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

林木儿 作品

    一秒记住【闪舞小说网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p>

    红楼(39)</p>

    贾宝玉还道冯紫英也认识林雨杨,就跺脚叹息道:“薛家大哥哥得罪谁不好,怎的偏偏得罪了他。林姑父如今回京了,他也不住在咱们家了。想说话求情只怕得费些事。”</p>

    冯紫英一愣,这怎么好端端的,说到了林家。继而恍然,人家这是姐夫带着小舅子在这里闲话的,被这薛大傻子给搅和了。那靖海伯如今正管着京城的城防治安。薛大傻子这不是往死路上撞吗?就他犯的那些事,随便抓住一条,把家业搭进去,人也未必完好无损。</p>

    看着贾宝玉还要急着去看薛大傻子,就道:“别在这里等着看他了,你赶紧回去报信。靖海伯和林家也就你们家能说得上话。”</p>

    “怎的刚才那人是靖海伯么?真是好人才,只是不曾早点认识了他。只他这模样,才是配得起林家的大妹妹的。”贾宝玉带着几分怅然和欣慰。</p>

    怎么这时候还有功夫犯痴性。林家的大姑娘也是这位敢在外面说嘴的不成。</p>

    “我说你这就赶紧去吧。”冯紫英说着,就赶紧叫了跟着宝玉的小斯,嘱咐道:“事关人命,可别耽搁了才成。”</p>

    贾宝玉这才跺脚看了躺在地上的薛蟠一眼,赶紧起身离去。</p>

    一进家门,他倒是有了犹豫。这万一猛不丁的说出来,伤了宝姐姐的面子可如何是好。她住在家里,本来就有许多人闲言碎语。何苦叫她再添烦难。因问道:“可知凤姐姐如今在哪?”他想着,凤姐姐跟林家的大妹妹感情最是要好,这事交给她办,倒是便宜。只不过递上一句话罢了。如此和和气气的将事情了了,也省的惊动了人,还顾全了亲戚间的情分,岂不两全其美。</p>

    却不料贾家的人如今正欢喜呢。宫里的娘娘赐了端午节礼来,可不正是一家子的聚在一处热闹的时候。王熙凤和薛宝钗自是陪着贾母的。贾宝玉听了,急的直跺脚。一径的先往贾母的院子里去。</p>

    贾母一见贾宝玉,欢喜无限。娘娘终是对宝玉另眼相看的。给的礼也是独一份。“这不好好的在家,可是又去外面淘气了。大热的天,哪里及得上家里舒坦。”</p>

    王熙凤正对元春给大房的礼有些不满意。听了这话,心里不免嘀咕,大酗子。不出门交际,整日里圈在家里能做什么。</p>

    那边贾母只拉着贾宝玉道:“瞧瞧娘娘给你的东西去。”</p>

    贾宝玉心里着急,却不想在这大厅观众之下叫薛宝钗难堪,只得强压着性子,笑着凑在姐妹堆里。</p>

    “瞧瞧,二哥哥的比我们多了一个麝香串和一个玉如意。”探春让开地方,指给贾宝玉瞧。又道:“宝姐姐也多了一个麝香串。倒是跟二哥哥的一样。”</p>

    正巧薛宝钗见那麝香串倒也可爱,一时没忍住,套在了自己的手腕子上。贾宝玉打眼一瞧,一时就怔住了。</p>

    雪白丰腴,配上鲜红如血。是怎样一种视觉的冲击。贾宝玉觉得有些可惜,这样的膀子,要是生在林妹妹身上,或许还能摸摸,只她怕是不能了。嘴上不由就道:“姐姐比起杨妃,只怕也不遑多让。”</p>

    薛宝钗顿时心中恼怒。杨妃是谁,自己是谁。自己连个公主伴读都落选了,这是嘲笑还是调侃。再说了,杨妃一生两嫁,祸乱朝纲,视为妖妇。自己怎生就跟她一样了。真是岂有此理。她面色一寒就道:“我即便是杨妃,可也没个好哥哥好兄弟做那杨国忠。”</p>

