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死局

两宽青葱 作品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军营里面,一个看起来像是大夫们头头的老大夫一脸震惊的看着冲进自己军营里面的两名身上全部都是汗水的士兵,不是这个大夫大惊小怪,而是确实是牛大的养父的情况,对于现在的严峻的局势来说,十分的不一样,十分的异常,十分的非同寻常,要是他们能够知道为什么这个老人家不会感染疫情的话,那么是不是就能缓解那些正在感染疫情的患者的症状,说不定还能以此得到一些根除这个疫情的方法。至于那些还没有感染疫情的民众,就让他们服用现在制出来的药剂,让他们增强自身的抵抗力,能够完美地抵抗现在的这个疫情。

    “我们刚才发现了一例没有感染疫情的老人家。”士兵们能够理解老大夫现在的激动的心情,所以他们并没有因为老大夫的语气而感到不耐烦,他们最开始看到牛大的养父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激动的心情,那可是比他们现在面前的这个老大夫,看起来还要夸张上不少的。

    “那个老人家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去看看。快快快!!”老大夫虽然白发苍苍,驼背弓腰,老眼浑浊,但是,他的腿脚还是十分的利索的。他飞快地收拾好了自己的药箱以后,就冲到了站在军营外面的两个士兵的面前,一边用手指挥着这两个士兵带着自己去看看那个没有感染疫情的老人家,一边在自己的嘴巴上面,开始了跟连珠炮似的问话。

    “你们是在哪里发现那个老人家的?老人家的身边有没有一起陪同的家人?这个老人家有多大年纪了?这个老人家现在的状态是不是健康的?老人家的家人是因为感染了疫情,所以没有跟在老人家的身边呢,还是一些别的原因?你们有没有保留这个老人家身上的物品?老人家身上的物品有没有什么异样的?你们有没有妥善地把老人家安顿好?你们有没有给这个老人家做一些基本的身体检查?老人家现在的意识是否清晰?你们没有对这个老人家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吧?“老大夫的发问十分快速,两个士兵纷纷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在下一刻就要炸开一样。他们实在跟不上老大夫的问话的速度,所以,他们很干脆的就没有回答这个老大夫了,他们装成了一副完全没有听到这个老大夫的问话一样的表情,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试图将这个满腹疑惑的老大夫赶快的送到刚才用来安顿那个老人家的军营里面去。只有真正的看到了那个老人家,这个老大夫的那些疑惑才能真正的解决掉,现在在这一路上,不论他们说些什么,这个老大夫都不如自己真实的去看下那个老人家来的直观。

    很快的,这两个士兵就将老大夫带到了这个用来安顿这个与众不同的老人家的军营,不过

    ,让这两个士兵还有老大夫惊讶的是,整个军营里面,除了床榻上的被褥凌乱了一些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生活的痕迹,也就是说,那个老人家,趁着那两个士兵没有看守着自己,一个人悄悄地跑走了。军营不同于别的地方,就算是现在死的死,伤的伤,但是该有的防护还是有的,换言之就是,如果这个老人家要趁机逃跑的话,一定是会被发现的,可是看样子这个狡猾的老人家已经走了很久了,不过,要不是他们现在带着老大夫过来的话,还发现不了,这个老人家已经自己偷偷跑走的事情。姑且不论这个老人家是什么时候,利用什么方式逃跑的,也不说这个老人家逃跑的目的和逃跑的原因是什么,总之这个老人家,现在已经逃跑了,这个时候再去思考,为什么的话,显然是没有什么用的,现在要紧的是,看看能不能寻找回来这个狡猾的老人家,然后,跟这个老人家达成一起治疗疫情的共识。

