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就在和我说话的当口,闫重烈飞快的欺近凤渊。右手一扣,锁住了凤渊的喉咙,左手火光一闪,整个击中了凤渊的胸口。两个要害,无论是哪一处。都有可能直接要了凤渊的性命。

    “咳”从刚才起就背对着我的凤渊,终于闷咳了一声,忻长的身躯微不可查的颤悸了一下。仿佛想忍,可终究还是没忍住,膝盖一屈,跪倒在了闫重烈的脚边。

    “我的好弟弟,想不到啊,你也有今天。”看着跪倒在自己脚边的凤渊,闫重烈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弯下腰又像刚才那样摸了摸凤渊的头发,“从小到大,什么好的东西都是你的。”

    “最好的吃穿是你的,父亲的疼爱是你的,地位和名誉也是你的。”像是回忆起了许多痛苦不堪的往事,闫重烈的表情从刚才的兴奋慢慢变成了痛恶,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让他的脸看上去有些扭曲,“这些也就算了,后来就连我喜欢的女人,你都要抢走你究竟凭什么,凭什么”

    “凭我,是凤渊。”脸磕在地上的凤渊抬了一下眼角,气息低缓,却扯出一个异常自信的笑,“而你,不是。”

    “不。我不甘心”话落,被激怒的闫重烈再次发难,不由分说的揪住凤渊的头发,抬起膝盖就恶狠狠的撞了上去,“我不甘心就这样输给你这个杂种”

    “红毛鬼,卧槽你十八代祖宗,放开他”我已经口不择言。完全顾不上自己这句话,连带着凤渊也一块儿给骂进去了。只觉得视线越来越模糊,有液体不断从眼眶冲刷下来,让我看不清凤渊脸上的表情。

    “怎么,打不能还手,骂不能还口的滋味,不好受吧”闫重烈丝毫没有理会在一旁嘶嚎的我。而是停下手,带有侮辱性的拍了拍凤渊的脸颊,“现在,你能体会我当年的心情了吗嗯”

    连续被闫重烈撞了几膝盖的凤渊,脸上早已血迹斑斑,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平时半点风韵。这要搁在以前,我指不定会怎么笑话他。但此时此刻,我真的恨不能帮他把这些苦都受了。因为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为自己身陷险境而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实在生不如此。

    “是的,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凤渊侧过脸,对上闫重烈的眼睛,似笑而非的抿了一下已经破皮的薄唇,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这句话非但没有一点妥协的意味,反而像一个嘲讽的巴掌,毫不留情的狠狠扇在闫重烈的脸上。果不出所料,稍稍平缓下来的闫重烈又一次被激怒了,作势抬脚就要朝凤渊的后背蹬去。

    “不要”凤渊现在的情况,我实在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宁小雪架在我脖子上的匕首,双手猛的一使劲,掰住她的小腿张口就咬了下去。

    “啊”冷不丁吃痛的宁小雪顿时往后退了一步,踩在我身上的脚也跟着撤走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一咬牙,忍着浑身的痛,直接往闫重烈身上撞过去。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才刚跑出两步,感觉头皮传来一阵剧痛,头发就被宁小雪从后面一把扯住了。

    “想逃没门”宁小雪嗤笑了一声,拽着我往回走。

    我被迫仰着头,视线所及,凤渊已经旧伤添新伤,勉强用手肘撑着地,才没有倒下。

    我鼻子一阵发酸,悲从中来,冲着他大吼一句:“凤渊,你他妈给我还手你以为你死了,我还能活吗”

    “反正我再丑的样子你都见过,多几道刀疤算什么,大不了回头你给我多舔两口就是了”

    “闭嘴”宁小雪一下打断我,明晃晃的匕首顶在我的小腹上,“你再废话,就不是脸上划几刀那么简单了”

    就在冰冷的匕首贴上小腹的一刻,我识相的闭上了嘴巴我肚子里还怀着小怪胎,我可以对自己不负责,但我不能对小怪胎不负责。上次天鹅湖的时候就已经吃过一次苦头了,决不能再重蹈覆辙。

    然而事与愿违,正当我决定按兵不动,见机行事的时候,那头闫重烈似乎对一味承受,不会反抗的凤渊失去了兴趣,对着宁小雪使了个眼色,就狞笑着俯下身说道:“我的好弟弟,你不是喜欢跟我抢东西吗那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把你最喜欢的东西抢走,你看意下如何,哈哈”

    “咳咳”凤渊闷咳了一声,嘴角沁出一丝鲜血,眸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七十、去死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