    这话一出口,周围几人都是一愣。王熙凤脸色都变了。如今家里出了一个贵妃,宝钗这话可不光骂的是贾宝玉,还有贾珍贾琏贾环几人啊。这些可不都是贵妃的哥哥兄弟,岂不都成了那杨国忠。杨家最后如何了,那么贾家又能好到哪里去。</p>

    王夫人听了一耳朵,心里顿时就不高兴。薛姨妈也有些讪讪的。</p>

    薛宝钗也知道自己莽撞了。这话要说给贾宝玉一人听,自是没事的。顶多算是拌了几句嘴,转脸就好。可如今说在这里,就十分的不恰当了。</p>

    贾宝玉尴尬了一瞬,忽的想起她说的的‘哥哥兄弟’的话,这才又想起薛蟠的事。也顾不得其他,只拉了王熙凤去一边小声说话。众人以为宝玉当面被呛,面上下不来,躲了过去,也不在意。</p>

    只贾宝玉却急着将事情跟王熙凤说了,“如今,只能劳烦凤姐姐打发人去说一声。”</p>

    王熙凤心说,这孩子怎生还是如此的不知世事。这件事岂是随便谁说一句话就管用的。将林家当做什么,又将靖海伯当做什么。www贾家谁也没这样的体面。本来还不好推脱,如今正好有现成的借口,于是嘴一撇就道:“得亏宝玉你有这样的耐心和涵养,我再是没有的。人家指着你哥哥说是杨国忠,那我又是谁。那刑法之事,说大了,那也是国事朝事。人家刚骂了咱们,咱们还不警醒些。难道真成了那杨国忠不成。别人我管不着,横竖我不能去做了包庇凶徒的枉法之事,就是你哥哥也断然不会去。他们家的事,我再是不管的。”说完,真的抬脚就走。</p>

    贾宝玉心里一急,还想要拉扯。王熙凤哪里肯给他机会,只道:“你再这般磨缠,我可就不管谁的面子不面子了,只把这事现摊在桌面说了也罢。到时候有些人做不成这好人,反倒将人给得罪了,可怨不得我。”</p>

    贾宝玉这才作罢。</p>

    因贾母见宝玉和王熙凤嘟嘟囔囔,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又见王熙凤撇下贾宝玉先过来了。就不由叫了王熙凤问道:“宝玉可是又要变着法子的淘气,叫你给他办什么事不成。你可不许一味的纵着他。”</p>

    王熙凤笑着朝贾母走了过去,只附在贾母耳边轻声的将事情说了。最后才道:“这么大的事,我如何敢应下他。他孝子家家的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难道我还能不知道轻重。谁不知道靖海伯在皇上跟前的体面。虽说咱们开口了,林姑父少不得要插手一二。可这靖海伯心里要是不自在,在皇上跟前嘴稍微歪一歪,对于娘娘,难道就是好事不成。才还说什么杨国忠不杨国忠的话。叫我说,我们家的琏二虽说不成器了些,但那绝对没有成为杨国忠的本事的。宝兄弟等闲都不出门,更是不会带累娘娘。但这亲戚家,未必就没有一二表兄表弟,带累了娘娘的名声。”她心知贾母要是接下来这桩事,上门去说话的还得是自己。不如将话说到这份上,就算老太太要管,横竖也别指望自己出力。出工不出力的事,谁不会干。只当出去串门子了,才不会低声下气的求人说话呢。</p>

    贾母脸上的笑马上就收了。她知道王熙凤说的话多少是给自己脸面。其实自己哪里能指挥得动林如海。又有了前几日的事梗在两家中间。自己就是张了嘴,只怕也是平白被人落了面子。再加上,薛宝钗的话,多少让她有些不高兴了。</p>

