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风云

风之青空 作品

    那年时节并非寒冷的冬季,而是稍显凉爽的夏日。

    風空因为一些原因,难得离开风城隐匿在青竹府中,每日看着北见和言彩每天被管家练武练得伤痕遍体。

    终于她看腻了这一边倒挨打的场面,开始在京都四处溜达。虽然在管家三人看来是四处祸害。

    第一个地方,她就溜到皇宫中观光旅游起来。御膳房内的美食佳酿,御花园中搜集到的天下稀少花卉,藏书楼中各种绝本孤本,至宝阁中琳琅满目的珍宝,后宫中的三千佳丽粉黛,宫中乐坊绕缭三日不绝如缕的弦乐。

    天下森林的皇宫,她如入无人之地,但是没多久她又腻了。腻到连手中刚刚拿到的锦盒都懒得打开看里面是什么。風空随手把锦盒摆放回去,位置没放好,锦盒咔哒一声脆响掉在地上,藏在里面的珍宝露了出来。

    風空打着哈欠,低头弯腰去捡,头又撞翻了案上一盒印泥。風空哭着脸,捡起印泥,又捡起锦盒中露出来的珍宝——一张书法卷轴。

    待她惺忪的双目彻底清醒之后,她才发现自己不小心在装裱的卷轴背后印上了浅浅的红色的印记。

    風空嘴角抽搐,四处张望,没看到人。她心虚地把卷轴打印记开,心想如果不是绝迹就回去让管家再找一份。铺开卷轴,颜氏祭稿赫然出现在她眼前。

    風空表情苦笑,关于是否告诉管家自己在国宝颜氏祭稿卷轴上留下痕迹,她心中当下做出决断。

    当然是不。

    稍显心虚的風空重新把颜氏祭稿与印泥摆放回原来位置,伸了伸懒腰。

    她从窗口看到夕阳的红晕,便脚步不稳地从至宝阁顶端向外飞去。

    噗!

    空中,她撞到一个宽厚的物体上,前进的身体受到阻碍,立刻向下掉去。

    但是下一瞬间,她被拥入之前碰撞到的物体上,带着温度的坚硬物块。

    已经连续三天没睡的風空,稍稍有些出神,任那物块带着自己飞跃到高楼安全之上。

    双脚触到踏实的地面,風空才回过神来,看清眼前的物块是人。十五岁的少年,此刻少年清秀俊美的脸上微微泛着红晕,视线偏移向别处。

    “!”風空正要说话,虚浮的脚步没有站稳,连带着整个身体向前栽去。

    眼前的少年,身体的动作极快,他出手稳稳扶住倾倒的風空。

    風空一头栽在他的怀中,她轻轻呼吸几下,闻到一股清幽淡雅的香味。

    世间贵族世家公子小姐服饰熏香是日常必备。風空以前只觉得熏香的人都是矫情,尤其行走江湖之人,身体无味才能让人毫无察觉存在的可能。

    但是,现在風空闻着眼前少年身上的香味,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矫情。甚至她还觉得少年身上的味道挺好闻的,于是她使劲在他胸前蹭了蹭想要闻个够似的。

    少年看着怀中的少女不仅没有离开自己的胸口,还使劲到处蹭,他脸上的红晕比落下的余晖还红。脸上的红晕比夏日的炎日还厉害,少年的脸越来越红,身体越来越热。

    良久,怀中的少女闻饱了。

    她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少年温暖的胸口:“你真香!”

    少女一脸沉醉神情,点评道。

    少年再也无法忍耐,他轻轻把怀中的少女向前推了推,想要与她分开一些距离。

    《礼记》云:男女七岁不同席。

    此刻,自己与眼前的少女已经是相拥姿态,比同席更严重。

    少年心中着急,若是眼前的少女因为自己的过失无法嫁得如意夫君怎好。

    少年心绪纷飞,在心中苦思片刻,他似乎做出什么重大决定,紧张握住双拳,就要说话。

    “……看起来很好吃。”已经三天不眠不食的風空眼神闪着光芒对少年说道。

    黄昏已过。

    夕阳的余晖也早已散去。

    風空看着少年手中的糖丸,不解道:“这是什么?”

    “梅花丸。”少年顿了下,“你不是饿了吗?”

    風空在少年手上闻了闻,没有嗅到毒药的气味,反而从梅花丸上散发出一种让人凝神静气的味道。

    梅花丸散发的香味与少年身上的味道很像。

    “啊呜!”風空张口从少年手心咬走梅花丸。 你现在所看的《叶剑风云》 第102章 风云之初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叶剑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