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时间到了医院就是用来浪费的,除了玩手机,睡觉,打豆豆,简直无聊到长蘑菇。说到手机,我又忍不住要心痛了。凤渊送我的肾6s。因为自己一时情急,跳进湖中救宁小雪的时候没有拿出,直接给报废了。所以沦落到现在只能用凤渊手机的地步了。

    当又一局植物大战僵尸ga over后,我咂巴了一下嘴,觉得有些口渴,就打发凤渊去水房打开水了。恰巧这个时候病房的护工进来打扫卫生,看到我一个人在,立马热情的迎了上来,抓着我的手笑道:“哎哟,姑娘,你可醒了”

    这什么情况,我认识她吗我看着眼前这个五十几岁,头发有些斑白的护工,实在没有一点印象。于是放下手机,礼貌性的咧开嘴,附和道:“是的阿姨。我上午刚醒。”

    “啧啧,姑娘,你真是好命呀,找了这么个帅气又贴心的男朋友。”护工抓着我的手还没有松开,眼睛都笑弯了,“我女儿也跟你差不多大年纪,你身边还有没有这样的男孩子,介绍给阿姨的女儿好不好”

    “呃”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尴尬的把手抽回来,悻悻的敷衍。“阿姨,不好意思,我认识的男生不多,恐怕帮不上忙。”

    “那真真是可惜了。”护工搓了搓手,颇为不甘,“你是不知道你男朋友对你有多好,阿姨真是看着羡慕的很。要是我女儿也有这么个男朋友,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我住院不过才三天,凤渊到底给这个医院的人灌什么**汤了不仅护士向着他,现在连护工都这样为他说好话说的他天上地下绝无仅有,好像我叶小鱼捡了个天大的便宜似的。好吧,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真的捡了个大便宜。

    “还记得你刚住进来的时候。状况很不好,一直昏迷不醒。”没理会这头发呆的我,能言善道的护工还在兀自往下说,“你男朋友就这么没日没夜的守着,大热天的,连给你擦澡都不愿别人插手。说你怕羞。只有他才可以。还把其他人都从病房里赶出去,护的那叫一个紧。”

    “呵呵,阿姨我”话说到一半我就顿住了,眼睛直直的瞪着她:她刚才说什么凤渊帮我擦澡他妈这货不是说逗我玩的吗,怎么现在这护工说的有板有眼的片刻的错愕过后,我已经了然。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谁在说真话,谁在说假话。这个大变态,又挖了个坑把我给埋了

    我咬牙切齿揪着床单,目露凶光的样子把护工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赶紧欠了欠身:“姑娘,我也是老糊涂了,多说几句,你别嫌弃。”说完,麻溜的收拾完就走人了。

    “叮咚”正当我垂着眼睛,靠在床背上暗自思付,等某人回来的时候该怎么收拾他,就听手机一震,进来一条短信。

    反正他的人和手机都是我的,看看短信又何妨我憋着一口恶气,意兴阑珊的点了一下读取。却不想,看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今晚12点,医院天台见。”

    没有署名,也没有说明来由,短短十个字不到的短信,让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倒不是怀疑这货出轨了,而是这条短信根本没有联系人。

    我这样说可能不太清楚,简单通俗一点,就是发短信过来的对方,根本没有联系号码。一条凭空多出来的短信,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凤渊的手机里。

    撇开这条短信诡异到没有号码不说,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深更半夜找凤渊,还约在医院的天台见面他找凤渊又是为了什么事,一定要这样鬼鬼祟祟,神神秘秘或者说,这条短信既然能出现在凤渊的手机里,那么说明凤渊很有可能知道对方是谁。

    难道是小白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又很快被我自己推翻了。按照之前在老家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来看,绝对不可能是小白。试问,一个见了凤渊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人,怎么可能用这种口气发短信再怎么着,前面也该毕恭毕敬的加上“凤渊大人”四个字吧。

    既然不是小白,又是凤渊认识的,那对方到底会是谁一时间各种思绪不断涌上来,搅得我心神不宁。我怔怔的捧着手机,盯着上面奇怪的短信,早已没了玩游戏的心思。

    可就在这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再度发生了明明刚才还清晰可见的短信,不到三分钟,就开始变得字迹模糊起来。仿佛写在纸上的墨字,被人丢进了水中一般,最后只化作了一缕黑烟,消失在了手机屏幕里,不留半点痕迹。

    “坏东西,在看什么,这么入神”我正惊愕的捧着手机,不知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六十六、奇怪的短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