    贾宝玉急的杀鸡摸脖子的给王熙凤使眼色,叫她先别说。只王熙凤知道,这么大的事,今天能瞒住,难道明天还能瞒住不成。一旦薛家知道得罪的是谁,第一时间肯定要向贾家求助的。</p>

    贾母,王熙凤,贾宝玉这三人的情形,屋里众人都看在眼里。这一屋子人哪个不是会看眼色的?三春就先起身出了门,紧接着薛姨妈和薛宝钗就起身告辞。贾母点头,笑着叫丫头们送她们出门。贾母也不问贾宝玉,只打发他:“娘娘赐下来的东西,也有你妹妹一份。不如你给玉儿送去,可好?”</p>

    贾宝玉马上欢喜的应了。他早就想去林家瞧瞧,只找不到借口罢了。如今倒好,亲自去看看林妹妹也好。</p>

    不提贾家这边,贾母打发了贾宝玉,与王夫人,邢夫人说了些什么。</p>

    只说这薛家母女回了家,就是一场气,</p>

    薛姨妈埋怨道:“你这孩子,也太沉不住气。往日里瞧着你还稳重,今日怎如此冒失。”</p>

    薛宝钗心里如何不后悔,只气道:“往日里玩笑也就罢了。如今越发的没个顾忌。我难道是他取乐的不成。”</p>

    “你这孩子,怎的也多心了起来。”薛姨妈低声道:“别人或许有,但宝玉那孩子绝对没有这样的心思。你难道还不知道他,他再不是这样的性子。一时失言也是有的。”</p>

    薛宝钗心里再气,如今也不好对薛姨妈说什么。省的叫她跟着操心。就道:“我也就说了一两句失言的话,过两天大家就忘了。我只做自己说过了就忘的样子。谁还能揪着咱们说什么不成。妈只管放心便是。我几时叫妈你操心了。”</p>

    薛姨妈这才作罢,心里又难免酸涩。当初没嫁人的时候,在娘家,自己比姐姐还讨巧。谁知道自己姐妹两人嫁人后,差距这般的大。那些年,老爷还在的时候,倒也显不出来。这些老亲靠着薛家搂银子,谁不是客客气气。再看看如今的光景,都不敢往下想了。</p>

    这闺女在家的时候,又何尝不是金尊玉贵的养着,老爷待她还比蟠儿更看重。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p>

    母女俩心里都不是滋味,相对坐着,久久无言。</p>

    突听得外面喧闹了起来,母女俩一愣,就急忙往出走。薛姨妈道:“一定是你哥哥这混账,又惹事了。”</p>

    话音才落,就有跟着薛蟠的下人来报,薛蟠叫人给打了。</p>

    这还了得。薛姨妈刚才还抱怨儿子惹事,如今倒更加的心疼起来。只嚷着叫香菱伺候好,又打发人去请了大夫。一看见儿子整个脸都看不清长相,不由骂道:“这是哪个挨千刀的,下这般的死手。”</p>

    薛宝钗虽然看着哥哥那样也心疼,但到底顾着轻重,先问那些跟着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是跟谁起的冲突。www</p>

    这些人早得了冯紫英的话,自然知道该怎么回。因此,事由还说的算是清楚明白。薛宝钗心里不由的一动。想起贾宝玉背着自己跟王熙凤说话的样子,就有了明悟。原来是想叫王熙凤跟林家求情啊。心虽是好的,但到底天真了一些。</p>

    可这事不求着贾家,自家恐怕连林家和靖海伯府的门都摸不到。依着刚才的情形看,估摸着老太太是不应的。而姨妈,她除了认银子,其他的,还未必就真的认人。怎能不犯愁。</p>

    “妈,你且快些收了眼泪。”薛宝钗见香菱伺候的精心,就先拉了薛姨妈出了薛蟠的屋子。“如今,这倒不是最紧要的。我就怕哥哥以前的案子,再叫人给翻出来。到时候可如何是好。”</p>