    “辛苦你们了。”老大夫虽然没有看见那个神奇的,没有感染疫情的老人家,但是他并没有怀疑这两个专门跑到自己的军营外面,将这件神奇的事情告诉自己的两个士兵,试想,这两个士兵同样是有很大的几率会感染这次的疫情的,即使他们的体制很好,但是比他们体制更好的士兵,都因为过度接触了那些已经死去的民众的尸体,现在变成了那些尸体旁边的另外几具尸体。大夫知道不用自己跟这两个士兵说明,这两个士兵都会自动的请命去将那位神奇的没有感受疫情的,现在看起来,身体应该十分健朗的老人家请回军营里面。果不其然,这两个士兵当真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以后,立马就消失在了原地,他们留给老大夫最后的一句话就是“去去就回。”

    老大夫十分期待地看向了这两个士兵离开的地方,对于期望这种东西,还是要相信一下的,要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期望,还能指望现在有谁能够相信自己的期望呢?再说了,现在自己的这个期望,就是现在整个军营里面所有剩下的这些人里面的期望,自己作为这些人里面剩下来的唯一的一个职位稍微高一点的人,肯定是要表现出比自己底下的那些人更加的相信这个期望才行,不然的话,自己手底下的这些人要怎么活啊?现在除了自救,他们没有任何别的方法了,所以,自己肯定是相信任何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可以带来转机的事情。

    两个士兵在追击牛大的养父的时候并不知道牛大的养父并没有离开原地,牛大的养父现在其实将自己的身形隐匿了起来,躲在了刚才自己被安顿的军营里面,牛大的养父在自己睡醒的时候,本身是想着逃跑的,但是还没有等到他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那

    两个士兵就带着那个老大夫走了进来了,这一下子,牛大的养父完全不受自己意识控制的,完全由自己的身体本身机能控制的,将自己身形隐匿在了这个房间里面,然后默默地观察这个房间里面发生的那些事情。随后,牛大的养父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对于这三个人来说,好像是有些重要的呢,牛大的养父纠结了,他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出现在这个看起来十分伤心的老家伙面前,这个老家伙看起来比自己现在的这个苍老的样子要老上不少,他的背比自己的背要弯,他的眼睛比自己的眼睛要浑浊,他的头发跟自己一样的雪白,只是自己现在还有浓密的头发,但是这个老家伙现在就只有稀疏的白发了。不仅如此,牛大的养父还发现自己面前的那个老家伙的眉毛,好像已经秃掉了,牛大的养父不由地庆幸了起来,幸亏自己是个鬼族,身体比人族的要强壮不少,就算等到自己老了以后,自己只会出现一些衰老的面容,但是其他的那些征象,还是依靠自己体内贮存的那些元力来修复的,虽然十分的浪费这些元力,不过力量本身就是要拿来用的,自己虽然没有将这些力量运用到很高大上的地方,但是自己的的确确的在使用在使用这些力量,并没有只是简单的将这些力量贮存在自己身体里面而已。

    牛大的养父的心里突然有些不好受,自己或许真的可以现身去帮个忙?可是当他摸到自己腰间的荷包以后,牛大的养父蹑手蹑脚地朝着西边离开了这个硕大但是却异常空旷和安静的军营,他还是要接着去完成自己的这个计划的,毕竟,如果不完成的话,自己的三个儿子跟自己都是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命丧黄泉的,所以,即使他十分的同情现在的这个看起来十分悲伤的,比自己苍老许多的老家伙,他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牛大的养父离开军营以后,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呆过的地方,这里就是人族的军营吧,想必我们族里的军营跟这里的设计也是相差不了多少的,只是为什么人族的这个军营看起来十分安静,要不是自己是被这两个士兵抓回来的话,自己是真的不敢相信,这样子一个安静的地方,竟然是自己一直感到十分害怕的军营。

    牛大的养父回头看了不久,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坚定地朝着远方走去了,自己不是一个人,自己还有自己的家人要照料,自己还有自己的梦想没有实现,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到,自己的三个儿子的年龄还不够大,都还没有成家,也还没有立业,自己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的喜好就将自己的家人全部抛弃?牛大的养父一边朝着前方的道路前行着,一边在自己的内心给自己洗脑,他不能因为对这个安静的军

