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池御封是鬼吗?阴魂不散!



    惊讶的她一转过身,正好与池御封面对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如果不是她惊吓的身体往后仰了一下,此刻她已经对池御封公然耍了流氓!



    池御封俊朗的脸上,邪魅的笑着,灼灼的目光从夏婉初那一双温润的樱桃小口上掠过,最后直直的落在了夏婉初瞪着的眼睛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池御封声音低沉xing感,说话间身体又往前靠近了几分,直到把夏婉初挤得退无可退。



    “我怎么会在这里,还要跟你报备?”



    夏婉初嘴角抽了抽,你丫的哪只耳朵听我说要你报备了?



    “倒是你,大白天的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对着树发呆,你以为你是林黛玉?”



    “你误会了,就是天太热,乘凉而已。”



    话音刚落,池御封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



    乘凉?是个不错的理由。



    “我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做我的女人。



    夏婉初眼神里有一丝慌乱,此刻站在池御封面前的她,就像一个小丑,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只不过,那也不过是她偶尔的一个荒谬想法而已!



    她怎么可能答应池御封呢?



    “不是说好的七天吗,怎么,池大boss这么心急?”



    她故作轻松的笑着,即便池御封气场强大到她有些无法呼吸。



    “还是说,你已经等不及知道结果,反正你都是要被我拒绝的。”



    “拒绝我?”池御封墨色的眸子在闪着幽幽的寒光,声音阴沉了许多,居然有人敢跟他提拒绝两个字!



    “可我看你现在这一副生无可恋的鬼样子,别说三百万,三十万你都没有吧?”



    一句话,戳中了夏婉初的要害。



    被顾青云拒绝,被顾箐馨羞辱,连公司最后的希望也莫名奇妙的破灭了。



    所有不好的回忆随着池御封的一句话在夏婉初的脑海里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



    酸楚的感觉由心里蔓延到鼻尖,她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倔强的扬起了头。



    “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池御封不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夏婉初,那一双深邃的瞳孔就像是要把夏婉初看透、香噬一般。



    真是个蠢女人,他明明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



    现在只要她一个肯定的答复,她再也不用为了区区三百万担心,她想要的一切,他池御封都会不遗余力的给她。



    可她居然宁愿自己硬撑,也不愿意妥协?



    不仅是个蠢女人,还是个固执不可理喻的笨女人!



    突然,夏婉初只觉得腰间一紧,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



    鼻尖是池御封胸前温暖好闻的气息,耳边是池御封有力的心跳声。



    她愣住了,细密修长的睫毛不安的跳动着。



    “傻女人,做我的女人,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夏婉初嘴唇张了又合,没说拒绝也没说接受。



    “哪怕是卖身救母,三百万,你也不亏。”



    卖身救母!



    还算美好的画风瞬间被池御封的一句话破坏,夏婉初咬牙,她居然忘了他是池御封!



    一个霸道张狂的变态!



    “池御封,你过分!”



    夏婉初嘶吼着,从始料不及的池御封的怀里挣脱了出去。



    “是,我是缺钱,可你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可以侮辱我吗?什么叫卖身救母,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池御封嘴角抽了抽,他这么说,哪里错了?



    “是不是你们有钱人都这么自以为是?”



    夏婉初说着,脑海中浮现了那天在顾氏集团顾箐馨羞辱她的画面。



    果然,像池御封这种变态就该跟顾箐馨那种**跋扈女真是绝配!



    想法都一样的肮脏。



    可她夏婉初到底招谁惹谁了?要这样对她?



    想到这里,夏婉初心里的委屈和愤怒再也抑制不住,最后化作眼泪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滑落。



    池御封站在原地,从来自信张狂的脸,居然明显的慌乱了。



    夏婉初居然哭了,这么多天下来,他都差点以为夏婉初是个没心没肺不会服软没眼泪的怪物。



    看着夏婉初眼睛通红,眼泪决堤的样子,他的胸口似乎被撕裂了一样,难受不爽!



    “蠢……夏婉初,你哭什么?”



    无所不能的池御封,面对哭的梨花带雨的夏婉初,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滚!你们这些自以为是、有钱的王八蛋都给我滚,滚的远远的!”



    夏婉初擦了一把眼泪,指着池御封愤怒的嘶吼着。



    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这样戏剧的画面,想不引人注目都不可能。



&nbs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59章 你个骗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