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初恨不得一把撕了顾箐馨那张狰狞虚伪的脸,可是,她忍了。



    “你说我凭什么?”



    “夏婉初,你别忘了,你姓夏,跟我们顾家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以为你说你是我爸的女儿,会有人相信吗?”



    “说不定你根本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妈跟别的男人的野种,还想赖在我爸的头上,夏婉初,你们母女两个这如意算盘也打的太响了吧?简直……”



    夏婉初大喊一声,打断了顾箐馨的话,“顾箐馨!”



    尽管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夏婉初浑身散发的凌厉气势,还是把顾箐馨吓了一下。



    “你刚才说什么?”



    顾箐馨嘴角抽了抽,一副嗤之以鼻的嘴脸。



    “我说什么难道你不明白?别装了,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怎么,傍大款的心思落空了?”



    “我告诉你,别妄想惦记顾家一分钱,我们顾家的钱,哪怕是给乞丐,也不会给你这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顾箐馨说的起劲,完全暴露了她阴暗狠毒的真面目。



    “顾小姐,水来了。”



    正在这时,保洁阿姨已经端了一盆浑浊的水站在了几步外的地方。



    看着那一盆浑浊的水,夏婉初惊愕,顾箐馨到底想做什么?



    倒是顾箐馨,狰狞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还等什么,你们刚才也看到了,这位小姐肝火这么旺盛,对身体可不好,还不赶紧的给人家消消火?”



    话音刚落,全场寂静。



    保洁阿姨端盆的手颤抖着,愣在原地,汗珠一颗一颗的顺着脸颊滑轮。



    “怎么,都聋了还是残废了?”顾箐馨不耐烦的说着,眼神阴冷。



    “顾小姐,这……”保洁阿姨做着最后的挣扎,却是徒劳。



    “给我泼,难不成还要我自己动手?”



    夏婉初愣在原地,她怎么也想不到,顾箐馨居然这么恶心的招都想的出来!



    “啪!”



    水打在身上发出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里格外刺耳。



    夏婉初闭着眼睛,脏水泼了她一身,顺着她的衣服往下滑落。



    看着落汤鸡一样的夏婉初就像一个小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顾箐馨这才解了气。



    “哎哟,小姐,你看看,你衣服都脏了呢!真恶心!”说着,还不忘用手捂着鼻子,嫌弃的躲开了几步。



    顾箐馨,你够狠!



    夏婉初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指甲深深地陷进手掌心的肉里,可她却不觉得疼。



    反而是胸口的某个地方,像是被人狠狠捅了刀子一样,愤怒和疼痛的感觉香噬着她!



    “顾箐馨,果然,你跟顾青云才是亲生父女,一样的心狠手辣,一样的绝情!”



    夏婉初用手擦了脸上的脏水,愤怒的指着顾箐馨的鼻子说道。



    “你胡说什么,我警告你,你给我说话小心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顾箐馨的看着夏婉初,冷声威胁。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夏婉初那张脸,就让她不自觉的心里来气!



    “夏婉初,你是缺钱是吧?我倒有一个方法,反正你跟你妈妈都是一个德行,又何必故作清高呢?”



    “不过说道勾搭男人,我还真是自愧不如,怎么,你不是勾搭上了池御集团总裁池御封了吗?这么快就被玩儿腻了?”



    顾箐馨说着,脑海里浮现出的是那一张张夏婉初和池御封在一起被拍到的照片。



    【女主算什么东西,只有她才配得上,敢和她抢男人,在她头上动土】夏婉初,她算个什么东西?



    只有她顾箐馨才配得上池御封,才配站在他的身边。夏婉初那个野种有什么资格和她抢男人,就凭她,也敢在她顾箐馨头上动土了?



    池御封?



    听到这三个字,夏婉初心里一紧,瞳孔莫名的暗了下来。



    “什么池御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哼,夏婉初,你可真会装,一个女人,居然不要脸的画那种下三滥的漫画,不就是为了博人眼球,吸引池御封的注意吗?”



    顾箐馨咬牙切齿,一想到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池御封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



    而夏婉初,耍了一个小小的手段,居然就让池御封上钩了!



    居然还去了夏婉初那狗窝都不如的家里!



    简直是奇耻大辱,每每一想到这里,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顾箐馨瞪大双眼愤恨的盯着夏婉初,怒道:“还是,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喜欢池御封,你就费尽心机去抢?”



    夏婉初只觉得可笑,难怪池御封那么嚣张,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顾箐馨这种胸大无脑的花痴!



    “我告诉你,你不要妄想了,你夏婉初这辈子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48章 你去爬池御封的床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