    营感兴趣,就这么不顾责任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留在这里。

    牛大的养父的人品虽然很糟糕,但是他还是有一些自己的闪光点的,比如说现在的这个情况下,牛大的养父,没有任何的犹豫,就选择了自己的家人们,而不是顾着自己的利益,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牛大的利益,根本不在牛大的养父的考虑范围之内,当然即使是牛大的养母,实际上也是不会顾虑到牛大的利益的,就算是跟牛大一起长大的那些没有血缘的兄弟姐妹们,也是跟牛大的养父母一样的,从来不会顾及到牛大的利益。

    牛大的养父走了很久很久,最终终于走到了一局的门口。牛大的养父力竭地将自己腰间的荷包放进了一局大门上的那个小匣子,一时体力不支,就这么晕倒在了一局的大门面前。牛大的养父晕过去了以后,刚好被住在一局对面的,推开门打算出去玩的朱老爷子看见了。朱老爷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掉牛大的养父的那张脸,就是因为这个人,所以自己才没有跟自己喜欢的女子在一起,这个男人当初在自己和姚妹就快要订婚的时候,插了一脚,结果姚妹就这么离开了,虽然这个男人一样的没有娶到姚妹,但是朱老爷子只是觉得牛大的养父是活该,别的任何同情的情绪,他都觉得牛大的养父会玷污掉。

    朱老爷子站在了牛大的养父的面前,用自己的脚狠狠地踢了一下牛大的养父的脑袋,同时他的嘴巴里面啐出了一口唾沫,朱老爷子是真的很讨厌牛大的养父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讨厌的家伙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朱老爷子的心情很复杂,他知道事情过去了这么久,按照道理来讲,就算有再大的恩怨,时间过了这么久了,也该要淡化了,也该要放下了。朱老爷子在没有看到牛大的养父的时候,也确实觉得自己已经放下了,但是等到他看见了牛大的养父以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原来有这样的一件事情,是经历了这么多的时间以后,也没有办法忘记的,这样的一个认知让本来就不喜欢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朱老爷子立马又对着牛大的养父的脑袋补了一脚。

    不过,这个曾经发誓自己不会离开鬼族领地半步的家伙,这会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鬼族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朱老爷子的心情不是很好,因为鬼族的一些事情,他本来就已经很受累了,他本来以为现在鬼族的情况会比以前好上一些,不过,牛大的养父的出现,却狠狠地打了朱老爷子的脸。现在鬼族的情况,肯定不是自己所以为的那么好,说不定现在的鬼族,正在经历一些很不好控制的事情,真不知道蒋大头和刘小头能不能够将那些事情全部处理好。

    鬼族里面不

    仅有纯粹的鬼族,比如现在实力在鬼族排第一的蒋大头,鬼族有的更多的是身上参杂了其他血脉的半鬼族,就比如朱老爷子和刘小头。半鬼可以说是鬼族的中坚力量,可是鬼族的很多纯粹的鬼族却十分的瞧不起半鬼,他们很多人都觉得半鬼就是自己的奴仆,自己完全不需要去照顾任何半鬼的情绪,自己甚至可以对这些白吃了鬼族的粮食的半鬼们为所欲为。

    朱老爷子上一次回去鬼族就是为了解决半鬼饱受欺压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朱老爷子将那些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被那些所谓的纯粹的鬼族借机发挥关进牢笼里的半鬼们,偷偷地带出了鬼族的领地。朱老爷子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这样的一个做法却让朱老爷子自己和那一帮被他带出来的半鬼们,以后再也不能回到鬼族里面去了。鬼族的律法十分的严苛,像是这些越狱的半鬼,以后只要是回到鬼族的话,都是要被剥夺生命的,像朱老爷子这样的帮凶,以后回到鬼族的话,不仅是要被剥夺生命,还会出现连坐的处罚,也就是说,朱铁柱因为他爷爷的这个行为,以后也不能回到鬼族里面去了。

