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想死

远方耳朵 作品

    阿锦的拳头停在他面前,拳风扑面而来。

    松岛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我叫了,别打了,我认输!”

    阿锦并没有松手,

    “我的墙给我刷干净了。”

    松岛惊恐的点头,可是头发还在阿锦手里,他的头皮被扯的生疼。

    “是是是!”

    阿锦这才松开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过宫川递来的书包,心情极好的走了。

    松岛心有余悸的双手撑在地面上,他挨打受累的结果原来只是为了个破墙?这个破墙有这么重要吗?

    不管松岛服不服,他既然输了,又在学校众人面前叫了爸爸,应下刷墙的事。那他再不情愿也要做,面子已经丢了,里子可不能继续丢。

    立新高中第三道奇观之高三不良打着绷带刷墙记。

    经过校门口一役,阿锦“美名远扬”,谁人不知高一右京打架无人能敌,高二高三都要绕道走。

    高二高三自然不止山下和松岛两帮不良团伙。不过大庭广众之下,松岛的被打的叫爸爸,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下,谁也不敢动手。

    毕竟谁也不想多个爸爸。

    在强大的敌人面前,高二高三的不良团伙准备联手共御外敌,那么问题来了谁去约右京呢?

    约架这件事,右京可不是想约就能约的,他来不来全看他的心情好不好,甚至看他妈妈当天晚上做什么晚饭而定。

    众人聚在一起密谋,山下提议道,

    “不然再绑一次他的手下?上次绑了他就来救了,只不过有一个缺点。”

    众人看向他:“什么缺点?”

    “他会下手特别狠。”

    被打过的几人不约而同的摸了摸自己受伤的部位,似乎又开始疼了。

    这时一个男人拍桌而起,

    “怕个屁啊!还没开始打,你们就怂成这样,干脆不要打了,让他称霸立新算了!散伙!”

    另一人嘲笑道:“看来本田先生很有信心吗,不然您去打头阵,试探一下如何?”

    本田听到这话像泄了气的皮球,

    “我与松岛先生实力差不多,去了干嘛?跪下叫爸爸吗?”

    这话虽然充满讽刺,但是却提醒了松岛,他站起身来,

    “不!一加一等于二,我们这么多人加起来怎么说战斗力也有20了,肯定行的!”

    山下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既然要搞,就搞大的,小打小闹的已经够多了”

    他又看向松岛说道,

    “我知道你咽不下这个屈辱,你身后的人难道就这样看着你受辱吗?”

    松岛思索片刻,

    “好!那我们就不死不休!你们去绑人,我在废弃码头等着你们。”

    他停顿一下接着说道,

    “小的们就不要带了,他们去了也没用。而且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众人听完他的意思,心思急转,眼神变幻不定。

    这意思是要动真格了?

    松岛见众人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举起两根手指,

    “起誓吧!赌上不良的名义,这件事绝不外传!”

    众人神情严肃,站起身来跟着一起发了誓。

    于是某一天晚上,放学路上正在中二的宫川和竹内又被打了一顿,套上麻袋带走了。

    他们还写了一封决战信放在原主家的邮箱里。

    原主妈妈看着这封奇怪的信问阿锦,

    “右京,这封信是给你的吗?为什么这么奇怪?决战又是什么?”

    阿锦接过信,

    “肯定是我同学的恶作剧,他们最近动漫看多了,正犯着中二病呢。”

    原主妈妈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右京,你不要打架哦,那样不好!”

    阿锦笑着应下:“知道了。”

    阿锦回到房间里拆开信看了看,信里写到他们已经绑架了宫川和竹内,要他去废弃码头一决生死。

    阿锦把信揉作一团扔在垃圾桶里,算了算时间,他们应该被绑了有一段时间了。

    阿锦带上几个硬币出门,去救人?

    她没那么好心。

    她找到一个电话亭,投了几个硬币进去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那头传来了甜美的女声,

&n 你现在所看的《快穿:我只想死》 全员恶人(13)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快穿:我只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