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之法

风扇老爷 作品

    巨灵神动了,它的手臂微微弯曲,就像是突然产生了自我意识一般,这诡异的一幕除了尧天等人之外并无一人察觉,但这反倒是最让人匪夷所思的,要知道清微阁门人无一不是实力超强的尊者,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们拥有万季安那般感知气息流动的强烈反应,但近在咫尺正在发生的这一幕却让他们恍若未闻,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

    “是记忆重叠。”

    尧天的话让众人心中的纳闷渐渐褪去,的确,唯有这种解释才是正确的,眼前所见到的这令人诧异的一幕,分明是两段不同记忆的重叠所导致。

    “它要做什么?”

    曲念怡开口问道,众人的目光一直都凝视着那正在缓缓做出行动的巨灵神的手臂上,它的动作迟缓,但却一直在试图触摸或者捕捉什么东西一样,虽然巨灵神有两尊,但动的只是其中的一尊,不过此时在它的跟前,能够被他握住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一柄护山大阵中的神剑。

    难道说他要拔起那根神剑,用这根神剑来毁灭清微阁?

    众人的脑海中无疑闪过了这个念头,不过很快就被他们否决了,是的,既然是记忆重叠,那就相当于是两件发生在截然不同时间段里的事情,在其中一个时间段里,清微阁众门人在正常的争论着什么,而在另一个时间段里,这个地方并没有人,或者说清微阁正在遭受攻击,而巨灵神之所以会活动,恰恰是清微阁门人以聚灵之术激活了巨灵神,用来守卫山门。

    尧天等人并没有动,他们屏息以待接下来的发展,而在下一刻,果不其然,那巨灵神握住了护山大阵当中的神剑,随着撼天动地的响声,神剑被拔出,随即握在了巨灵神的手中,他那被布满禁制的双脚此时也开始有了动作,随着有一阵剧烈的响动,他挣脱了禁制,随即一脚便踏在了那群释道者所存在之地。

    伴随着曲念怡的惊呼声,但是惨绝人寰的一幕却并没有发生,是的,巨灵神的脚虽然和清微阁门人所身处的位置相重合,却并没有发生踩踏事件,这同样也证明了之前尧天的结论,记忆重叠。

    “他要去哪?”

    萧何此时也开口问道,但没人回答他的问题,而他之所以提问也不是想要问出个究竟,而是想要借由提问的方式来加深自己心中的印象,毕竟这一幕实在太过诡异,压抑的心情与氛围的交织,即便在他们这些外人看来,也同样有着强烈的压迫感。

    巨灵神手持神剑,一步步的朝着山门所在的位置而去,那是离开清微阁的方向,尧天等人对视一眼,此时也跟上了它的步伐,然而,当巨灵神来到山门位置的时候,随着众人眨眼的瞬间,它……消失了。

    “怎么消失了?”

    此时正是关键时刻,却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等离奇之事,管良的疑问让尧天沉思了片刻,这才说道。

    “把那两枚星型物品都拿出来。”

    随着管良和曲念怡都拿出了各自的那一枚星型物品后,当尧天再度以记忆追踪之术进行探查之后,众人所身处的空间再度发生了转移,而这一次随着众人的意识苏醒,再睁眼时,他们的眼前那原本完好无损,宛如天神降临一般的巨灵神已经成为了一堆破碎的石头块,而那一柄原本拿在手中的神剑也一并成为了一截一截的模样。

    而在巨灵神被斩断丢弃的不远处,一个人正站在那里,他背着身子,双手负在背后有节奏的打着拍子,虽然看不到他的模样,但是从身形和姿态来看却略有几分熟悉,这个人站在这里,同样也存在于魏碑然的记忆当中,这就意味着在这段记忆当中,魏碑然就站在尧天等人所处的位置上,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难道是这个人覆灭了整个清微阁,然后以记忆改造之术改变和扭曲了魏碑然的记忆,让他失去了这段记忆?

    不对,尧天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结论,因为从常理上来讲根本说不通,毕竟如果来人真的是为了覆灭清微阁而来,岂能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更加不可能为了故意留下一个活口而去篡改和隐藏魏碑然的记忆了,因此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魏碑然是因为他天生体质特殊所以才能活下来的,而在当初确实是有人想要将清微阁“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随着思考逐渐成型,此时管良突然抬脚,想要绕到那人的正面去一观他的容貌,不过很快他的行为就被尧天喝止了。

    “别动!”

    管良停下脚步,虽然心中很焦急,但还是听从了尧天的安排,毕竟他们其实也都很清楚,如果说当初魏碑然就是站在如今他们所处的这个位置,那么这就是记忆的真相,也是这段记忆的全部,不管他是否绕到那人的跟前,也不可能在这段记忆中看到那人的容貌。

    而且,就在他们正在探索记忆真相的同时,此时的魏碑然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只要他一断气,那么记忆也会随着意识的消散而彻底消失,到那个时候他们要么回到现实,要么就会永远留在这段记忆的影像当中再也出不去了。

    但是,只是站在这里,等待着一个结果,却的确很让人心力交瘁,也许是察觉到了众人心中的不耐,尧天此时犹豫了一下,随即回头,而回头的第一眼却是看向了萧何。

    “还记得我上一次问你的那个问题吗?”

    尧天的话让众人一愣,特别是萧何更是有一种莫名心惊的感觉,不过他很快就回想了起来,尧天到底想要说什么,此时萧何淡淡的一笑,说道。

    “提前自毁和自弃吗?”

    萧何的话让尧天点点头,眼见曲念怡也明白了过来,唯独管良一脸狐疑的样子,尧天当下说道。

    “如今可以联想的到,魏碑然已经进入到了弥留之际,他在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来凝聚这最后的一点心愿支撑着他还活着的动力,但谁也不知道他能够支撑多久,换句话说,这就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我们继续放任不管的话,真相可能并不会主动来找我们,但如果你们同意让我施展毁弃意识之术,彻底毁掉魏碑然的意识,让其变成一具单纯为了目的而存在的行尸走肉,或许这是我们能够探听到真相唯一的机会了。”

    尧天的话让管良听后心中一震,他此时看向萧何,虽然是并不存在于记忆中的陌生面孔,但此时此刻他却在这样的对视当中,找寻到了一丝彼此认同的感受,随即他淡淡一笑后说道。

    “我想,上一次你应该没有同意她的提议吧?”

    管良的话让萧何耸了耸肩,流露出一个无奈却又坚定的表情,说道。

    “魏碑然是我带来的,我终究做不到这一点。”

    管良闻言随即点了点头,此时转头,然后说道。

    “这便是我的答案,若是天意不让我们找到真相,那就听天由命好了。”

    为人的坚持究竟是什么,也许这一刻的尧天并不能理解,毕竟在她想来,魏碑然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说不定下 你现在所看的《无法之法》 424 最后时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无法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