    朱老爷子虽然很不喜欢牛大的养父,但是现在让他十分在意的事情是现在的鬼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现在需不需要做些什么事情。出于这样的两个目的,朱老爷子就凭借自己十分强壮的身体,将自己的这个死对头,从地上拖回了自己家的店铺里面。李大郎看见朱老爷子将牛大的养父拖回来了以后,心里不由地嘀咕了一句【爷爷怎么又带回来别人了。】李大郎不知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自己的印象里面,这次应该是朱老爷子第一次带回别人,自己为什么总会觉得,这个人是朱老爷子再次带回来的人?想归想,李大郎还是很快的就将自己的想法收了回去的,朱老爷子毕竟是个老人家了,让他一直拖着这么重的一个人,实在是有些不人道了,于是李大郎很快的就跑到了朱老爷子的身边帮忙将牛大的养父一起拖了回来。

    “不要让他睡在床上,他脏死了。”朱老爷子气喘吁吁的,他果然老了,只是这么一段距离,自己就受不了了,看来自己以后是要坚持锻炼自己才行了,不然的话,自己以后还能做些什么?朱老爷子十分害怕自己以后什么都不能做了,这样子的自己,是会让自己不耻的,因为自己以后就要做一个对这个社会没有任何贡献的废人了,光是做废人也就算了,关键的是,自己还要拖累自己的孙子和大郎,朱老爷子每次想到这样的事情,心情就会十分的复杂,他不希望自己以后会变成那样子。李大郎和朱铁柱没有想到的是,本身先前那个一直不听劝的朱老爷

    子,竟然在他们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自己一个默默地开始了锻炼起了自己的身体,并且开始时刻关注起了自己的饮食。

    朱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吃喝嫖赌,没有一件事情是朱老爷子不擅长的。关键是,朱老爷子擅长这些吃喝嫖赌的事情也就算了,朱老爷子的能力一点也不差,在自己不过二十出头的时候,就当上了蒋大头的第一人辅佐官,随后朱老爷子就一直担任着蒋大头的辅佐官里面的小头目,可以说,在朱老爷子离开鬼族跑到人族来养生以前,蒋大头和刘小头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可是自从朱老爷子离开了鬼族以后,蒋大头的辅佐官里面的小头目就换成了一个非常喜欢阴谋论的小胡子。这个小胡子就是蒋大头和刘小头后续的矛盾会在朱老爷子离开以后激增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推动者。

    朱老爷子在没有碰到一个叫做姚金铃的女妖族之前,一直混迹在各个软玉温香身边的,那个时候的朱老爷子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姑娘,不过他十分享受那些姑娘向自己投递过来的爱慕的目光,在那样的目光之下,朱老爷子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量,尽管自己并不喜欢那些姑娘,但是既然这些姑娘都对自己感兴趣了,自己这么直接地就去拒绝她们显得自己很没有礼貌,出于这样的原因,朱老爷子一直跟自己身边的那些爱慕自己的女子保持着十分暧昧的关系。这样的一种关系,让朱老爷子身边的其他人看见了,都在朱老爷子的背面,暗暗的唾弃朱老爷子的行为是在玩弄这些女子的感情。

    牛大的养父,当初是跟朱老爷子平分秋色的,另外一家的纨绔子弟。不过,不同于朱老爷子的是,这个牛大的养父十分的专情,他不像是朱老爷子那样混迹在各个软玉温香之间,他有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所以,对于那些跟自己示爱的女子们,他都是十分直接的拒绝的。不过,牛大的养父虽然不玩弄感情,但是他玩钱,而且这钱一玩,就是将整个家产都赔进去了,牛的的养父将自己家的祖产,全部都赔进了赌场里面。

    一个玩感情,一个玩钱,按道理说,这样的两个不同类别的纨绔子弟,就算不能成为最好的朋友,也是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冲突的,但是,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牛大的养父钟情的女子,恰好沉溺进了朱老爷子的甜言蜜语,将牛大的养父对自己的百般示好,全部都抛之脑后了。得知自己钟情的女子,将在三个月以后嫁给另外一个男子,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而知道这个残酷的消息的时候,牛大的养父刚刚从赌场里面出来,就在刚才,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牛大的养父将自己的全部身家,包括自己

 & 你现在所看的《一生死局》 第一百五十四局 梨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一生死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