敛财人生.

林木儿 作品

    一秒记住【闪舞小说网 www】,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p>

    红楼(40)</p>

    林雨杨点点头,就道:“也好。www别让人从咱们家出去遇到什么意外才好。”说完,又不放心的对林平嘱咐道:“二姑娘和那位贾家的宝二爷在屋里都说了些什么。叫听见的人都把嘴给闭上。若是叫我听见一点什么闲言碎语,别怪我不留情面。”</p>

    “少爷放心。屋里伺候的都是信得过的。”林平低声道。</p>

    林雨杨舒了一口气,这才作罢。想起姐姐身体不适的事,心里就有些记挂。这些年,还真是没怎么见过姐姐生病。马上安排道:“打发人请个太医来,去给大姑娘瞧瞧。”虽然都说没事,但不叫太医看看,哪里就能放心呢。</p>

    林平赶紧应了一声,才转身出去了。</p>

    林雨桐一觉醒来,肚子就舒服多了。她现在正躺在床上懊恼呢。怎么当初就没想着给空间准备点护舒宝什么的。这如今,真是太不方便了。她将这些写在备忘录上,省的时日一长,因着习惯了,就把这事给遗忘了。</p>

    春儿进来,服侍着林雨桐梳洗完就道:“姑娘,少爷请了太医,正在外面候着呢。”</p>

    “请什么太医啊。又没什么毛病。”林雨桐可不愿意这点私密事,就闹得大家都知道。</p>

    “姑娘放心,这些太医都是人精子,当然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您只管叫太医瞧瞧。人家自然知道该怎么回话。”春儿笑着劝道。她如何不知道姑娘的尴尬之处。家里没个女性的长辈,就是这一点不好。</p>

    林雨桐一想自己弟弟那性子,也就点点头,道:“一会再叫给二姑娘也瞧瞧。看身上可还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p>

    春儿应了一声,就叫林雨桐坐在榻上,接着,前面就挂上了一层纱帘子。将手从帘子里探出去,春儿又在林雨桐的手和手腕子上盖上一层绢帕。这才起身去叫太医进来。</p>

    林雨桐愕然了半天,心道:这望闻问切,太医也就只能切脉了。望,这个别想了,大户人家的姑娘奶奶,谁给你看啊。闻,这个也不行,大夫别想听着人家女眷的声音,更别想闻出什么别的气味来。问,即便大夫问了,也是身边的丫头,嬷嬷代为回答。可说实在的,谁能代替病人真实的感受呢。也只能靠隔着东西摸脉象来确定病症了。</p>

    所以,这对大夫的要求极高。</p>

    林雨桐就琢磨,这世上这么多孩子有后妈。就证明女人的死亡率在古代总该是比男人高的。比如很多病症需要针灸,但能在女人身上用吗。没有女大夫,就连女人自己,都将名节看的比命还重。到了要命的时候,那真是眼睁睁的等死啊。</p>

    想着,心里不由的就沉重了起来。但这样一个大的社会背景,自己又能做什么呢。</p>

    直到大夫出去很久,林黛玉来访,林雨桐还一个人坐在榻上怔怔的。</p>

    “姐姐想什么呢?”林黛玉问道。</p>

    林雨桐这才惊醒,见是林黛玉,就笑道:“可叫太医瞧过了。”</p>

    林黛玉点点头,道:“左不过还是那些话。也不是什么大症候。姐姐好点了吗?”</p>

    “嗯!”林雨桐让她坐下,才道:“也就头一天难受,慢慢的就好了。三五天的也就过去了。”</p>

    “那就好。”林黛玉先放心了才好奇的问道:“姐姐刚才在想什么呢。”</p>

    “只是想咱们女子的不易罢了。”林雨桐就将自己琢磨的那些话都说了,才道:“哪怕就是有个女大夫也成啊。可惜了。唯一跟女大夫沾边的就只有稳婆。可稳婆除了接生孩子,什么都不会。把命交托到这些人手上,还真是让人不能放心。”</p>

