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不蠢,当然是为了防止你妈妈得褥疮,全世界领先的纳米技术,自动帮助病人促进血液循环和身体活动。”



    池御封声音低沉带着无可奈何的愠怒,自己对夏婉初的深深鄙视。



    蠢!



    是,她蠢!



    夏婉初无言以对,肩膀上池御封的力道钳制着他,动作暧昧霸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感动了!



    看着护士将那所谓的纳米褥疮垫铺在病床上,然后将她妈妈轻轻的转移到了新的病床上。



    夏婉初心里一股暖流流过,就像是一汪清泉,无声的滋润着她疲累不看的心。



    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对她,更别提帮她分担她妈***事情……



    “池御封,谢谢。”



    夏婉初仰着头,第一次无比认真的直视池御封的脸,第一次无比认真的跟他说话。



    而且,还是道谢!



    池御封冷峻孤傲的脸上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瞬间将视线从夏婉初的目光中移了开去。



    “不客气。”



    不客气?



    夏婉初莫名的觉得好笑,总觉得池御封哪里不太对劲。



    难道,他居然害羞了!



    池御封居然是个会不好意思,会害羞的人类?



    “回家。”



    池御封淡淡的说着,搂着夏婉初就往外走。



    回家?



    夏婉初猛的刹车,一脸疑惑,“你回家拖着我干什么?”



    “我的女人,不跟我回家,难道你还想跟别的男人回家?”



    池御封将夏婉初抵在墙壁上,一双鹰隼杀气腾腾,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夏婉初,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



    “我的能力就让你这么不满足是吗?”



    话音刚落,他就霸道的吻上了夏婉初的唇,疯狂的享受着她唇齿间清甜的滋味。



    夏婉初瞪大了眼睛,浑身如触电一般,动弹不得,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池,池御封,有人……”



    病房里,一颗颗瓦数巨大的电灯泡,正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夏婉初清楚的听到池御封小声的说了一句“该死”,然后才停止了攻城略地。



    ……



    别墅外。



    夏婉初望天,鬼知道她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居然莫名其妙的就上了池御封的车。



    然后,又回到了池御封的魔窟。



    磨磨蹭蹭好一会儿才下了车。



    “欢迎夏小姐。”



    别墅门口,保镖,仆人整整齐齐站成了两排,一见到夏婉初,立刻鞠躬九十度,整齐的说道。



    夏婉初一愣,这什么情况?



    正在她发呆的时候,腰间一紧,就被池御封打横抱了起来。



    难道,池御封想跟她那啥?



    夏婉初想到这里,心里一紧,赶紧挣扎着就要下去,“那个,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池御封低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夏婉初,深邃精致的五官在灯光下xing感魅惑,薄唇轻启。



    “别动。”



    “在你没答应做我的女人之前,我不会碰你。”



    “……”夏婉初语塞,愣愣的看着池御封,身体已经听话的安分了下来。



    池御封堪称完美的一张脸,突然正经起来,更是有致命的吸引力。



    夏婉初心跳漏了一拍,脸上的温度不自觉的升了起来……



    池御封一路抱着夏婉初,直接到了餐厅。



    餐桌上,早已经是满满当当的一桌子饭菜,西餐、中餐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壕!



    夏婉初第一反应,就是扫了一眼餐桌上是不是有猪脚!猪脚!



    “中午没吃饱?”



    池御封一只手松着领带,眼睛却把夏婉初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



    夏婉初猛的摇头,她想象得到,她要是敢说出半个“饿”字,池御封以后一定有本事让人把整个厨房搬去给她吃了!



    想一想,中午被逼着吃了那么多东西,其实,她根本一点饿的意思都没有。



    面对这一桌子菜,和蛮不讲理的池御封,夏婉初望天,她这分明是要被撑死的节奏啊!



    “我,其实不饿。”



    话音刚落,夏婉初就感受到了两道寒光冷冷的盯着她,看的她浑身发麻。



    空气凝滞了几秒。



    池御封在夏婉初旁边坐了下来。



    “不饿也要吃一点。”语气出奇的平静,还有那么一点点温柔的味道。



    夏婉初愣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池御封,真是要命,这个男人,就连侧脸都好看到没天理!



    然后,就看见池御封盛了一碗鲫鱼汤放在了她的面前,淡淡的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66章 我不会碰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