。



    夏婉初猛地从池御封饿怀里跳了出去,一边用手擦着已经麻木的嘴唇,一边愤恨的看着眼前这个充满兽xing的变态男。



    池御封邪魅的笑了笑,转身就要出去。



    “昨晚表现不错,今晚继续。”



    话音刚落,夏婉初就感受到来自四周让她面红耳赤的眼神和笑容。



    她当然明白池御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别人呢,摆明了想歪了,她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不错?不错泥煤啊!池御封,你丫的又毁我清白!



    见夏婉初迟迟未动,已经走到门口的池御封突然转过头来不怀好意的说道,“怎么,难道想玩点其他更刺激的不成?”



    “你闭嘴!”夏婉初扫了一眼餐厅里其他憋着不怀好意的笑的人,厉声说着,脚下的步子快的就跟后面有人追着赶着似的。



    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到夏婉初面红耳赤的慌乱模样,池御封的脸上的笑意更甚了。



    “该死的女人,还知道害臊?不过,这个样子,倒也挺可爱的!”



    夏婉初几乎是跑着上了楼,一进卧室就打算先把门反锁,不让池御封进来。



    却没想到她前脚进,后脚池御封也到了门口,一把就抓住了房门,任凭她怎么用力,都不过是徒劳,干脆撒了手。



 &n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30章 昨晚表现的不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