    林黛玉愣了一瞬,突然觉得自己这姐姐,是个极为矛盾的人。她仿佛十分的看中规矩礼教。在跟人交往中,一点都不肯行差踏错。但其实骨子里又是一个十分蔑视这份礼教的人。当初能想着叫自己出诗集,她就已经感觉出来了。如今提出的这个想法,更是有些离经叛道。</p>

    等回到自己的院子,林黛玉还在琢磨林雨桐说过的话。她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贾敏。是不是她的亡故也有这么些因素在内呢。</p>

    “雪雁!”林黛玉唤道。紫鹃如今还被关着学规矩呢。有些事,她倒宁肯用雪雁。</p>

    “姑娘,怎么了。”雪雁倒是稳重了些。虽然还是比别的丫头跳脱。但黛玉一直念着那两年她们陪着自己的情分。</p>

    “去把最后一个架子上的医书搬过来。闪舞小说网www”林黛玉吩咐道。</p>

    “姑娘怎么想起看那些劳什子了,怪费神的。”雪雁边往书架一边走,边道。</p>

    “闲着也是闲着。”林黛玉如此道。</p>

    却说林如海回府,就知道家里请了太医。赶紧就将太医请进书房,问了一遭。后来才隐晦的听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心里也就放心了。又见这太医为人老道,说话也十分的稳妥。又给了厚重的诊金,才将人送出去。又叫了平嫂子来,叮嘱道:“大姑娘年轻,有个什么不懂的。你只管告诉她。回头我赏你。”</p>

    平嫂子赶紧应了。其实大姑娘是个十分好相处的人。她自是乐意尽心的。出了林如海的院子,又有林雨杨叫她。</p>

    平嫂子只得硬着头皮对林雨杨道:“是女子的一些症候。无碍!”</p>

    林雨杨见平嫂子的神色,只有尴尬,没有担忧紧张,先就信了八分。又见父亲也没有多说,就知道应该是没有大碍的。所以,也就只交代平嫂子照顾好林雨桐,先赏了她二十两银子。也只能做到如此罢了。</p>

    林家周围,闻天方放的那些巡逻的人,知道林家请了太医,就赶紧告诉了闻天方。闻天方一愣,肯定不会是林家父子病了。因为今儿早朝还见了岳父林如海。又是跟小舅子消磨了半日的时光。不是这父子,就只能是林家姐妹了。本想上门看的,但想着这要是万一是小姨子病了。贸然上门反而不美。这才又将看病的太医给请到家里。细细的问明了原委。那太医自然知道这位靖海伯跟林家的关系。以为这是在打问女方的身体。未婚男女,家里长辈自然得了解对方的身体状况。靖海伯没有长辈,自己打听,倒也在情理之中。太医表示理解。再加上林家的大姑娘十分的康健,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他隐晦的告诉了闻天方,又再次跟闻天方保证,林大姑娘的身体极为有利于子嗣。</p>

    闻天方一愣,有些难为情。好好的打赏了太医,这才无奈的将人送走。子嗣谁都想,但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能碰上一个陪伴自己的人,都已经是运气了。别的,对于他来说,若是没有,也不会觉得失望。若是有了,那真就是惊喜了。本来还打算去看望的,如今倒只装作不知。</p>

