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驯夫手札

墨柿子 作品

    “嗯,这就对了!”老太君乐呵呵的说道:“迷蒙这么有本事,人又这么好,根本就不用在乎这点儿小疤儿的。”

    “老太君说的极是。”夏蝉衣笑眯眯的回道。

    “好啦,你好好休息吧。”老太君轻轻拍拍夏蝉衣的肩膀,然后站了起来,说:“我去看看毅儿。”

    “那好的。”夏蝉衣乖巧的说道:“只不过五公子现在应该还没有醒来,得晚上才能醒呢。”

    老太君满眼含笑的看着夏蝉衣:“无妨,无妨,我就是去看他一眼。”

    说完之后,老太君又转向秋雨,细心的吩咐着:“待会儿去跟厨房说一声,让厨房炖上乌鸡人参汤,好给迷蒙补补身子,她辛苦啦!”

    夏蝉衣一边下床穿着鞋子,一边赶紧说道:“老太君,不用了,不用了!我才刚吃完饭,现在饱得很,晚上也不用吃啦。”

    老太君看向夏蝉衣,略微嗔责的说道:“怎么能不吃晚饭呢?你这孩子,亏得自己还是个大夫呢。”

    “不吃晚饭对身子不好,你现在正是需要补身体的时候。”

    “不是,老太君……”夏蝉衣胡乱穿好鞋子,来到老太君的跟前,解释着:“是我真的吃不下了。不信你问问秋雨还有厨房的人,我才刚吃完一桌子的饭菜,又吃了一大碗烩面。现在肚子撑得圆滚滚的,坐都坐不下,所以我才躺着的。”

    “我是真的吃不下了。”夏蝉衣摇着老太君的胳膊,撒娇的哀求着:“您可别再提什么鸡汤了,我现在胃里满满的,一听吃的就要往上涌,我怕我吐了。”

    “真的那么撑?”老太君不相信的看着夏蝉衣,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肚子。

    看着她的肚子,不由得笑了起来,还真是圆滚滚的,把腰都给撑起来了。

    “你咋吃这么多呢?”老太君好笑的问道:“干嘛一下子吃这么多?又不是吃不到了,你什么时候想吃就让厨房去做。”

    “你看看你的肚子,跟塞了一个小枕头一样。”

    “自己不难受吗?”

    老太君看看身边的周姨,好笑的跟她说着:“小周哇,你看这丫头,把自己吃的肚子那么大,跟几天没吃饭了一样,哈哈哈哈。”

    “老太君。”夏蝉衣佯装不乐意地撅着嘴,故意不满的抗议道:“您老怎么能这么笑话人呢?我也不想多吃的,可是太饿了呀!”

    秋雨也忍着笑,捂着嘴。

    周姨附和着老太君笑了几声,就赶紧替迷蒙大夫解围,假意说着老太君:“我说老夫人啊,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您笑几声就得了,怎么能一直笑呢?迷蒙大夫脸皮薄,可经不住您这样笑的。”

    然后她又笑呵呵的看下夏蝉衣,安抚道:“迷蒙大夫,你可不要恼,老夫人这样笑,是稀罕你,觉

    得你可爱。”

    “我跟在老夫人身边多少年了,我了解老夫人。”

    随后她跟老夫人互看了一眼,又用很理解的语气说:“不过,我也很理解,毕竟老夫人这辈子,没有见过像您这么能吃的姑娘。”

    说完之后,老太君和周姨两个人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夏蝉衣撅着嘴看着她们两个,愤愤不平的叫屈:“就知道周姨是向着老太君的,你们两个人一起取笑我,你们欺负人。”

    “哈哈哈哈。”

    见夏蝉衣这样,老太君和周姨两个人解这哈哈大笑起来。

    秋雨笑够了,赶紧替迷蒙姑娘解围,她对着老太君福了福身,开口说道:“老太君,这次真的是您冤枉迷蒙姑娘了!迷蒙姑娘快马加鞭一路赶到这里,风餐露宿的,挺不容易的。今天从早上一直到府上都没有吃东西,饿急了,才会吃这么多的。”

    “这么辛苦呢?”老太君终于不笑了,恋爱的看着夏蝉衣:“哎呦,我的好孩子,受苦了。”

    夏蝉衣重重坐回床上,委屈巴巴的扮作可怜状:“可不辛苦,可不受苦嘛。不但辛苦受苦,多吃了几口饭菜,还被人给笑话。”

    “哎哟哟哟~这就生气了?”老太君又走回床边坐下,点着夏蝉衣鼻子,逗她开心:“怪老祖了,老祖不该笑话你。放心好了,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老祖管饱,养得起你。”

    “我才不吃了呢。”夏蝉衣傲娇的扬起头:“省的又被别人给笑话。”

    “你看看,这孩子还记起愁来了,呵呵。”老太君又看向周姨,使着眼色笑道。

    周姨而随着老夫人一唱一和:“才不是呢。迷蒙大夫多么大方善良的一个孩子,怎么会跟自己的老祖生气?”

    “我觉得也是。”老太君附和着:“哪有重孙媳妇儿跟老祖生气的道理?”

    听了这话,夏蝉衣也顾不得佯装生气了,连忙冲着老太君说道:“老太君,您怎么又这样说啊?不是,我跟五公子之间没有什么,您不要再误会啦!”

    “你看看,还真急了。”老太君做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看着周姨说。

    “年轻人嘛,都脸皮薄。”周姨凑近老夫人的耳边,小声说着。

    虽然两个人做出说悄悄话的样子,但是声音大的,夏蝉衣和秋雨两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老太君,周姨,你们两个就别逗我了。”夏蝉衣恳求着她们两个:“你们别再开玩笑了。我比五公子大那么多,开这种玩笑不合适。”

    “跟你说了多少回了?”老太君挺不在乎的说道:“年龄不是问题。女大三,抱金砖。女大是宝,代代有好。”

    “老太君啊~”夏蝉衣无奈的都快哭了:“老太君,我的老太君啊!”

    “叫老太君显得生分

    ,喊我老祖。”老太君乐呵呵的看着夏蝉衣撒娇搞怪的样子。

    “就这么跟您直说了吧老太君,我也不为了顾及大家的面子,藏着掖着了。”

    突然夏蝉衣停止了哀嚎,一下子坐直了,然后气运丹田,无比严肃认真的看着老太君。

    老太君被她突然的变脸给弄得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忘了说话。

    夏蝉衣也没等老太君说话,盯着老太君的眼睛,坚定地说道:“老太君,是我在乎年龄!”

    “就这么跟您直说吧,我不喜欢年龄比我小的, 你现在所看的《医女驯夫手札》 第三百零六章 不喜欢小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医女驯夫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