    “哪里就至于呢。”薛姨妈惊疑不定。</p>

    “当时又有宝玉在场,人家还下这样的死手,定是哥哥的混账脾气将人得罪的狠了。”薛宝钗皱眉道:“那靖海伯是什么身份,就是拉上贾家,捧上银子,人家也未必就给咱们面子。如今可怎生是好,正该是有个章程的时候。,妈一味的守着哥哥哭,又能有什么用呢。”</p>

    “我的儿,以你看,该当如何。不若先找你姨妈商量一二。若是你姨丈肯出面,那就再好没有了。”薛姨妈擦了眼泪,就要起身。</p>

    薛宝钗虽不赞成,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少不得又得破费些钱财给姨妈了。今儿宫里的夏太监虽是送赏赐的,但又何尝不是急着拿银子的。想必姨妈看在银子的份上,能帮衬一二。只要能跟林家搭上话,一切都好说。</p>

    于是,就点点头。薛姨妈这才擦了脸,从里屋取了一个匣子出了门。</p>

    薛宝钗心里一叹,坐吃山空,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如今哥哥管不了事,生意一日不如一日。只靠着父亲留下来的老人,还算能勉强经营。可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这家已经是破败就在眼前了。妈如今一味的看中贾家,可贾家就真的把稳吗。这两年,自己也看了,贾家也就是面上风光,宫里有个娘娘撑着。只要不得罪了不得的人物,谁也都会卖几分面子。可这靠着一个女人,就真的能长久吗。只盼着她真的能诞下皇子,这富贵才能真的长长久久下去。</p>

    王夫人从贾母那里回来,思量着贾母说的话。心里还是觉得有道理的。娘娘艰难,在外面他们使不上力,可也不能给娘娘添了麻烦不是。这蟠儿虽是自己的外甥,可跟女儿比起来,哪里又及得上半分。</p>

    周瑞家的将一个匣子放到王夫人面前,道:“太太,这个月催的有些急。这半日,也就凑出这么些来。”</p>

    王夫人皱眉道:“还不够送给宫里这些跑腿的下人一顿茶钱。紧着些催催,这次用的有些急。”</p>

    周瑞家的赶紧应了下来,道:“只这利钱,肯定是不够的,还得想法子再凑点出来。”她凑上前去,小声的道:“上次,平儿那丫头就从鸳鸯那里拿了老太太的物件换了银子。不若……”</p>

    王夫人神色一动,道:“这两个丫头怎生有这样的胆子。”</p>

    周瑞家的道:“老太太常说,那些私房都是宝二爷的。那些个人,心里还不定怎么记恨呢。那面上笑嘻嘻的人,背着人才狠呢。如今还不得借着由子将那些值钱的偷出来扒拉倒自己怀里。听说,上次最不起眼的佛像,就值了五百两银子。”自家女婿转手卖了一千两。这是多大的利啊。女儿在她耳边念叨了不少日子。只要能说动太太,不用多少日子,自己也能是老封君了。自家两口子就一个闺女,嫁了个良民,身份上本就矮着女婿半头。如今能出点力,也没什么可犹豫的。</p>

    王夫人心知,贾瑞家的说的是王熙凤。自己的侄女自己了解。那是油锅里的银子都敢捞的性子。要是真是她躲在后面,只指挥着平儿在前面当枪使,也是说的通的。而且也符合她的性子。而平儿一个丫头出身的姨娘,管家自然是战战兢兢,谁会想到她敢拿了老太太的东西去当。</p>

    还真是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p>

    贾瑞家的自然知道王夫人会动心,就又道:“既然是留给宝二爷的,放在太太这里自然是比放在老太太那里更稳妥。太太就宝二爷这一根独苗。可老太太的孙子可不止一个。老人家难保就没有个心软的时候。”</p>

    正是这个话。</p>

    王夫人点点头:“难为你这么为我想着。只鸳鸯这丫头,怕是不好 你现在所看的《敛财人生.》 第39章 红楼(39)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敛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