    却说贾宝玉回到贾家,回了老太太的话,这才回到自己的屋子。有些闷闷不乐。</p>

    袭人见了,不免就问:“可是没见到林姑娘。或是被林姑老爷抓住问功课了。”</p>

    贾宝玉翻身,给了袭人一个脊背就道:“你知道什么。妹妹见我去,岂有不见之理。”</p>

    “你如今这般,总得有个缘故不是?”袭人笑着问了一句。</p>

    晴雯在一边听见了,就冷笑一声,道:“爷们在外面的事,但凡抬脚,你就得问个清楚明白。宝玉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奶嬷嬷似得管着他。就是以后咱们那正经的奶奶进门了,也没有这样管着爷们的。你倒是比奶奶的款还大些。宝玉出门,你必是事无巨细的问了。恨不能连跟谁说了几句话,吃了几筷子菜。都要找几个小厮打问清楚。这般贤良的人,谁家的姑娘敢进咱们的门。做的差那那么一星半点,都得被你比下去。也不知道你这是真为宝玉,还是有什么旁的心思。”</p>

    袭人就是再好的性子,也不敢受了这个罪名,她转过身,道:“姑娘这是说我呢?”</p>

    “说谁谁知道。”晴雯一摔帘子,转身就出去了。</p>

    留下袭人脸都气白了。</p>

    贾宝玉只觉得好端端的女子,怎么就突然变的面目可憎了起来。今儿本是想护着宝姐姐的面子的,结果不知怎么,一句话都得罪了她。本想着林妹妹若是帮了忙,也算是全了她跟宝姐姐之间的情分,说知道反而也把林妹妹给得罪了。成日里都觉得自己是了解女儿家的,如今才知道,自己其实什么也没懂过。不一时又想,如今这样的日子,有什么趣。倒不如‘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好。</p>

    第二日,林雨桐虽然不舒服,但也正经的忙起了过节的事宜。头一样就是包粽子。如今的粽子,可比以往自己吃过的都香甜。不说选的米如何,只这用来做馅的红枣,豆沙,肉糜,咸鸭蛋黄等等。都不是现代那些东西可比的。绝对不会在红枣粽子里,咬出带着虫眼的枣儿。她兴冲冲的打发厨房的人,将粽子包的小巧精致,用五彩线缠了,作为端午节礼,一一送出去。只闻天方的,是她自己动手包的。多是肉馅粽子,火腿粽子,还有咸鸭蛋和咸鸡蛋的。至于贾家,也就象征性的送了一些。</p>

    因打发人去送了粽子,却也得知贾家奉了元春的令,去清虚观打醮的事。林雨桐当时看书,对于王熙凤一进门就打了一个孩子耳光的事,尤为反感。如今的凤姐,想必不会如此了。</p>

    王熙凤如今还真就有些脱胎换骨的意思。虽然做善事未必就是出于本心,可能有更多的功利成分。但只要是善事,谁管你为了什么。至少,这次她就直接叫丫头抓了一把钱给那小道士,叫又叫人好好的把他送了出去。</p>

    林雨桐想到林黛玉此次没去,该是不会有什么口角官司。至于贾宝玉是不是也一样能得了那个金麒麟,就不是她能预料的。</p>

    她这边刚放下贾家的事,不想下人来报,说是薛宝钗来送节礼,如今就在大门外。问林雨桐见是不见。</p>

    原来薛宝钗因信不过王夫人,就难免时刻盯着王夫人的动静。见她一直就没有任何动作,别说自己上林家的门,就是打发个丫头的事都没有。心里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可即便知道姨妈拿了银子不办事,那也不能明晃晃的问上门不是。哥哥的事,总是让自己不放心,说实在话,这铡刀悬在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掉下,最是让心焦。刚好,贾家的人都去了清虚观,因知道自家出了事,也没有邀请她们一起。自己正好也趁机来一趟林家。哪怕林家提出再多的要求,只要能把事情解决了,横竖总比把银子白白给了姨妈强。</p>

    林家的大门口,还正是热闹的时候。送礼的人都排成队了。可大部分也就是留下个名帖,将自己的节礼留下,然后再带一份林家准备的万金油礼盒。薛宝钗对于能不能进林家的大门,还真有些没谱。马车上准备了吃的喝的,就是等到晚上,也得等着。</p>

