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初白眼,“如果我说不呢?”



    “那你就等着我把你扒光!”



    池御封,你找死!



    “池御封,你根本没喝醉对吧?”夏婉初双手抱在胸前,一副看穿事实的样子。



    “怎么,你要继续陪我喝?”池御封双眼放光,活生生的酒鬼德行。



    “……你别装了。”



    “我没装,我真的没醉……就是头有点晕。”说完,刚才还站的好好的身体瞬间成了不倒翁。



    挂在夏婉初身上的同时,一把就把夏婉初宽松的睡裙扯的到了脖子上。



    露出一尊干净诱人的胴体。



    “流氓!”夏婉初顿时脸红到了耳根,气急败坏的就是一脚踩在了池御封的脚上。



    池御封闷哼一声之后,两眼一闭,靠在夏婉初身上装死去了。



    “池御封!池御封!你醒醒!醒醒!”



    叫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回应。



    等他好不容易连拉带拽的把池御封拖到浴室门口,才发现,无论她怎么叫唤,外面的人就跟聋了一样。



    池御封这是给她挖坑啊!



    她扶着池御封那重的要死的身体,一步一步艰难的,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池御封弄到了床上。



    “池御封,你就给我好好的睡吧,最好永远也别醒过来!”



    这样我夏婉初就可以逃离你的魔爪之下了!



    夏婉初随便扯了被子被池御封盖上,眼神里除了嫌弃就是愤怒。



    就在她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被死死的拽住了。



    “池御封,你装死是吧?”



    “你不跟我一起睡?”声音迷迷糊糊,池御封半眯着眼睛。



    “不了,我睡相不好。”



    “我不介意。”



    再一次,夏婉初被强行拽到了床上,被池御封捞进了怀里。



    下一秒,池御封捏着她的下巴,就要吻上去。



    “等等!”



    夏婉初见鬼一样的一巴掌推开了池御封的脸,看着池御封的眼神里满是震惊和疑惑。



    “你这是怎么了?”



    池御封皱眉,“你在说些什么?”



    “我没胡说,你的脸上,脖子上,有很多红疹子!”



    什么?



    池御封这才注意到就连他的手上也不例外的一片红。



    该死!



    难怪一直觉得头晕,喉咙也不舒服!



    池御封后知后觉,他居然过敏了!



    “你中毒了?”夏婉初一脸惊恐,“别别别误会,我可什么都没干,你休想赖在我身上。”



    “蠢女人,我这是过敏,你巴不得我被毒死是不是?”



    就连声音也有些嘶哑了。



    夏婉初眼珠子滴溜转了几圈,突然想到了什么,“过敏?你吃了大葱还是洋葱?”



    瞬间,原本就难受的池御封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脸色白的就像刚出锅的豆腐。



    “夏婉初!你给我闭嘴!”



    “哦。”



    “你……你要是敢……”



    一句话没说完,池御封就昏了过去。



    夏婉初一脸懵逼,愣了一会儿以后,用手拍打着池御封的脸。



    “池御封,你醒醒,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死!”



    “哎!姓池的,池变态,池gay?”



    “……”



    回应她的只有她手拍打在池御封脸上发出的声音。



    这下,她是真的慌了。



    “池御封,你给我挺住啊,你可别死,你死了我上哪儿说去啊?”



    嘴里碎碎念着,夏婉初已经跳下床奔向了门口。



    “池御封死了,啊,不,昏死过去了。”



    一开门,正好看见门口走廊处的两个保镖,夏婉初冲过去指着屋内说道。



    “……”



    保镖一脸冷漠,就像根本没听见夏婉初说了什么一样。



    夏婉初无语,只能冲着楼下就是一顿大喊。



    “池御封昏死过去啦,快救命啊!救命啊!”



    刚准备睡下的杨管家听到声音,赶紧坐了起来,不敢怠慢的朝楼上跑了过去。



    “杨管家,杨管家,池御封不知道怎么了,全身红疹子,还昏死过去了!”



    见到杨管家,夏婉初总算松了一口气。



    红疹子?



    杨管家瞬间明白,池御封过敏了!



    “快,打电话请林医生过来。”杨管家吩咐着,处变不惊。



    “杨管家,林医生晚上打电话来说医院里有点事,他回……”一个保镖应声,说了也白说。



  &nb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41章 过敏昏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