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我被白薇薇拖到湖底以后,后来又发生么了什么”宁小雪一走,两人难得温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被我自己打破了。想到昏迷中那三天的空白,我就忍不住问:“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

    “如果我说,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你信么”凤渊不答反问,直起身将宁小雪送来的水果篮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橘子,剥了皮,塞了一瓣到我嘴里。

    完了在我还没来得及咬下去的时候,又俯下身直接从我嘴里叼走了。一边吃还一边说:“啧,好甜。”

    “”尼玛,我他妈问你正事呢能不能给我正经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他顺手拈来的动作配上漫不经心的语调,和一脸淡定到蛋疼的表情,总让我有一种错觉他好像很享受,我现在病恹恹的样子,可以任他随意摆布。

    见我忿忿的瞪着他,某人勾了下薄唇,兀自说道:“你三天没吃东西。不能吃带酸的,等会订好的米粥会送来。”

    “知道我不能吃,你还来引诱我”我再次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想到之前还没说完的话,赶紧接着往下讲,省得他又给我半路打岔,“你说你全都知道你不是去校外参加辩论赛了吗,难道没去”

    如果他从始至终都知道天鹅湖的溺水事件,也知道我和宁小雪去了湖边,那岂不是眼睁睁的看着我差点死掉

    “是。也不全是。”仿佛总能轻易洞悉我的想法,凤渊狭长的眼角略微眯了一下,就不咸不淡的补充道,“有些东西,并不需要亲眼看见。我不在学校,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事。”

    说话间。他白皙的手指捏着黄灿灿的橘子,慢悠悠的递进了红艳欲滴的薄唇里,瓷白的牙齿上下咬合,整个画面活脱脱就是一副美人吃橘图有木有

    我不禁看直了眼睛,耳边就传来他略带笑意的话:“所以,坏东西,千万不要以为我不在。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学校沾花惹草。”

    卧槽,敢不敢再无耻一点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沾花惹草了什么美人吃橘图,分明就是无赖泼脏水

    自从林晓洸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学校其他男生有过交集,最近唯一走的比较近的就是宁小雪,难不成她是个男的我不知道

    “那个莫学长。似乎很关心你的样子。”我正在暗自腹诽,耳边就传来一声似笑而非的低语,“好像长得也不错,听说还是学生会的主席呢。”

    “”我自己都没在意的事,这货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

    深吸一口气,我努力压下心头即将暴走的情绪,横着眼睛低吼了一句:“混蛋那些都是巧合,巧合比起你在学校对我不闻不问,别人顺手帮个忙又怎么了,还猪八戒倒打一耙,到底讲不讲理”

    说到这里,不免又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以及梦里面凤渊搂着别的女人当着我的面卿卿我我,搂搂抱抱的样子。

    即便知道这些都是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东西,我还是忍不住气结:“你才是花心大萝卜,沾花惹草,蓄谋出轨,水性杨花”

    “叩叩叩”正在我小宇宙即将要爆发之际,病房的门再次被敲响了,一个护士打开门走了进来,沉着脸训斥,“这位患者,这里是医院,请小声说话,不要打扰其他病人休息。”

    说完,走出去的时候还用无比同情的目光瞟了一眼坐在我旁边,悠哉悠哉吃橘子的人。那表情分明是在说:“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有个这么好看的男朋友也不懂得珍惜,大呼小叫的。不过也活该这男的倒霉,生的漂亮,可惜眼瞎,怎么看上这种人了”

    单方面短暂的争执被护士小姐打断后,我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又被凤渊带跑了:“你好好回答问题会死么说,既然你不在学校,又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见我实在被惹急了,凤渊这才放下手中只吃到一半的橘子,不再打马虎眼,慢条斯理的将事情的始末大概和我说了一遍。

    原来每次临到这货有事不在学校的时候,他都会暗中派小白来看着我。说的好听一点是关心,说的难听一点简直就是监视。也对,我不在他眼皮底下,他会放心才怪。

    大家可以想象那种画面吗除了我上厕所不许跟着以外,其他时间无论我去哪里,做什么事,无形之中身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六十四、水猴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