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米立爷们 作品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我突然从失去小怪胎的痛苦中醒过神,急切的抓着凤渊的手说道:“小白,小白他死了”

    “为了保护我,他被宁小雪杀了”短短的一个晚上,先是小白。后是凤渊,接着是小怪胎。都是因为我,他们才会受伤,才会死去。我除了嘴上逞能,做事冲动不计后果外,到底还有什么用处

    “别怕,小白他没事。”凤渊冰凉的唇印在我的耳边,语气低缓的安慰,“只是受了点伤,过几天就没事了。”

    “你说真的”我怕他只是不想我再有心理负担,所以在撒谎骗我。

    “坏东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凤渊看出了我的心思,美的不可方物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神情,伸手勾了一下我的鼻子,“你忘了小白是谁了”

    说到这里,绕着我头发把玩的指尖一顿。仿佛是在嘲弄谁一般,从薄唇间吐出一句轻笑:“堂堂冥界勾魂使者,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未免太异想天开。”

    “没事就好”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抓着凤渊的手也重新松开了。

    既然凤渊说了小白没事,那应该么没什么大碍。虽然这货平时没正形,但现在这种情况,他不至于会拿小白的安危来搪塞我。毕竟时间一长,早晚是要被我发现的。到时候我再找他秋后算账,对他更是没有好处。

    因为身体比较虚弱。即便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可以随时出院。但在某人态度强势的坚持下,我还是在医院多住了三天。所以当我最终生龙活虎的出院回到家的时候,距离天鹅湖溺水事件,已经过去十天了。

    其实对于自己的身体恢复的这么迅速,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当时就算我不知道闫重烈这一击有多厉害,但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清楚。就像宁小雪说的那样。哪怕大罗神仙来了,也未必救得了我。

    可我醒来后,除了失去小怪胎,身体有些酸痛乏力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感到不适的地方了。哪怕一丝丝的皮外擦伤都没有,实在太过诡异。

    而且,我总觉得在似醒非醒的时候。听到凤渊在跟一个人说话。至于说的什么内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对此,我不是没有问过凤渊。他一口咬定在我昏迷期间自己没有跟任何人说话,是因为我受伤导致意识涣散,从而产生的幻觉罢了。开始我还将信将疑,可是说的次数多了。我也分不清是不是自己真的产生了幻觉,慢慢也就相信了。

    至于为什么我受伤这么严重,却恢复的这么快,他只是非常臭屁的告诉我:“如果连老婆受了这么点伤都搞不定的话,那我凭什么做你老公,嗯”土边岁技。

    呵呵,假如你真的这么厉害的话,为什么不在保住我的同时,也保住我们的小怪胎呢

    好吧,我觉得自己不能够再揪着失去小怪胎的痛不放,一味沉浸在消沉的自责里了。

    倒不是那个小护士的话起了作用,也不是因为凤渊的安慰,而是我自己想通了人生还很漫长,未来还很遥远。

    换而言之,以后的日子,我依然会在不断的得到和失去中度过。假如现在就被挫折击溃,那么剩下的几十年,我岂不是天天要在以泪洗面中度过

    我这样说,也并非冷血,而是清楚的知道,我越是自暴自弃,就越是亲者痛仇者快或许此时此刻,宁小雪和闫重烈指不定怎么在背后偷着乐呢

    无论过去多久,小怪胎都将永远活在我和凤渊的心里。但我发誓,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为小怪胎报仇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记仇的性格,倒也和凤渊有几分相似。

    出院后,我和凤渊没有急着回学校上课,而是去了一趟警察局,将天鹅湖的缘由大致和赵恒交代了一遍。也不管他相不相信,至少他托我帮的忙,我已经完成了。

    “我相信。”在听我说完以后,赵恒放下手里的笔和本子,镇定的双眼里是毋庸置疑的信任,“小鱼,其实之前在林晓洸的家里,我就看出了你的不同寻常。我当警察的这么些年,遇到的怪事不少,许多诡异的案子悬而未决,其中的原因虽然大家没有说破,但都心知肚明。”

    “这次的天鹅湖溺水事件,本来我们警方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有了转机。”说到这里,赵恒刚毅的眉眼间闪过一丝愧疚,低头喝了一口水,语气也比之前 你现在所看的《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 七十三、想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蛇王蜜宠:妈咪要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