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谢谢你小鱼姐,如果不是你,我也不可能有机会离开钱家。”听我说完后,唐小佳重重的吐了口气,整个人看上去都轻松了许多。

    “小佳,你为什么会被带到钱家来?”想到自己的遭遇,对她我不免有一种同病相怜的酸楚。

    唐小佳扯了下嘴角,明明眼眶泛红,却偏偏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读初三那年,妈妈生病了,爸爸为了给妈妈看病,借了高利贷。因为还不上钱,实在没办法爸爸就把我卖给了钱三爷。仔细算算,到现在都已经有两年半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会回家吗?”是啊,为了妈妈拿女儿抵债,是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恨。但无论如何,也比那个男人要好,起码事出有因。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过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回去看看他们。”说完,唐小佳摆摆手,“别光顾着说我,小鱼姐,你有什么打算?”

    “我啊,我回一趟家,去看看我奶奶,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回来了。”没错,我还得再回去一趟,问问那个男人把奶奶葬在哪里了。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想再追究。那两万块钱,就当做是切断最后一点亲情的代价吧。

    “在去之前,还得请小佳小朋友帮个小忙。”一直默默听我和唐小佳聊天的凤渊突然开口了,“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听到凤渊这样说,我和唐小佳都不约而同的朝他看过去。靠窗而坐的人,指骨分明的手端着一杯泛着热气的牛奶。低垂着眼眸,澄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仿佛为他的周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看上去暖洋洋的。

    “我愿意,只要我能帮得上。”唐小佳一口应下。

    只有我看到,凤渊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泛着一丝和阳光格格不入的冷意。

    当我和凤渊再次出现在这个家的时候,那个男人和女人正在院子里大打出手:“死鬼,你再赌,这日子就真没法过了,离婚!”

    “吵什么吵,要不是你哭哭哭,哭的老子心烦,我能输吗!赔钱货!”两人打得不可开交,直到听见大铁门被推开的声音,才停下手,目光狐疑的望过来。

    在看清楚是我之后,男人先是抽了口冷气,等反应过来后,人已经冲进屋子里拿出了一捆麻绳,骂骂咧咧的朝我走来:“你这个丧门星,是不是想害死老子!居然敢偷偷跑回来,还长能耐了!”说着人已经到了跟前,拉着绳子要把我绑起来,送回到钱家大宅去。

    “岳父大人,你好。”不等他碰到我,站在一旁的凤渊先我一步开口了。语气温和,态度恭谦,要不是看到他眼眸中隐隐闪动的寒光,我都要以为他是哪个有教养的富家公子哥了。

    不过……我额头挂下三条黑线,无比崩溃的在心里咆哮了一句:混蛋,你他妈少占我一次便宜会死啊!

    “你叫我什么?”果然,听到凤渊这么说,男人的动作立马停了下来,目光鬼祟的上下打量起来。

    “我是小鱼的未婚夫,自然要叫您岳父大人。”凤渊依旧好脾气的解释道。

    早上还对唐小佳说是我男朋友,这一眨眼间功夫又成了未婚夫了,除了不动声色的呵呵呵,我还能说什么呢?

    “未婚夫?”男人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是的。”凤渊作势一把将我揽过去,如浩淼星辰的双眸都快眯成两条缝了,“这次专程赶来,是向您来提亲的,我希望您能答应将小鱼嫁给我。为此,我母亲还特意准备了二十万礼金。”

    “二十万!”这下,一男一女总算从震惊中回过神了,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

    “没错,您意下如何?”

    我已经彻底搭不上话了,乐得在一旁看凤渊装大尾巴狼。管他有什么目的,反正我知道了也阻止不了他,我不知道他也不会做的太出格。因为昨天他吩咐小白的时候说过一句话:“虽然有规矩,不能伤人性命,但有些东西是可以变通的。”显而易见,他们也不是什么事都可以为所欲为的。当然,变通到什么程度,我就不得而知了。

    “好,我答应了!被你看上,是丧……呵呵,是我家小鱼的荣幸!”对于钱,男人反应比任何人都要快,一口就应了下来。

    “可是,钱三爷那边要怎么交代?”女人偷偷在男人耳边嘀咕了一句。

    “可是什么!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去买几个菜,好好招待一下未来女婿!”有钱就是爹,男人恶狠狠的瞪了女人一眼,转头又对凤渊笑道,“女婿,你想吃什么菜,跟你丈母娘说。”

    “谢谢岳父大人好意,不必麻烦了。小鱼想先去祭拜一下奶奶,可否告诉我们在哪里?”

    “既然你们不想留下用餐,那我也不勉强。”随后男人说了一个地名,告诉我奶奶就葬在哪里。这个地方我知道,是奶奶以前的自留地,偏僻的很,不仅荒凉,还常年有野猪出没。奶奶为了这个男人辛劳一生,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回报。

    “谢谢,那我们告辞了。”得到想要的答案,凤渊搂着我,转身往外走去。

    “哎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四十一二十万礼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