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我愕然的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拿尖刀的人。

    他突然把刀柄一转,将刀刃朝向自己,作势就要捅下去。而另一手则用力扼住手腕,拼命拦了下来。

    两只手像在进行一场殊死博弈,仅仅只是两三秒之隔,他还是以这种近乎诡异的姿势,将刀狠狠捅进了自己的腹部。

    而其余几个按住我手脚的人看到同伴的下场后,都缩了一下手。想松开却依旧晚了一步,如同遭受到了恐怖的重击一样,痛的五官都纠结在了一起,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凤渊?”我忘记了思考,看着不远处衣袂翩翩,气势冷厉无比的人,下意识低声呢喃了一句。

    听到我的声音,立于月色下的人微微侧过头。不知何时变回原样的长发,漆黑如墨,在夜空下如同愤怒的海浪,张扬的翻飞着。露出一小半的侧脸,仿佛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叫人不寒而栗。

    随后,狭长的眼角扫过来,在看到我身上的伤后,眸光瞬息凝滞了一下。我说不清当中的情绪,愧疚,自责,惊怒,后怕,好像都有,却又好像都不是。没等我看仔细,最后这一切,就像微风吹拂过湖面,只是轻轻化做了一下蹙眉。

    “啊----”紧接着,钱三爷便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惊起树梢飞鸟无数。人已经呈一个“大”字型,被活活钉在了墙上。

    短短不过几分钟,剧情反转之快,令人措手不及。直到被打横抱起,鼻子里嗅到一股异常熟悉,属于凤渊独有的冷冽气息后,我才猛然从混沌中清醒过来----没错,叶小鱼,凤渊真的回来了!你……得救了。

    我无瑕思考其他,呆滞的目光落在他的脸庞上:几日不见的人,好似星光般美好的双眸,此刻却冷的如泛着寒光的刀刃。抿成一条线的薄唇和绷得紧紧的下颚线,都让人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他在生气。不,是被竭力克制住的愤怒。

    可这样的他非但没让我觉得害怕,反而一直悬着的心,在这一刻莫名得到了抚慰。如同回到母亲温暖子宫的婴儿一般,浑身都松懈下来,任由凤渊抱着,第一次没有了抗拒。

    “怎么,看到我回来,傻了?”感受到我的注视,凤渊这才收回冰冷的视线,低头居高临下看向我。口中的戏谑和玩儿味,和以前别无二致。可如今听在耳朵里,不仅不让人觉得生厌,反而异常踏实。

    我扯着嘴角,不由自主的傻笑起来:“呵呵,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也不知道这句话哪里不对,原本还略带笑意的人,双眸顿时一暗,跟着抿紧的薄唇微微张了一下。这样子,不是在生气,倒有点像听到了某种不得了的讯息,有点惊讶的难以置信。

    不等我弄明白,耳边就响起了一声低叹,飘忽的有些不真切:“真不容易啊,我的小鱼儿……”掩盖不住的欣喜中,莫名夹杂着一丝淡淡的苦涩。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不大对劲?我狐疑的回望他。按照这人一贯臭屁的风格,获得别人的肯定和需要,不是应该冲我无比自恋的睨一下眼睛,然后语调慵懒的来一句:“老婆,你终于知道我的好了?”

    难道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这样一副心满意足,死而无憾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咝----”我刚想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不料话到嘴边,却倒抽了口凉气。之前精神一直高度紧张没感觉,现在徒然松懈下来,被刀刃伤到的腹部就开始剧烈的绞痛起来。

    我看着还在不断渗血,从肚脐眼往下足有七八公分长的伤口,冷汗簌簌的从额头冒出来。拽着凤渊衣襟的手,也跟着不可抑制的在颤抖。尼玛,不是我在凤渊面前故意矫情,是真的疼!

    想当初被王倩倩甩耳刮子甩到眼冒金星,我都没吭一声。现在才知道,跟这个比起来,那充其量只能算挠痒痒,温柔的跟春风拂面似的。

    “别怕,看着我。”凤渊的声音温柔的史无前例,如星光坠落的双眸一顺不顺的望着我,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在脸上投下一小片剪影,“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仿佛是一句蛊惑人心的咒语,在听到这个低迷的声音后,我的思绪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浑身轻飘飘的,像走在云端上。就在这样迷迷瞪瞪的状态里,腹部感受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暖流,如同置身于五月的阳光下,舒适的让人情不自禁想打盹。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再度传来凤渊狭促的低笑:“老婆,要不你先睡一觉,等我收拾了这些大坏蛋,咱们再一起回家?”

    “我没睡,我只是在闭目养神。”面对凤渊无时不刻的挪揄,我只能告诉自己,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面对迫在眉睫的死亡,我宁愿接受凤渊红果果的调戏。

    视线再度落到小腹上,除了周围凝固的血渍,那个骇人的伤口早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粉嫩色的伤疤。只要注意保养,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三十六小贱人和野男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