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之法

风扇老爷 作品

    爆冲的规则力,散乱的精元,一股脑全部逆袭至姜项离的身上,只是一瞬间便逼的他连退数步,脸色由白变黄,再转为青色,显然是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内伤,而且观察他的状况,分明是被自己所打出的规则力所伤,这是他在接连不到一个月期间,两次遭遇自己的规则力反弹。

    而与此同时,那自虚空中伸出的手的主人,也逐渐的来到了罗天的跟前,不……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姜项离震惊之余,抬头观察,竟然发现这两个人都有着完全不弱于自己的实力,加上他此时受伤沉重,单独对上这两人其中的任何一人已经是力不从心,更何况还要面对此时的状况。

    但是,真正让姜项离心惊的却并不是这两人的出现,而是被这两人一左一右包夹在中间的罗天,之前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规则根本对他无效,而且被罗天的漏洞规则完全破坏了。

    罗天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那狼狈不堪的姜项离,心中倒是完全收起了那种不屑一顾的心思,的确,姜项离的生命规则对自己无效,但是剥离了规则以外,单纯被姜项离所打出的那狂暴的规则力却足以杀自己百次有余,这是两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是年龄、天赋上无法逾越的鸿沟,纵使他罗天比今天再强上十倍,也不可能抵挡得下姜项离的规则力。

    更重要的是,天启城所凝聚而成的信仰之力。

    但是,自己为何非要拥有这样的实力才能击败姜项离呢?

    所以,此时的罗天笑了,也在他这一笑过后,他的身旁多出了一个小男孩的身影,而这个小男孩的出现,再度让姜项离心惊不已。

    “天座化身!”

    随着姜项离念出了那小男孩的名字,遥远的记忆一瞬间回到脑海之中,但是和他此时的明悟相比起来,他分明并不认识罗天身旁的那两个人,而此时其中一人说道。

    “中天界的七大城主就这样的实力?真是让人感到失望!”

    他的话让身旁的另一个人脸上也浮现出了一缕笑容,不过转眼即逝,因为他很清楚,之所以他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以一击就杀伤姜项离,乃是因为罗天先一步以漏洞规则剥离和破坏了对手的生命规则,一旦规则被破坏,规则力并不会因为规则的剥离而成为无意义的本源规则,而是会成为无差别不分敌我的散乱状态,也正因为如此,那自虚空中伸出的手才能够利用这股规则力反噬姜项离。

    “被自己的规则力反噬,这滋味不好受吧?”

    虚空中的手的主人似乎仍旧意犹未尽的样子,再度出言咄咄逼人,姜项离此时的确狼狈,而且因为伤重已经失去了在这两人跟前一战的资格,但忽然之前某个念头的重新凝聚,让他那狼狈的模样有了一丝变化,但正当他的内心因此凝聚起了生命的希望时,却又感到一阵难以自已的匪夷所思。

    是的,罗天和师童有过约定,他不会对中天界的七大城主下杀手,这是姜项离现如今还能够站着的证明,他不会死,但这样的“不会死”对于他这种身份之人却远比让他死了更加难受。

    “你究竟是谁?”

    姜项离的声音响起,但却并没有指明他所问问题的对象,不过这一刻罗天身旁的另外两人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闭上了嘴巴,而被烘托出的罗天则是淡淡的一笑后说道。

    “我——不就是被你认定必死无疑的那个人么?”

    罗天的声音很轻,之前的饶有兴致瞬间转化为此时的兴致全无,或许他是真的狂妄霸道,但这样的胜利对他而言,却也难以提起半点对胜利的渴望和战斗的刺激,他的表现甚至还不如当初在逃亡路上所遭遇到的那些对手,即便他们一个个的也都败在了罗天的手上,但他们的表现却足以让罗天拿出全力来对付。

    可如今的姜项离,甚至不止是姜项离,巴海、顾往昔乃至于冥见、炼妖皇,却再也不能让罗天拿出完整的实力来对付了。

    或许只有他,那个能够洞察一切人心秘密,能够在自己进行下一个步骤之前,走在与自己平行的人生轨迹上的师童,才能成为他真正的对手。

    或许,也是唯一的对手。

    “能破解我的生命规则,打破生命从无序到有序的进展过程,你瞒不过我,就我所了解的罗天,没有这样的能为。”

    姜项离此时已知性命无碍,所以才有资格来追寻他无法知道的更多真相,不过他的话却是让罗天身旁的另外一人淡然的替罗天说道。

    “生命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那我只能说,你对生命根本一无所知。”

    他的话让姜项离回过头来,罗天所展现出的实力让他惊骇的同时却大感疑惑,毕竟就他对罗天的了解,以及对其实力的洞察,罗天就算能够耍一些小聪明的手段剥离和破坏自己的规则,但凭借他的阅历和对规则乃至天道的认识,绝不可能对生命本质有多么高深的看法。

    但是说话的这个人不同,他所展露出来的那淡淡的气息,足以说明这是一个实力绝对不会弱于自己的巅峰强者,同样,站在他这个实力的层面之上,以他对于规则乃至天道的认识,也必然不会弱于自己。

    “你是何人?”

    其实天座化身的出现,已经让姜项离隐约的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妖界的三大圣地,他也早有耳闻,凡人所不知道的很多传闻秘密,对姜项离这位中天界城主而言并不陌生,因此当他一经发现那小男孩就是天座化身之时,他的脑海中已经隐约的意识到自己恐怕已经身处妖界那样的空间幻境当中了。

    只不过,妖界之大,和人界没什么差别,而妖界当中又究竟隐藏了怎样的高手,却不会被自己通通知晓,至于眼前的这两个人,如果以人界的实力划分来对比的话,至少不会多余十个人。

    “我叫天忌,这位是我的师弟,冥见。”

    天忌的话一出口,姜项离顿时心中一震,天忌——这个名字他当然听说过,就如同知晓鬼界的诡谲先知,神界的惊涛大祭司一样,那是今天这个时代象征着最接近天道的几个人之一。

    而冥见,虽然他对于这个名字很陌生,但既然他是天忌的师弟,而且之前他自虚空中一击粉碎自己规则力,并且让散乱的规则力逆袭自己的那一手强悍的能为,也足以说明他的实力足以和中天界七大城主平行。

    罗天的身旁什么时候有了这样强大的帮手,先是师童,而后又是妖界的天忌和冥见,甚至于顾往昔在与罗天有关的事情当中也扮演着一个若即若离的角色。

    姜项离脸色变化的同时,也同时闭上了嘴,他已经没有问题要问了,因为所有他想要知道的问题在了解了这些人的身份来历之后都已经不重要了,而如今他最想知道的是——

    “罗天,看来我的确输了,而且输得不冤,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寻求与妖界的合作,却为何要和师童订下不杀人界七大城主的约定?”

    姜项离的问题一出口,罗天好似早有预料他会问这个问题,毕竟立场就是人做出判断和选择的依 你现在所看的《无法之法》 407 不杀之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无法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