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里,夏婉初的情绪已经有了变化,她的哭声慢慢的止住了一些。



    开始静静的听女仆人说话了。



    毕竟在没有发生这些以前,她每每看见池御集团几个公子的新闻,其实她也有怀疑。



    某种程度上,她其实是相信池御封本xing不坏,只是,当她真正与池御封接触了以后,她才明白,她以前是瞎了眼!



    现在,居然有人跟她说,关于池御封外面的传闻都是假的?



    “是,池少是脾气不好,还有些偏执,其实,那都是他从小为了保护自己的伪装罢了,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个不近人情冷酷的人。”



    突然,女仆人的眼神就落到了夏婉初的身上,怪异的眼神让她浑身不意外。



    “夏小姐,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池少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准确的说,遇到你以前,他的人生中根本没有女人这个概念存在。”



    什么?



    夏婉初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女仆人,“他喜欢男人?”



    女仆人狂汗,实在是不知道夏婉初的脑洞是怎么样的。



    “夏小姐,池少要是喜欢男人,他还会和你……”



    夏婉初闻言,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一张充满兽xing的脸,和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的确,池御封要是个gay,怎么会那么的欲求不满?



    只不过,作为池御集团的掌门人,多少女人排着队要接近池御封,面对这么多送上门的尤物,他会不动心?



    不,一定不可能!除非池御封不是个男人!



    想到这里,夏婉初本能的把女仆人刚才说的话全都从另一只耳朵放了出去,她才不信池御封会是个善茬儿。



    说不定眼前这个人就是他派来给她洗脑的!



    想想都觉得恐怖,夏婉初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战。



    “他把我关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夏婉初一阵见血,她倒要看看她们能编出什么瞒天过海的谎话来!



    女仆人温柔的笑了笑,“他能留你在他身边,就说明你对他有不一样的意义,我看,池少对你,是真的动心了。”



    动心?他对我?



    夏婉初只觉得她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居然有人跟她说一个百般羞辱折磨她的变态对她动了心?



    “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的事,都听管家说了,我跟管家觉得,池少只是想让你心甘情愿的留在他的身边,但是用错了方法,他又心高气傲,想让他说……”



    “别别别!”夏婉初越听越不靠谱,这又不是童话故事,她也不是灰姑娘,池御封更不是腹黑王子,他们之间除了两看两相厌,根本不可能发生童话里的情节!



    “你们一定是被池御封威逼利诱,才来混淆视听,给我洗脑的,说,他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女仆人无奈,见夏婉初不信,她也就没在多说话。



    “阿嚏!”



    突然,夏婉初只觉得后背一阵凉意袭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夏小姐,你不会是之前淋了雨感冒了吧,我去给你熬碗姜汤驱驱寒。”



    房间里,只剩下夏婉初一个人。



    她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池御封是有什么目的,非要这么针对她。



    “天呐!”夏婉初猛的一惊,“难道池御封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



    “刚才那个大妈说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的概念,那就是可能他喜欢男人。可是作为池御集团的掌门人,肯定不能娶个男人,所以需要一个人当挡箭牌?”



    “对了,孩子!池御封不是说过孩子吗,我们只不过在一起一夜,他就那么着急的想到了孩子,一定有问题!”



    夏婉初越想越离谱,越想越觉得自己这哪里是到了地狱,根本是下了二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啊!



    “变态!”



    夏婉初一只手握成拳头,重重的砸在床上,大喊着。



    她以前只觉得池御封狂傲、偏执、张狂到变态的地步,可那不过是人品上的缺陷,至于喜欢男人这种事情,是心理变态好吗!



    难道这就是为什么池御封看了小池的漫画之后暴跳如雷,不肯放过她的原因?



    “呕!”



    夏婉初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更控制不住一股由心脏直至胃里的恶心感,瞬间胃里就像是翻江倒海一般。



    来不及多想,她赶紧跳下床往浴室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路跌跌撞撞,身体也是疲软酸痛的厉害。



    “夏小姐,你没事吧?”女仆人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35章 难道池御封喜欢男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