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的夏婉初,脸上才有了一点血色。



    “池少,其实,无论是蕾丝边还是gay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国外都赞成同xing恋爱结婚了,说不定国内也可以啊?”



    尽管闭着眼睛,表面上看上去像是在安安静静的享受玫瑰花浴。



    其实她的脑子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运转。



    “还是说我要跟他道歉,表达我画的那些漫画与他的癖好只是巧合?”



    不,他不会相信的,否则也不会这么蛮不讲理!



    很快,夏婉初就否决了她脑海里一个一个想法。



    有了!



    “既然他软硬不吃,要不然我就来个狠的,跟他说,要是他不放了我,我一定把他是个gay的秘密让全天下人都知道?”



    夏婉初,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



    莫名的,夏婉初似乎听到了空气中某个人的声音。



    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威胁?



    她有什么资本威胁?就她自己现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情况,只怕连她真的被池御封怎么样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夏婉初,你不要犯傻,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夏婉初睁开眼睛确认了浴室里和浴室外面都没有人的时候,这才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随手扯了女仆人替她准备的衣服。



    让她倍感意外的是,虽然同样是睡裙,这回的既不露胸也不露背。



    穿上之后,除了脖子和脚,全部被睡裙包的严严实实。



    这变异的画风,不得不让她继续脑洞大开……



    池御封,你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



    “算了,还是赶紧吃饱了,等池御封回来再说吧。”



    “夏小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是现在就要用餐还是……”



    夏婉初刚一走出浴室,就被吓得浑身一哆嗦。



    “呀,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女仆人歉意的笑了笑,“我一直在都在门口等着。”



    靠,池御封,连你家的仆人都跟你一个德行,阴魂不散,走路都不带有声音的吗?



    夏婉初翻了个大白眼,“好了,现在就吃,是去餐厅,还是就在房间里吃?”



    “当然是在餐厅里了。”



    好吧,池御封算你有良心!



    “杨管家,池御封人呢?”



    一晃又过去了三个小时,却还是不见池御封的身影。



    夏婉初深深的感觉到了来自池御封的嘲笑,她分明是再一次被池御封耍了!



    看着从楼上气势汹汹下来的夏婉初,杨管家狂汗,这大半夜的,到底是闹哪样啊!



    “夏小姐,这就等不及了?”



    “等不及?我都等了这么久了,他到底还回不回来?给我个准话,要是不回来别耽误我睡觉!”



    池御封像是早就料到了,之前挂了夏婉初电话没多久,特意打电话吩咐杨管家,看着夏婉初。



    在他回来之前,就算是拿棍子撑着眼皮,夏婉初也不能睡觉!



    于是,这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天都快亮了。



    “别,夏小姐,你还是再忍忍吧,池少向来说话算话,估计是……公司有事耽误了。”



    夏婉初无语,看了看早已经困得不行的杨管家,莫名的觉得好笑。



    这么晚了,公司还有事,骗鬼了吧?



    “那好,我就再等半个小时,要是他还不回来,就不用回来了!”



    说完,夏婉初转过身去就准备上楼。



    突然,外面一道亮光透过玻璃窗照进了别墅。



    池御封回来了!



    夏婉初刚刚迈到一般的脚停在了半空,心跳突然慢了半拍,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池御封,你居然还敢回来!”



    杨管家再也没有了睡意,“夏小姐,我说的不错吧。”



    “呵呵……”夏婉初干笑两声,一时之间上楼也不是,下楼也不是。



    眼见着窗外灯光熄灭,夏婉初似乎都能听到池御封的脚步声。



    一步,两步,步步紧逼……



    伴随着震慑人心的气场,压迫的她就快要喘不过气来。



    “夏婉初,你有没有搞错,你怎么可以怕见到他,就算是魔鬼,你也要跟他斗争到底才对!”



    这样想着,夏婉初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下了楼。



    就在她下最后一步楼梯的时候,亲眼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池御封一只手撑在玄关处的墙上,一双鹰隼虎视眈眈的看着夏婉初,眸色阴冷幽暗。



    “夏婉初,你过来。”



    声音所及之处,瞬间都被一股寒意凝固住了。



    看着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39章 喝醉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