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想死

远方耳朵 作品

    “这位小姐请留步。”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何事?”阿锦斜睨着他,皮相倒是过得去,就是不知道人品怎么样。

    李四手持折扇,拱手行礼:“本人见小姐似曾相识,不知是否在某处曾与小姐相遇过。”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阿锦看他耍什么花招。

    李四心中一喜,连忙道:“原来真的遇到过,李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今日又让在下与小姐相遇,此乃天意,不如小姐上楼一叙,在下几位同窗好友对小姐也是推崇备至。”

    说道这里,阿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是浪荡子搬来的救兵。

    “你是哪家公子?”

    李四笑的更开心了:“在下乃当朝宰相的侄子,现住在宰相府上,以待科考。”

    阿锦用手中团扇轻扇几下:“原来是宰相家的穷亲戚,我说怎的如此无礼。三哥,你混的也太差了,出门都无人认得你,什么阿猫阿狗都敢上前说话。”

    二皇子告罪道:“四妹赎罪啊,你三哥日日忙于在府中学习功课,哪有时间出来逗猫遛狗,更别说调笑佳人了。”

    李四听到二人如此羞辱自己,哪里还能受得住,自己生平最恨别人说他是宰相家的穷亲戚,虽然他本家的确很穷,所以从来不曾在外提起过自己的本家,都是以宰相的侄子自称。

    李四恼羞成怒:“当朝宰相是我表叔,你们竟敢如此放肆。”

    阿锦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表叔是宰相,我爹还是皇上呢。红樱,掌嘴。”

    “是,小姐。”

    二皇子给了自己侍卫一个眼神,侍卫立马上前一边一个架住他。红樱趁机上去就给他两个大耳光,抽的李四脑子嗡嗡的疼。

    “还不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你面前站着的是谁,我家小姐岂是你可以言语调戏的?”

    李四这才猛然看见阿锦腰间佩戴的玉佩,皇家暗纹为底,一只振翅的凤鸟雕刻于上,随着衣摆晃动间凤凰似要冲天而起。

    李四开始腿脚发软,侍卫一松手,他便瘫软在地:“公,公主殿下。公主殿下饶命啊。”

    周围看热闹的也是大惊失色,纷纷跪倒在地

    “参见公主殿下。”

    阿锦看着面前这人的怂样,不禁觉得无趣,太不经吓了,不好玩。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就一直跪在这里。边打自己耳光边谢罪吧。天黑之前不准起来。”

    “谢公主开恩。”李四立马跪在地上,一边打扇自己,一遍说着“我有罪,我该罚”

    二皇子赶紧带着她走了,生怕走晚了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后来吃饭的人看到李四跪在门口这副模样,纷纷好奇打听事情的由来。

    自有好事之人,为他们解说,内容之精彩,言语之丰富,都快赶上酒楼里说书人了。有人问到:“那他得罪的究竟是那位公主啊?”

    路人说道:“还能有哪位啊,大公主已出嫁,三公主还只是稚子,四公主尚在襁褓里。除了尊贵的嫡出二公主还能有谁。”那人这才恍然大悟,看着李四的眼神更多添了几分同情,惹谁不好,偏偏去惹背景最大的。

    另一边二皇子带着阿锦去了另外一条繁华的街道,嫡妹要逛街,他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阿锦边走边看,这条街上的小哥哥小姐姐们明显多了很多,阿锦觉得自己这个三哥很上道。正逛着,迎面走来一翩翩少年,眉清目秀,让人心生好感。

    少年在他们面前停住,行拱手礼:“二爷,好巧,您也出来游玩。”

    二皇子回 你现在所看的《快穿:我只想死》 木偶记(5)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快穿:我只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