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之法

风扇老爷 作品

    疲劳的旅程让众人斗志渐失,而如今又遭遇强敌,当荒溟二字从尧天口中说出的那一刻,包括天忌在内,每一个人的心都是沉重的一顿,纵使来自不同的种族,但他们都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罗天此时心念如电转,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然而时间却等不了他思虑周详,因为那已经露出的半边身子随着空间撕裂的缝隙越大,已经差不多完全进入到了他们所在的幻境。

    “天忌,不能连接另外一个重合幻境吗?”

    万季安突然问道,天忌眉头深皱,正要有所动作,然而就在他举动意欲开启另一个空间之门的前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别白费力气了,炼妖皇的传人。”

    当对面那个完整的身体整个的进入到了他们所在的空间之后,所有人也都看到了他的形貌,三头六臂,宛如传闻中的第六天魔王波旬,但他的身上没有佛的气息,而是充斥着无穷的死秽之气,仿佛眼前的这个异物便是象征着鬼界死秽之气的本源。

    天忌缓缓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他虽然实力高强,在妖界幻境的效果加持下几乎算上不败不死的存在,但他同样也并非天下无敌,也有能够制衡甚至是足以杀死他的存在,而眼前的荒溟便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罗天的心中一沉,他知道这正是当计划出现差错后他无法预想到的变数,天忌的出现让他前来妖界所精心准备的计划宣告破绽,凭借实力行走天下,本就是一件高风险的事,真正的聪明人永远不会让自己处在一种非死即生的境地当中,但遗憾的是,在绝对的力量跟前,所有的一切依仗和算计都显得徒劳无功。

    没有人不这样认为,眼前的荒溟就是冲着天忌而来的,或者说是因为天忌选择了立场而导致智能由他出面才能制造平衡点。

    “没想到你竟然都来了,看来我的到来当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天忌有些无奈地说道,他口中的妖皇指的是现任妖界的王族,虽然这位妖皇无法决定整个妖界的命运,但绝对算得上是妖界当中的最强者。

    “哼,你的确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妖皇本不愿去管后辈的事,但你以为你那点小小的用心妖皇会猜不到吗?”

    荒溟的话让天忌沉默不语,但在一旁的罗天听来却听出了一点不同的味道,荒溟到来看来并非是想要以相杀的方式来拦截他们,而仅仅只是来传话的,如果说他们能够识趣而退的话,今天的这场干戈也可以就此消停。

    正当罗天想要说话,却突然间看到那荒溟看向了自己,如果说被妖界的人用意识透过人的身体盯着自己的意识是一件极其不舒服的事,那么如今罗天被对方三个头盯着那就更难以接受了。

    虽然说荒溟并没有以意识透过身体来接触或者窥探意识,可是在巨大的甚至是遥不可及的实力对比面前,罗天知道自己除了选择服从,没有任何的花样可以玩。

    “人类,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何能够学会妖族秘法,但我能够感受到你体内所蕴含的不同于人的另外四种气息。”

    当荒溟这样说的时候,罗天顿时心中一震,虽然他极力的想要避免自己去思考体内宿主们存在的这件事,但脑海中却仍旧不由自主的会去思考这个问题和其中的厉害关系。

    而眼下就如同他当初第一次前往悲叹城命天教,将要见到师童之前的那一刻一模一样。

    “不用惊慌,倘若我想动手早就动手了,不过妖皇有令,只要你们能够和天忌撇清关系,妖皇不会干涉你们在妖界的行为。”

    果然,此时荒溟的这番话让万季安等人都明白了过来,正如之前罗天所担忧的那样,天忌的出面对罗天而言并非好事,他的干预只能让问题表面化,但很多时候,直白纯粹并不是好事,如果问题变得简单,变得只有一分为二两种选择,毫无任何利害冲突可言,那也等同于失去了一切可以转圜的空间。

    但此时再来思考这个已经晚了,毕竟天忌已经选择了立场站在了他们的身旁,这一刻就算天忌不是伙伴,仍然还是如尧天这般的合伙人的关系,那么作为罗天等人来说,这一刻他们应该如荒溟一般和天忌撇清关系,还是另做他想呢?

    “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

 &nbs 你现在所看的《无法之法》 245 实力对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无法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