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之法

风扇老爷 作品

    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

    “难道这就是你们的目的?”

    管良此时的语气颇为冷冽,也带着丝丝的颤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是在担忧命天教的将来吗,可是他都已经死了,而一个死人是无需背负任何道义的。

    “目的,我们有什么目的?”

    陆恒听了管良的话后反问道,但尽管他这样说,可管良却还是清楚的记得,之前那个叫不出名字的人在和师童对话时分明有提到过“目的”两字。

    “哦,你是说他呀,抱歉,我跟他没啥关系。”

    陆恒似乎明白了过来,看向了不远处和师童面对面一动不动宛如两樽泥塑的那个人,耸了耸肩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说道。

    然而,管良却回忆起当时在酒肆当中时唐龙曾经用一种很眷念的语气说过,他非常期待和那个人的再次见面,这表明他们之间关系不菲。

    管良没有再去询问陆恒,而是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两个人,身为一名强大的释道者,至少在生前是,因此他很清楚,陷入到本源规则战斗当中的两个人在没有任何外力出现打破平衡之前是永远也不会分出胜负的。

    那么这个外力又在哪里呢,是自己吗?

    管良不知道,甚至多少有些不敢去想这个问题,他现在的心情同样很挣扎,一方面是为自己生前的师父而挣扎,但另一方面却又为自己和那个叫不出名气的人而挣扎。

    “现在该做什么?”

    忽然间,管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立刻就引起了陆恒和唐龙的注意,当他两侧目看向管良的同时,脸上分明带有一种异样的表情,很显然他们对于此时管良所持有的立场感到了好奇。

    “你干嘛这样问?”

    唐龙头一个不解的提出了反问,这一次换做是管良耸了耸肩后说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你们说的对,我已经死了,而死人是无需执着与任何生前事的。”

    管良的回答让唐龙的脸上升起了狐疑之色,很显然这一次不是管良陷入到了自我矛盾,而是唐龙了,很显然,正如同死了的管良知晓自己生前和陆恒、唐龙的关系,而唐龙、陆恒自然也拥有生前的记忆。

    在六年前,甚至是更久远的过去,他们之间就存在是敌非友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只要意识不消散就会永远存在,并不会随着肉体的死亡而消失。

    唐龙不说话了,陆恒倒是笑了,这一笑让管良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大男人就像是傻子一样。

    “你很聪明,难怪他这么看重你,倒是让我有点嫉妒了。”

    陆恒的话让管良心中一动,此时回想起自己和那个不知道名字的人的几次碰面,管良也隐约的察觉到对方在有意无意的引导自己,包括从他口中说出的那翻关于“意识的漏洞”的话。

    “岂敢,如果没有你们的指引,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搞成什么样子。”

    管良的神态虽然平淡,但这番话倒是说的很真诚,虽然说自己在另一个世界中的死和陆恒脱不了干系,甚至于背后的罪魁祸首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叫不出名字的人,但管良却相反一点都不恨他们。

    “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

    陆恒的话让管良犹豫了一下,其实他还想要探听更多的东西,但他也知道对方不可能一次性的把所有的秘密和目的都告诉他。

    离开之前,管良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师父,心中很清楚这恐怕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师父了,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就放他们两在这里,没问题吗?”

    管良指的不仅有他的师父,还有另一个人。

    “你觉得这天底下有谁能够伤的了他们?” 你现在所看的《无法之法》 165 目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无法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