    事实上,林雨桐压根就不知道闻天方和林雨杨跟薛蟠的冲突。所以对于薛宝钗上门,觉得有些奇怪罢了。如今的姑娘,没有别人的邀请,又不跟着家里的长辈,单独一个人出门做客的情况实在是不多见。来者是客,这跟大门外上林家的门为了攀交情的人还是不一样的。</p>

    不管为了什么,将一个姑娘家仍在府外,万一被人冲撞了怎么办。肯定是要请进来的。</p>

    林黛玉得了消息,就赶了过来,急忙道:“我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于是就将事情大致跟林雨桐说了一遍。她也是听贾宝玉提了一句,详细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p>

    林雨桐怎么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件事。就对黛玉道:“你去歇着吧。我处理就好。”</p>

    “这事姐姐不用看着我的脸面。”林黛玉站起身来就道:“没有让哥哥在外面吃亏的道理。”心里想着,靖海伯是常在外面走的,总没有他被欺负的可能。一定是哥哥被欺负了,所以人家靖海伯才帮着林家出头的。跟靖海伯比起来,宝玉的作为又算得上是什么。</p>

    林雨桐楞了一下,才道:“哦!我知道了。”等林黛玉出去了,她一时也没能琢磨出她的想法来。</p>

    只转头交代丫头:“打发人将薛家姑娘先请进来。”</p>

    薛宝钗听到林家的人来请,心里舒了一口气。这大热天的,闷在马车上,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急的,汗水都几乎将衣服打湿了。莺儿扶着薛宝钗,随着林家的丫头,一路往里走。这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是庭院深深,高门大户。这内宅不是那么好进的。每一道大门,都会换一个丫头或是嬷嬷领路。沿着游廊,只觉得比起贾家,又是另一番光景。这根本就不是薛家能与之相比的。即使薛家最鼎盛之时,也没有这样的气派。再想起往日在贾家,林雨桐对自己的态度,倒也不觉得有多难接受了。在江南,她也见识过不少官宦家的千金小姐。像她这样的出身,想叫人家多跟自己说句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么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浮躁了呢。是了!是在进了贾家之后,所有人都赞自己比贾家的姑娘强些。可如今想来,自己的行为真的就妥当吗。</p>

    一个客居在人家家里的人,这不是喧宾夺主是什么。也就是贾家乱糟糟的,才会有这样的事。只怕这要是在林家,敢有人压着自己家的姑娘往上窜,早就得被扫地出门吧。贾家的三个姑娘,惯常总是一起出现的。从不见谁单独跟自己好。就是探春,也只怕是看顾着姨妈的面子。倒是林家姐妹在贾家,贾家的三个姑娘爱去林家的院子。何曾见过她们上自己的屋里看过自己。</p>

    如今想来,桩桩件件都清晰无比。自己看着处处都好,可她们的心里,就真的喜欢自己,觉得自己处处都好吗?</p>

    而林家姐妹对自己的态度只怕才是最真实的。</p>

    林雨桐再是想不到,薛宝钗在这样的氛围下,完成了一次自我检讨。</p>

    两人客气的见了礼,让丫头奉了茶。林雨桐才道:“让你久等了。不过这倒不是故意的。你来的突然,我总得知道缘故不是。这才问了下面的人,耽搁了一点时间。爷们家外面的事,我一向很少过问。杨哥儿不说,我是不知道的。这一问才知道,原来有这样的故事。”</p>

    薛宝钗再是没想到林雨桐会是这般直截了当将事情摆在了台面上说。只能强笑道:“我那哥哥,林大姑娘也是知道的。他就是一个浑人。往常行事也混账惯了些。我和妈妈也只是劝不住。可如今得罪了人,家里也没有个能出面料理的人。我这才厚着脸皮上门。”</p>

    这话说的,林雨桐挑挑眉。是说知道自家不对,但苦于没有男人在外面张罗。这才自己贸然上门道歉,表示郑重 你现在所看的《敛财人生.》 第40章 红楼(40)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敛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