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人见状,赶紧一边拿起旁边放着的纱布止血,一边按了身上随身带着的传呼机,“林医生,夏小姐出事了,你快过来!”



    看着仆人慌乱的帮她包扎止血的样子,夏婉初只觉得好笑,她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完整无缺的池御封的玩具,有谁是真正的关心她呢?



    就连她自己,都把自己生生的折磨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身笔直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医生就来了。



    他看了看夏婉初的手臂,又用手试了一下夏婉初额头的温度,文质彬彬的脸上一脸从容镇定。



    “没事,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我再去拿一瓶葡萄糖液来。”



    说完,就准备出去。



    一直面如死灰一动不动的夏婉初突然伸手,就抓住了医生的手臂,苍白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着苍白的血色。



    “你跟池御封说,我就算是死,我不会接受治疗的,再说,有病的是他池御封,不是我!”



    一字一句,冷静的可怕,苍白的小脸上满是倔强。



    年轻医生用手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就要把夏婉初的手从他的手臂上拿开,发现徒劳,“小姐,你没病,只是饿的,再加上情绪激动,才会导致现在的状况。”



    夏婉初嘴角抽了抽,眼前这个医生,确定理解能力没有问题?



    “我没病,那正好,带走你的东西,出去!”



    “夏小姐,你还……”



    夏婉初狠狠瞪了一眼说话的仆人之后,矛头再次直指一本正经装傻的医生。



    “你要是再敢在我身上这里戳一个洞,那里一个洞,你信不信池御封会用枪子把你打成筛子?”



    话音刚落,夏婉初自己都吓了一跳,她怎么会提到池御封?居然还拿池御封威胁别人!



    简直是丧心病狂!莫名的胃里又是一阵翻腾。



    年轻医生斯文的一张脸僵在了那里,面露难色,夏婉初的话显然是奏效了。



    “……那好,不想打针,还有一个办法,按时吃饭,按时吃药。”



    “……”夏婉初狂汗,果然池御封身边的人都有病!



    “滚!你们都滚出去,除了池御封谁也不要来骚扰我,否则我见谁咬谁!”说完,夏婉初逮着医生的手就是一口。



    使劲了浑身力气重重一咬,夏婉初自己都感觉到要是再用力只怕就要见血了。



    年轻医生却是从头到尾的冷漠脸,眼睛都没下一下,淡淡的瞥了一眼手上的牙齿印,慢悠悠的说道。



    “小姐,忘了告诉你,我今天刚做了一个替病人切除浓疮的手术,来没来得及好好洗手。”



    “你!”夏婉初彻底傻了,只觉得空荡荡的胃就快要搅在一起,酸水由胃里直往嗓子眼蹿。



    她要疯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



    “……滚!出去!”



    伴随着一声怒吼,夏婉初抓起床边的输液专用竿就要砸过去,只可惜扑了个空。



    “池御封,我跟你没完!啊!”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屋里一眨眼的功夫已经一片狼藉,药水、托盘、餐盒到处都是,一屋子被夏婉初荼毒过的痕迹。



    “要我跟你个变态在一起,还不如饿死了算了!”



    晚上,从外面回来的杨管家端着一端鸡汤敲开了夏婉初的房门。



    房间里漆黑一片,没有一点生气,一进门,就踩到了一个药瓶上面,要不是杨管家身体倍儿棒,只怕早已经摔得人仰马翻了。



    开了灯,这才看见一屋子的凌乱,杨管家看了看窝在被子里的夏婉初,无奈的摇了摇头。



    “夏小姐,夏小姐?”



    他试探的叫了两声之后,见没有回应,脸色一下子变了。



    赶紧找了个地方放下了手中的鸡汤。



    “夏小姐?”



    “我还没死!”幽幽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杨管家有一瞬间的懵逼,一副诈尸的鬼表情。



    “哦,那就好,咳咳,夏小姐,该吃饭了。”



    “不吃!”一个头从被子里露出来,目光幽怨而愤怒,语气固执的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看着夏婉初苍白的脸,杨管家眸子里闪过一丝隐隐的不忍。



    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非要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



    “夏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这样不吃不喝的,又有什么用呢?”



    这也没用,那也没用!



    所以,我宁愿饿死,也不吃嗟来之食。



    夏婉初心里默默的想着,深吸了一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36章 不就是道歉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