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三世繁花

尹木希 作品

    “混蛋,你把墨尘还我,那个弑神现在在哪里?”南墙双手抱着昏昏欲睡的脑袋,努力保持着最后的清醒。

    “一杯酒,一个问题!”

    南墙手无力地将面前的酒杯拍落,声音有些乏力地怒道:”你这酒有问题,你到底放了什么东西?“

    ”我只是托人带了一些蟠桃过来,熬成了汁一同入了酒!“

    ”你……“南墙强撑起身体,想要起身离开,却发现身体软得跟棉花一样,脚几乎都落不住地,眼前的人也变得愈来愈模糊,恍的一下,变成了一片白板。

    “对不起,墙儿,我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将你留下!”齐澈温柔地托住南墙柔软的身体,一把将她抱起,走入一处厢房。

    绯红的小脸,娇艳欲滴的红唇,微翘的长睫毛,床上的睡美人让人看得喉间冒火,心中隐隐燃起欲望的焰火。

    只有用这种方式,他才能与南墙安静和谐地相处着,能好好地看着她,不受其他的情绪,只是这么地看着她。

    动情之处,齐澈微微俯下头,亲吻了一下南墙的额头,拿起她的手轻轻地贴在自己的脸颊,喃喃自语着。

    “你不知道,对于经历过五世的人来说,每一世都是煎熬,我既要忍受着每一世带来的不幸和痛苦,又要怀揣着这一世的希冀和反抗,这些你不会懂,我也不想你知道!”

    “我这一生所求不多,除了宿命的王权外,我唯一的只想要你!可惜,我每次都晚了一步,先又祁言,后有莫尘,我永远只能充当那个第三者,永远只能在你的后面,拼命地拽你!”

    “墙儿,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一个给我温暖的人,因为你的出现,我觉得我当时的生活都变得精彩许多,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不过还好,我最终还是等到了你,我们还是见面了!”

    “这一世我是如何也不会松手的,就算你怨我、恨我、厌我,这些我都可以忍,只要你在身边!我无法恳求你留在我身边,只能用这种方式将你留下!”

    齐澈轻轻吻了一下南墙的手,渐渐俯身凑近到南墙面前,轻啄上那微凉的红唇,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着。身上的衣衫开始被温柔轻巧的手缓缓褪去,留下的只是缱绻旖旎。

    幽帘漫纱,晕灯红烛,一室的醉香。青色的纱帘内,掩映身影的起起伏伏,帘外,安静地让人有些心疼。

    “好痛啊!”也不知睡了多久,意识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南墙柔了柔头,随意打量了一下周围,轻纱帷幔,室内物品皆是古色古香,似是一间雅致的厢房。

    想起那晚的谈话,墨尘的确是被弑神附体了,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去救他!南墙起身下床,却觉双腿软绵无力,普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好酸啊!

    ”南墙只觉全身跟散了架一般,酸痛无比,特别是两条腿,莫名觉得有些酸胀。

    隐约记得自己好像被齐澈用计,喝了蟠桃的酒,直接晕乎乎地睡了过去,也不知自己睡了几日,竟睡成了四肢无力。

    “墙儿,你醒了!”齐澈推门而入,便见南墙跌落在了地上,急忙心疼急切地跑过去扶起南墙。

    南墙由着齐澈将她搀扶到了床上坐着,手使出劲道直接甩了一个巴掌给齐澈,“卑鄙,你到底想干嘛!”

    脸微微发烫,心凉了一阵,又被暖了回来,你还在就行!“我知道你厌我,我只是想让你多留在我身边一会!”

    “我昏睡了几日过去?”南墙还是觉得头有些疼,像是有些疲乏,揉了揉太阳穴才觉得好些。

    “不多不少,刚好三日!”齐澈抿着微笑看着南墙。

    “什么,已经过了三日了!不行,我得去找墨尘!”说着,南墙扑通一声再一次跌落在了地上,幸好齐澈眼疾手快,急忙拽住了南墙,将她提了上来。

    “南墙,你别急,先养好身体再说!”齐澈无奈而又心疼地将南墙安坐在床上,眼前这个女人满心满眼只有那个男人。

    “还不是拜你所赐!”南墙愤怒地盯着齐澈,要不是酒有问题,她也不至于浪费这睡过去的三天。

    “我,我也没想到,那蟠桃酒对你竟这么厉害!我给你带了醒酒汤,你多少喝点!”齐澈拿起一旁事先准备好的醒酒汤,拿起一勺轻轻吹拂着,递到南墙嘴边。

    砰,醒酒汤被南墙打落在了地上,散落了一地的微黄色的汤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味。

    “我不喝,你以为我现在还会像个傻子一样相信你,你确定这是醒酒汤?”南墙讥讽地撇着眼说道。

    齐澈收紧了一下那颗被碎成玻璃渣子的心,敛了敛失落的神情,满含笑意地对着南墙温柔地说道:“我只卑鄙了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继续纠缠于你!”

    满地的瓷器碎片,如同破碎的心一般,被齐澈一点一点地捡拾了起来,“我让人再给你煮一碗吧!你想早点下床去找墨尘,我不拦你,但是我不放心你身体,你最好喝完醒酒汤!”

    落寞的身影走到门前,顿了一下,微微测着身体对南墙说道:“你不是弑神的对手,没有充足的准备,千万不要去找他!”

    南墙依旧满含怒气地别过脸不去看齐澈,眼下也没其他办法,头胀痛的很,身体也是软绵酸痛,没办法,先喝了醒酒汤再说。

    没过一会,齐澈又端了一碗醒酒汤给南墙,这一次她没有拒绝,直接拿起醒酒汤,不管热还是烫,急急地喝了下去。

    一股暖流袭满全身,脑袋也瞬间清醒了不少。酸胀感随着时间一点点

    的减退,看来这次齐澈送的是真的醒酒汤。

   &nbs 你现在所看的《许你三世繁花》 第440章 朦胧一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许你三世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