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诸天

江中小白 作品

    夜色之中,罗飞羽沉吟着。+∧八+∧八+∧读+∧书,.※.→o

    独孤凤这个提议,倒是不错的。只是罗飞羽还是有诸多顾虑。

    “罗兄可是还有担心?”独孤凤说道,“寒家虽不才,但在洛阳,说话还是算得了数的。”

    罗飞羽轻笑一声道:“我倒不是担心安危,而是担心有负凤姑娘的厚望啊。也好,既然来到洛阳,怎么着也得去拜见老太太,凤姑娘看什么时间合适?现在么?”

    独孤凤喜道:“那就现在动身。这个时辰,祖母尚未歇下。罗兄随我来!”

    话音刚落,独孤凤就展开身法,在夜色中窜了出来。罗飞羽从树上跃下,紧随其后,不疾不徐。

    奔出一段路,独孤凤放慢速度,等着罗飞羽跟上来,低声提醒道:“洛阳城里,高手如云,切记跟紧我,以免节外生枝。”

    “好!”罗飞羽答应下来。

    夜色之下,明月当空,独孤凤带着罗飞羽,两道人影在屋顶上窜高伏低,兜兜转转。

    独孤凤对洛阳城里防卫兵力布置十分熟悉,了然于胸,提前避开夜里巡逻的士卒,还有在屋顶上把哨的禁卫高手。

    到了独孤阀府邸所在的西城,独孤凤轻车熟路,带着罗飞羽从屋顶上窜了下来,穿街过巷,没过多久,就来到一座大宅院的后门。

    独孤凤伸手敲开门,带着罗飞羽入内,把门的护卫足有好几人,低头轻唤:“小姐!”

    他们对罗飞羽不闻不问,仿若没见到似的。

    穿过后花园,来到后院一栋独栋小楼,独孤凤对着忙不迭施礼的婢女问道:“祖母可有歇下?”

    “是凤儿吗?这么晚了,才想起来带着人来看看祖母?”小楼后面,传来一个温和而又苍老的声音,丝毫没有责备之意,反而带着几分爱怜。3≠八3≠八3≠读3≠书,.↗.o●

    独孤凤给罗飞羽打了个手势,边往小楼后走,边答道:“祖母安好!凤儿是带了个人来拜见祖母。”

    里面那个声音扑哧笑道:“人都带到这里来了,才跟我这个老骨头说一声。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你如此急吼吼的。”

    出了小楼,后面是一个院子,树荫掩映下,是一座草庐精舍,里面没有点灯,黑漆漆的。

    早有婢女进去,点灯,然后又一声不吭地退了出来。

    独孤凤这才带着罗飞羽,进到草庐里。

    坐在蒲团上的老太太,后背佝偻,身量却极高。白发斑斑,眼皮半掩双眼,像是已经失明,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身穿黑袍,外面披着白绸罩衫,贵气派头派头十足。

    眼帘里两颗眼眸正在审视着罗飞羽,也许是因着独孤凤的缘故,她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赏识的意味。

    她的前额耸突,两颊深陷,脖颈脸上肤色苍白中透出一种不属于她那年纪的红润。

    这就是尤楚红,按辈分计,只怕已足有百来岁!

    独孤凤到她的身边,屈膝坐下,低声道:“祖母,凤儿这位朋友,也许能治好祖母的旧疾,所以……”

    尤楚红只是在盯着罗飞羽看,罗飞羽微笑躬身道:“晚辈罗飞羽,拜见老太太。”

    “果然是你!”尤楚红叹道,“你胆子倒是不小。”

    她的声音比起独孤凤来,显得尖细阴柔,如夜枭在鸣叫,很不耐听。

    罗飞羽答道:“晚辈是悄悄地来到洛阳,偶遇凤姑娘,才能前来拜见前辈。洛阳城里,能认得晚辈的人没有几个,故而倒是不太担心。”

    “凤儿说你能治好老身的顽疾,可当真?”尤楚红问道。

    罗飞羽沉吟道:“凤姑娘认为可以,晚辈并无十足把握。”

    “哈哈,你个小家伙倒是很有信心。”尤楚红笑道。

    “祖母,就是他助翟让疗伤,大败李密,致使李密退出荥阳的。”

    “哦,”尤楚红动容道,“翟让,李密,功夫都不错。你为翟让疗伤,用了多长时间?”

    罗飞羽答道:“也就是东拉西扯,拉着李密闲扯了十来句话的工夫吧。”

    “怎么可能!”尤楚红脸色一沉,沉声问道。

    “实情的确就是如此,”罗飞羽答道,“以翟让李密的为人,他们如何会放心让晚辈疗伤? 你现在所看的《大神诸天》 242 疗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大神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