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人,说我勾引你,抢了她的男朋友。”



    话音刚落,顾箐馨就按耐不住的跳了出来,指着夏婉初大声吼到。



    “夏婉初,你不要乱说话,我什么时候说过……”



    “住口,我让你说话了?”池御封一脸鄙夷的看着顾箐馨,声音冰冷彻骨。



    “还有呢?”



    还有?



    夏婉初回头看了看已经被医生恢复的差不多的病床和医疗器材,眼睛不经意的从林巧薇的脸上扫过。



    林巧薇脸色苍白如纸,狠厉狰狞的眼神分明是在威胁夏婉初。



    “还有就是那个女人让那些人把我妈妈从医院丢出去,还让人拔了我妈***输液瓶和医疗器材,要不是医生来的及时,只怕……”



    “夏婉初,你不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



    夏婉初冷笑,还真是一对有贼心没贼胆的不要脸的母女。



    “医生,我有冤枉她吗?”



    正站在病床前小心翼翼的给夏婉初妈妈检查情况的医生身体猛地一僵,一副无辜躺枪的悲催神情。



    “医生,你可不要……”林巧薇狠狠的瞪着医生,试图掩盖事实。



    却被池御封再一次毫不留情的喝止了。



    医生看了看池御封,又看了看狼狈不堪的院长,已经明白了一切。



    “病人目前还算稳定,只不过具体情况怎么样,还需要再观察观察。”



    一句话,委婉的说明了一切。



    偏偏有些人还要自以为是的垂死挣扎。



    “听到了吧,你妈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她自己要死不活的,夏婉初,你可别把这冤枉债扣到我们头上来。”



    夏婉初无语,正想开口狠呛,感受到池御封抱住她的手臂用了用力,心有灵犀的退了回来。



    然后,池御封松开了夏婉初。



    朝着顾箐馨的方向走了过去,挺拔修长的身躯高出了顾箐馨一个头都不止,周身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危险气息,一步一步的把顾箐馨逼到了墙角。



    “夏婉初抢了你的男朋友?”



    顾箐馨紧紧的贴在墙上,脸色苍白,浑身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害怕。



    “没,没,我没……”一向咄咄逼人的她说话香香吐吐,声音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顾箐馨越是楚楚可怜,池御封对她的厌恶和鄙夷就多了几分。



    他一只手用力的捏住了顾箐馨的下巴,将她的头狠狠的往上抬着。



    “你喜欢我?”



    “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我?”



    一字一句,冰冷刺骨。



    夏婉初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当时的池御封也是这样对她的吧?



    顾箐馨脸色煞白,试图想要将池御封捏在她下巴上的手拿开,没想到却被池御封一把就把她的手捉住按在了墙上。



    整个人在池御封的禁锢下以一种扭曲奇怪的姿势挂在墙上,完全没有了那股不可一世、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



    见自己女儿这么被人折磨,林巧薇当然是不会袖手旁观。



    大概是看出来池御封软硬不吃,干脆也没有了好脸色,硬着头皮上前就要帮顾箐馨冲出池御封的禁锢。



    “池少,你有什么气只管往我身上撒,欺负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我就是要把夏婉初和那个要死不活的贱女人扔出去,扔的越远越好,她夏婉初跟你什么关系,你插什么手?”



    “啪!”



    一声巨响,病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夏婉初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收回到半空中的手,她居然又打了林巧薇一巴掌?



    不过,还真是解气!



    林巧薇捂着脸,发丝散落在苍白的脸上,整个人既狼狈又狰狞。



    池御封眼神从夏婉初的手上一扫而过,刚才还阴冷肃杀的一张脸,居然有了淡淡的笑意。



    夏婉初,没想到你这个蠢女人还有点儿意思。



    被池御封看的浑身不自在,夏婉初赶紧将手收了回去。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说我妈妈一句坏话,我一定打得你找不到北!”



    “打得好。”池御封一边鼓掌,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婉初。



    顾箐馨这才从池御封的魔爪中解脱出来,整个人虚脱的蹲在了地上,眼神阴冷的瞪着夏婉初。



    而林巧薇只能是一只手捂着脸,狠狠 你现在所看的《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 第75章 我跟你结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禁欲总裁:甜妻高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