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在火光击中我后背的一瞬间,并没有太多的痛楚,只是觉得胸腔传来一阵闷响,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但仅仅只是数秒钟之隔,全身的痛觉就开始苏醒了。

    仿佛被架在火上烤。五脏六腑都在烈火中焚烧。又像有一把巨大的锤子在敲,浑身的骨头都要碎了一般。这种感觉,已经不能单纯的用痛来形容了。倒更像是被丢进了一架绞肉机,除了意识还是自己的,其他都已经离我远去。

    “小鱼儿”在身体即将坠地的前一刻,凤渊伸手把我揽进了他的怀里,落到耳边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惊慌。

    真是奇怪,那个即便是天塌下来都不皱一下眉头的家伙,去哪里了为什么我感觉他的身体颤抖的比我还厉害他在害怕什么,这个无所不能,又高傲自大的蛇精病

    我动了动嘴巴,仰面望着凤渊,想宽慰他,告诉他自己没事,让他别担心。但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阵急促的喘息。随后喉咙里一痒,一口鲜血喷薄了出来。

    浓稠的液体,散发着腥甜的铁锈味,还有零星几点溅到了凤渊的脸上。让此刻面无血色的人,看上去分外妖娆。

    “乖,别说话,不会有事的。”洞悉我的想法,凤渊圈住我的双臂又搂紧了几分。可发颤的声线,却让我分不清楚,这句话是在安慰我。还是在安慰他自己。只有那双被绝望吞噬的,似星光一般的美眸,还在熠熠闪烁。

    “小红叶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着倒在凤渊怀里的我,闫重烈原本阴厉的眼睛里充满了不置信,喃喃自语的往后退了几步,“我只是想想。并不是想伤害你。”

    我已经无暇去顾及他语无伦次的话,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只觉得疲惫不堪,眼皮越来越重,很想睡觉。侧头往凤渊的怀里钻了钻,又嗅到了一股独属于他的,沁凉的气息。踏实的瞌了一下眼睛,心想。老天待我果然不薄。起码就算死,我也能死在凤渊的怀里。

    “啊”耳边骤然响起一声惊天的惨叫,愈发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个红头发的身影飞了出去,重重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随后如同一个破烂布偶似的,软巴巴的滑坐到了地上。

    “闫王大人。你没事吧”宁小雪惊慌失措的冲到了闫重烈的身边,视线却落到了搂住我的凤渊身上,不甘的目光中透露出几分怨毒,先前假惺惺的恭维也全都不见了,“呵呵,凤渊,你不就是喜欢这个小贱人可以随时为你卖命吗”

    “不过没关系,任凭大罗神仙来救,她今天也难逃一死。”宁小雪说着,伸手扶起神情颓然的闫重烈,态度决绝的开口道,“你们两个,终究还是不能在一起。”

    话落,不等凤渊再度出手,两人已经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呵呵,走的倒轻巧。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也没有让闫重烈得逞。更何况,以后时间还长的很,依某人的性格,他的好日子也该走到头了。

    我兀自不着边际的想着,费力的眨了眨眼睛。想看清楚上方越来越模糊的面孔,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只能抬起已经痛到快要没有知觉的手,在凤渊的唇角边点了一下:“很早以前,就想告诉你,一句话。”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很好看”好好的一句话,被自己说的七零八落的,也不知道这个蛇精病到底听懂了没。

    说完,望着沉声不语的人,扯了扯嘴角。就在眼皮坠下来,意识要陷入无尽黑暗的一刻,觉得天空下雨了,有冰凉的液体坠落到我的脸上,潮湿一片。随后,整个人一轻,便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想看看是谁,却感觉头很痛,眼睛怎么也睁不开来,只得作罢。

    其中的一个声音很熟悉,是凤渊:“我要她,活下去。”

    另一个声音却从来没有听到过,冷冽中带着无尽的威仪:“还魂露我可以给你,不过,我刚才说的条件”

    “我答应。”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或者说,是十分决绝的,凤渊一口应了下来。

    “拿去吧。”对方的声音中却有几许无奈,隐约还带着一丝长辈对晚辈的疼爱,“很久以前我就说过,你和她,不合适。”

    “谢谢。”凤渊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他话音刚落,我就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人动作轻柔的掰开了。紧接着,一股凉丝丝的,带着某种不知名的花香味的液体,顺着唇角被灌进了我的口中。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七十一、不会有事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