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小佳,你……你到底是谁?”

    我心一紧,这个声音,怎么那么像钱亮?难道,他又回来了?

    “贱人,你还好意思问?”唐小佳,不,现在应该叫她钱亮才对,因为真正的唐小佳被附身了。

    他说着,脸上狞笑了一下:“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幸好我背后有人撑腰,否则还真要栽在你手里了!”

    “你究竟想怎么样?”我没有动,盯着下方的人。明明是同一张脸,只是换了一个灵魂,怎么差别就会如此之大。唐小佳原本单纯干净的气质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阴沉邪气,狠厉和森冷。

    “我想怎么样?”钱亮不答反问,低头看了一下双手,复又邪笑着看向我,“我想让你眼睁睁看着她,死在你面前。”

    话落,不等我反应,他就伸手狠狠掐住了自己的脖子。随即一声痛苦的低吟从嘴角溢出来:“唔……”是唐小佳的声音!

    我已经彻底混乱了,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唐小佳受到伤害:“放了她,有什么条件你说!”

    “呵呵,算你识相。”钱亮的手还掐在脖子上,笑得一脸得意,“现在,我要你下来,然后从这个仓库走出去。”

    走出仓库,不就意味着自投罗网吗?就算闭着眼睛,我都能够想象到,自己出去后的下场。被重新关回那个恶心的储物间还算轻的,搞不好,说不定今晚小命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你在磨蹭什么,是不是想看她死?”见我犹豫,钱亮一下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看着唐小佳脸上痛苦的表情,我重重的叹了口气:诶,造孽啊!随后,怀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转身从气窗上跳回到了仓库里。

    “我按你说的做了,现在可以把她放了吧?”我斜眼瞟了下手腕上的手链,不动声色的朝钱亮靠过去。

    结果不小心被他看穿了:“站住!”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你要是敢再拿那串破手链碰我,我现在就杀了她!”

    我吃了个鳖,只能顿在原地:“我可以从仓库出去,但你怎么向我保证她的安全?”一旦我出去被钱三爷抓住,受制于钱亮的唐小佳还是难逃一死。

    “贱人,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钱亮有些不耐烦了,顶着唐小佳的脸,表情变得有些狰狞,“你出去,她还能活,你不出去,就等着两个一起死!”

    实在没有周旋的余地,我只能照他说的做,朝外面走去。钱亮控制着唐小佳的身体,紧跟在离我五步开外的地方,一副生怕我趁机耍诈的表情,显得十分警惕。

    当我推开仓库大门,就这么大刺刺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她们两个抓起来!”直到钱三爷大喝一声,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将我和被钱亮附身的唐小佳团团围在中间。

    这下是真的插翅也难飞了,我呜呼哀哉的想。

    “老爸是我啊,小亮!”钱亮不顾保镖的阻拦,朝钱三爷大喊了一句,“我是你儿子,我回来了!”

    此话一出,除了我以外,所有人又是一愣,脸上不约而同写着几个大大的问号: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声音,怎么和死去的钱亮一模一样?

    真是个颠覆人生观和世界观的疯狂夜晚,我仰头看天,默默的感叹了一句。之后,耳边炸响此起彼伏的惊叫声:“鬼啊,有鬼!”

    也难怪他们这样,见鬼这种事,亲眼见到,和从别人嘴里听到还是有差别的。尤其是今天,这个钱三爷为死去的儿子办阴婚的特殊夜晚。

    没一会功夫,原先的二十几个保镖,就抱头鼠窜跑掉了大半。最后也就剩下七八个素质过硬的,还面色铁青的坚守在自己岗位上。

    “小亮,你真的是我的小亮?”和那些落荒而逃的人相反,钱三爷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还颤抖着双手迎了上来,一把抓住钱亮,“你真的回来了?”

    “老爸,是我没错!”不得不说,这两父子虽然作恶多端,但彼此间的感情倒很深厚,“老爸,我不能多留,一会就要回去了。”

    “小亮啊,爹好想你啊!”

    “我也好想老爸啊!”紧接着,父子两旁若无人的抱头痛哭起来。

    “……”我有些无语,被几个保镖钳制着,亲眼目睹了一场人鬼父子情未了的戏码。

    看着诡异中又莫名其妙透着几分温馨的画面,我心里还忍不住侥幸的想,也许见到死去已久的儿子,钱三爷一高兴,没准就把我给放了。

    然而下一刻,幻想就无情的破灭了。

    哭够了的钱亮松开钱三爷的手,指着我愤然说道:“老爸,你怎么给我找了只破鞋当媳妇?这个贱人,她肚子里怀了别人的野种!”

    “什么?”钱三爷一听,眼珠子瞬间凸了出来,“姓叶的王八羔子竟然敢骗我?口口声声说自己女儿是个黄花大闺女,原来是个小娼妇!亏老子还划了他的帐,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他!”

    不愧是父子两,一口一个贱人,野种,娼妇,说的好像我刨了他家祖坟似的,一脸义愤填膺。

    我气归气,有些话必须要讲清楚:“钱三爷,说句公道话,钱是那个姓叶的男人欠你们的,跟我完全没关系。”

    “况且,这婚我自始至终都没有答应过,无非是你们一厢情愿,现在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

    “嘿,我还就喜欢把屎盆子扣在你头上,我乐意,你能怎么着?”此刻的钱亮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我算是明白了,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按他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三十五我的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