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夫呈祥

王摩诃 作品

    两挂马车,两个伙计充作车夫,玉贞骗腿坐上其中一连车的车辕,在母亲的担忧中,在家人复杂的目光中,喊了声:“出发!”

    伙计方想催马,乔继祖追过来:“等等!”

    玉贞还不习惯叫他为大哥,只问:“什么事?”

    乔继祖似乎还有些难为情,嗫嚅半晌,玉贞催他:“到底什么事:我这里急着赶路呢。”

    乔继祖这才道:“你看你走了,铺面上没个人主事不成,不如我去替你管几天生意。”

    原来是为了这个,玉贞将手一指麦子:“那丫头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懂药材,会算账,我已经把柜上的事交给她了。”

    乔继祖道:“她是个丫头,怎么能做主呢。”

    玉贞清楚这个大哥一直以长子嫡孙自居,想在乔家当家做主,其实除了买卖上的事,既然他是大哥,玉贞并不计较谁当家谁做主,只要能把日子过好,这都不是问题,可关键是,药房上的事乔继祖根本不懂,药材,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父亲还懂这个呢,还不是一个不小心在这上面栽了,即便是麦子,玉贞也没有完全放心,苦于没有更合适的人选,这才退而求其次的,见乔继祖想掌管药房的事,玉贞沉吟番,突然点头:“成,不过你只总揽大事,关于卖药的事,你就甭操心了,那上面本也不是一个东家概操心的。”

    乔继祖没成想她会痛快的答应,当即欣喜若狂,连说明白。

    其实玉贞之所以答应他,是考量麦子身为女孩,一旦有个大事,还真怕她拿不起放不下。

    玉贞见乔继祖喜滋滋的站在那儿,问:“还有其他事吗?”

    乔继祖连说:“没了没了,走吧,别耽误赶路。”

    伙计喊马,车子动了,玉贞向家人挥挥手作别。

    马车吱吱嘎嘎,快到镇子口时,玉贞不免手搭凉棚望了出去,见镇子口那条官道上人来人往,并未发现曹天霸的身影,心里嘀咕:他忘了?他去哪里消遣了?他之前是逗弄我的?

    只等出了镇子,远看青山连绵,近看流水潺潺,山光水色,鸟鸣深树,然而就是不见曹天霸的踪影。

    情绪突然低落,忽而又自嘲的笑了笑,深呼吸,轻轻拍了下面前的马,欣赏着长青山绮丽的风光,登时振奋了精神。

    曹家堡药房药材的来源,多为附近药农和药民提供,药农是以种植药材为生的,药民却是以上山采药为生的,除此两种情况,还有药房往长青山周边几个榷场进购药材的,榷场是各种货物的集散地,规模大,数量多,品种全,价格明确,所以很多药房都亲自去榷场进购药材。

    玉贞定好的路线是,由远及近,先往路途稍远的榷场,然后回程时捎带去附近的榷场,那些偏远的榷场是为了方便山民的,货物价格尤为便宜。

    两个伙计是打京城跟来的,不识路,玉贞随父亲进购过药材,自己当了向导,她指挥着伙计拐入一条岔道,也就偏离了官道,路陡然而变得逼仄,路面也坑坑洼洼不甚平整,两厢高山耸立,树木繁茂,外加行人稀少,两个伙计未免有些紧张,回头问玉贞:“四小姐,不会有山贼吧?”

    好一张乌鸦嘴,话音刚落,前面一棵高大粗壮的柞树上突然跳下一个人,蒙着面,叉着腰,扬着头,极其嚣张的望向这方。

    两个伙计登时吓得拉紧缰绳喊住了马。

    那人遥遥喊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声如洪钟,中气十足,还带着唱戏的腔音,玉贞忍俊不禁,这个打家劫舍的贼可真矫情。

    出师不利,刚启程就遇到山贼,两个伙计吓得连忙掉转马头,并喊玉贞:“四小姐,快逃啊!”

    玉贞却是不慌不忙,跳下车辕,直接奔向那山贼。

    两个伙计以为她吓傻了,再喊她:“四小姐,错了,往这面逃。”

    玉贞没理会,等来到那人跟前,手一抬,一下子撕掉那人的蒙面,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nb 你现在所看的《遇夫呈祥》 095章 劫道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遇夫呈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