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谢谢。”我刚站稳脚,一抬头,发现对方已经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一个修长笔挺的背影,和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这妹子好高啊,我感叹了一句。

    “快看!那些蛇游走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嘿!成精了,我刚报警它们就走了。”打电话的人附和。

    “走了不是更好,该干嘛干嘛,都散了吧。”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原本围的水泄不通的大门一下冷清了。我走出来的时候还刻意往四下张望了几眼,别说蛇了,连张蛇皮都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路上,却总能隐约听到一阵低不可闻的“嘶嘶”声。好像有人在我耳边低语,又像••••••蛇在吐信子。

    看来巨蛇后遗症不是一般的严重,我用力拍了下脑袋,想着过两天情况应该会有所好转。

    正在等公交车,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居然是警察打来的。说周扒皮现在在医院,有些事情需要向我当面了解一下。我想了想,答应下来,换了辆公交直奔医院。

    早上的公交总是异常拥挤,我艰难的在人群中练习金鸡独立,时不时要接受别人异样眼光的洗礼。开到中途的时候,司机踩了个紧急刹车,我不小心踩了后面的人一脚。

    “你瞎啊,踩到老子了知道不?你这种丑八怪来坐公交,简直是污染空气,还有没有公德心!”

    我道了歉,这个男人依旧喋喋不休骂了一路,没有人试图帮我说话,反而给了他们正大光明围观的理由。早就习惯了!我低下头,假装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直到快下车的时候,我扯了下嘴角,冲那个聒噪的男人竖起两根中指:“你出门在外这么有公德心,你妈妈知道吗?”说完,不等他追上来,我飞快的冲下了车。

    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hollekitty!我丑怎么了,我没公德心又怎么了,又没吃你家大米,瞎逼逼啥?

    走进病房,一眼就看到周扒皮躺在病床上,哼哼唧唧的啃着苹果。见他这么精神,我就知道一时半会死不了。他老婆,也就是餐馆老板娘,看到我进去,一把拉我坐到了椅子上:“小鱼啊,快跟警察同志说说昨晚的情况,老周非说有一条这么大的蛇溜进了店里,要真是这样,不把他给生吞活剥了,还有命搁这儿啃苹果?”

    老板娘是个实诚人,心直口快,我之所以没换工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她一边夸张的描述着蛇的大小,一边用手比划了一下。

    “你就是叶小鱼?”不等我开口,其中一个警察先问话了。

    我点点头,不动声色的打量他。约莫二十七八的样子,古铜色的皮肤,剑眉,双眼炯炯有神,一看就非常有正义感。

    “昨晚是你打的报警电话?”他示意另一个警察做笔记,自己则继续问道,“能跟我们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咳咳!”我正要说话,一直没吱声的周扒皮突然呛了几声,趁着警察没注意的时候,还挤了挤他特猥琐的三角眼,一脸哀怨。

    我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不就是让我高抬贵手,别把他龌龊的事情抖出来吗?其实在进病房前我是不打算放过他的,可一看到老板娘,又想想自己现在才大二,还有两年的学费没着落。加上手头确实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周扒皮试图对我不轨,而且他这次也吃了苦头,多少得到了报应。

    多方面因素一综合,我决定给周扒皮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过他要是还敢有下次,我叶小鱼也绝对不是吃素的。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餐馆快打烊的时候,正好赶上停电,然后••••••”我把昨晚的事情掐头去尾说了一遍,重点主要描述两人如何被巨蛇攻击的一幕。听我讲完,周扒皮明显松了口气,苹果也啃得更起劲了。

    “既然是这样,那你打电话报警的时候人在哪里?”这警察问的还真仔细。

    “当时为了救老板,我用玻璃杯把蛇砸了,然后那条蛇就来追我。我一害怕逃走了,到了家才打的电话。”这倒是实话,毕竟作为一个女孩子,因为害怕而逃走再正常不过。况且我为了救人差点把自己命都搭上了,没道理要追究我的责任。

    “小鱼,幸好有你在,老周才捡回一条命。这样,下个月开始,以后每个月多给你一千块,可别跟我客气!”老板娘听我说完,又拉住了我的手,一脸感激。周扒皮抬了下眼皮,也无话可说。

 &nb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三无聊的戏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