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情况怎么样?”



    池御封声音清冷,说话间眸子始终落在病床上那张陌生的脸上。



    医生例行的检查了一边,在病例上写着什么。



    “病人情况还算稳定。”



    稳定。



    夏婉初听着,心里的某个地方就像被人狠狠的揪了一把一样,生疼。



    这几年以来,她从医生口中听的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



    她最害怕听到这两个字,因为,稳定,说明她妈妈只是日复一日的处于同一个状态。



    同时,她却也希望听到这两个字,稳定,就代表没有恶化,只要她愿意等,不放弃寻找治疗的方法,总有一天,她妈妈一定会醒的!



    “稳定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好转,那要你们医生是干什么吃的?”



    池御封双手抱在胸前,眸色森冷,声音低沉冰冷,就像是来自黑暗的地狱深处。



    完全变回了最初的恶魔本色。



    医生先是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可随即看见池御封那张阴冷的脸的时候,他嘴角抽了抽,怂了。



    “咳咳,这位病人病情还是有好转的,只不过像她这种情况……”



    池御封眉头一凝,“说重点!”



    重点,这不就是重点吗?



    医生一脸懵逼,嘴唇张了又合,愣是没挤出半个字来。



    “听说你们医院引进了一种治疗的方案和设备?”



    “哦,对对对,只不过……”



    池御封咬牙,眸子里寒意阵阵,他发誓,如果此刻躺在床上的是他,他非醒过来把这种狗屁医生暴打一顿不可!



    “只不过什么?麻烦你能长话短说,说重点好吗?我不想再听一句废话!”



    医生额头上都已经有细密的汗珠在往外冒,完全被池御封的霸道、强大气场压迫的气势全无。



    “只不过手术费昂贵不说,由于是刚刚引进,国内还没有手术成功的案例,手术成功的可能xing……不太高。”



    一字一句,再一次残忍的扎进夏婉初的心里。



    池御封冷哼一声,目光凌厉如剑。



    “一群庸医,没把握也敢随便引进别人的东西,拿病人的生命冒险不说,居然手术费还这么天价!”



    听完池御封的话,医生脸都绿了。



    “咳咳,池少,由于方案和设备都是从国外引进……”



    “滚吧。”



    毫不客气,池御封就是这么霸道张狂,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洗手间里的夏婉初听着,一想到医生被他快要气死的样子,再想想池御封不可一世的霸道嚣张样子,就莫名的想笑。



    “掉马桶里去了?”



    见夏婉初墨迹了半天还没从洗手间出来,夏婉初站在洗手间门口,冷冷的说着。



    出神的夏婉初猛的回过神来,这才想起来正事,随手接了一盆温水,拿着毛巾这才出去了。



    “给我。”池御封说着,就接过了夏婉初手里的盆。



    “你想干什……”



    夏婉初欲言又止。



    看着池御封居然将盆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夏婉初的声音戛然而止。



    有那么一刻,她都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池御封。



    或者,他是池御封身体隐藏的某种人格?



    夏婉初没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到病床前,用水浸湿了毛巾之后,就开始给她妈妈擦拭身体。



    池御封背靠墙倚着,双手抱在胸前,目光复杂的看着温柔的夏婉初。



    他心里的某个角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像是想要永远将夏婉初保护起来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婉初全当病房里没有池御封这个人,该干嘛干嘛。



    其实她心里远远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



    完全搞不懂池御封在闹什么幺蛾子,都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尤其是对池御封这样的商界巨鳄而言。



    这么大白天的,不去上班赚钱,居然在病房里当空气,是不是脑子被门挤了。



    还是说,他妄想他这么跟着她,她就会答应他那种无礼的要求?



    做梦!



    “嗡嗡……”



    突然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打破了病房里诡异的沉默。



    池御封眉头一凝,不耐的掏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喂,池少,你怎么还没来公司?”



    电话那头,池城疑惑的问道,在他的印象里,池御封眼里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迟到这两个字。



    可今天,都已经快十点半了,池御封居然还没来公司!



 &n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64章 在你答应做我女人之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