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池御封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牙切齿,眼神阴冷又带着愤怒,病房里空气都凝滞了。



    “难道做我池御封的女人,在你眼里,就这么丢人?”



    “丢人到你宁愿放弃你妈妈,都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提到她妈妈,夏婉初的情绪终于彻底崩溃,眼泪决堤一般的顺着脸颊就哗啦啦的流个不停。



    “池御封,你个变态,是,你有钱,有皮囊,可是哪又怎么样?你有钱你就能把别人看做玩具?”



    “是,全天下很多女人被你虚假的外表迷惑,恨不得想尽一切办法爬上你的床,那也不代表我夏婉初也一样!”



    夏婉初歇斯底里的说着,早已经哭的梨花带雨。



    “既然你想包养地下情人,全天下那么多女人排队等着你去挑,你凭什么咬着我不放?”



    池御封眉头拧成一团,难以置信的看着夏婉初,嘴角抽了抽。



    该死的女人,她在说些什么?



    包养?地下情人?



    原来,她在意的是这些?所以,她死活不愿意答应做他的女人?



    “蠢女人,真是笨的可以!”



    池御封小声的骂着,眼神里的愤怒淡下去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嗔怪和无语。



    “我蠢?池御封,在你眼里,是不是你要把全天下踩在脚下你才满意?”



    夏婉初愤怒的说着,面对着步步紧逼、近在咫尺的池御封,她下意识的倒退着,躲避池御封的进攻。



    “就算在你的眼里,我不过是一只蚂蚁一般的存在,可是,池御封,我也是有底线有尊严的,你凭什么羞辱我?”



    “呜呜呜……”停不下来的哭泣,眼泪决堤一般,脸上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羞辱?



    夏婉初,我对你的一切,你居然觉得我是在羞辱你?



    池御封只觉得胸口被什么狠狠的刺了一下,疼痛感蔓延全身。



    他把夏婉初逼到了墙角,双手紧紧的捉住夏婉初的肩膀,把他钳制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该死的女人,难道你是块石头吗?还是你是猪脑子?”



    “你哪只耳朵听我说过我要包养你,包养你做我的地下情人?”



    池御封越说越生气,他从来没想到过夏婉初居然可以笨蛋这种程度。



    又莫名的觉得好笑。



    “嗯?”夏婉初傻住,震惊的样子就像听到了什么难以相信的话一样。



    然后,她依旧振振有词。



    “是你说让我做你的女人,你就给三百万给我,我想要什么你都给我,难道这不是给钱包养我,玩腻了就让我识相滚开的意思吗?”



    池御封吐血。



    他那不过是一种对她好的方式,他知道她妈妈对她的意义,所以才说给三百万帮她的!



    好,既然,说做他的女人她不懂,那他就换个简单粗暴的说法。



    要是夏婉初再听不明白,他发誓,一定要把她的脑子敲碎,看看里面究竟缺了什么零件!



    “我们结婚吧。”



    夏婉初,我们结婚吧。



    睡梦中的夏婉初突然从床上惊醒,脑海里池御封那句无厘头的话一遍一遍的回荡着,就像是挥之不去的魔咒。



    就连在梦里,都不能例外。



    那种感觉,就好像池御封近在咫尺一样,空气中似乎都是池御封身上淡淡的清冷气息。



    “夏婉初,你醒醒吧,池御封也就那么一说,他要是真有心,能有什么事比结婚还重要,一个电话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夏婉初双手插在乌黑的发丝里,作抓狂状,一边提醒着自己。



    说不定,池御封不过就是一时嘴忘了把门,说岔了。



    正好趁着接了一个电话的借口,溜之大吉。



    毕竟,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再有一千一万个夏婉初加起来也未必赶得上。



    她又何必傻到当真呢?



    “咚咚咚……”



    门口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夏婉初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池御封把她从家里拧走的画面突然在脑海里蹦了出来。



    “不,怎么可能是池御封,这个人只会冠冕堂皇的登堂入室。”



    很快,夏婉初就否决了自己的担心,从床上下来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头发和睡衣,就朝门口走去。



    门口的场面,再一次震惊了她。



    本来就狭窄的楼梯里,不下十个黑衣保镖说着楼梯站的整整齐齐,站在最前面的则是杨管家。



    “夏小姐,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68章 我们结婚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