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啸山河

江南的风雨 作品

    ……

    “卢姥爷,卢姥爷啊……”

    进入卢府之后,丁峰一路狂奔直扑灵堂,沿途撞翻不少前来悼念的宾客,但见他冲入灵堂后,不顾周围诧异的眼神,纵身一跃趴在棺材上是嚎啕大哭起来。

    “卢姥爷,我知道你没开挂,我相信真的没开挂,我能证明,我真的能证明啊,开挂的是你朋友,你说的我都信啊!可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就这么去了啊,说好的几十杀呢……”

    丁峰声泪俱下的哭诉,令跪在灵未前身着孝服的家眷齐齐一愣,连诵经超度的和尚都听了下来,一脸懵逼地望着他……

    只听丁峰继续趴在棺材上哭诉道:“我知道是有人在害你,你是一个优秀的人,又怎么会做这么没品的事呢?开挂的那人是你朋友,我都知道,放心,我一定会找出他替你报仇的……”

    灵堂众人是越听越懵逼,就连悄声站在灵堂外的御无双也是一阵错愕,心道这家伙说的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难不成他真跟丁峰是朋友?

    见丁峰一直趴在棺材上啼哭不止,身为长子的卢烨顿时忍不住了,连忙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颤声说道:“这,这位朋友,你,你先下来,不要打扰家父的亡魂……”

    “别和我说话,我要多陪卢姥爷一会儿,谁都不要管我!”丁峰甩开卢烨的手,继续哭道,“想当年,我和卢姥爷可是过命的交情,他每次出面我都在场,结果再见之时,却已是阴阳两隔,苍天啊,你为何要这么对待卢姥爷啊……”

    卢烨闻言,虽然不明白丁峰在说什么,但却被他那精湛的演技给触动了心绪,不由鼻子一酸,也再次落泪哭了起来。

    “这位兄台你一定跟家父交情匪浅,前来悼念的宾客还没有哪位由您这么诚心,兄台,你先下来,人死不能复生,先下来说话……”

    生怕丁峰再这么哭下去,这灵堂就要乱套了,卢烨连忙把“悲痛欲绝”的丁峰搀扶下了棺材。

    就在此时,前来追丁峰的卢家家丁手持棍棒也冲入了灵堂,卢烨一见,立马训斥道:“你们想干什么?这幅样子难道想惊扰家父的亡魂不成?”

    几个家丁刚要开口,见自家少爷搀着丁峰,顿时以为是故交,忙吓得不敢再发话,在连声致歉之后忙又退了出去。

    “一群不长进的东西,看着就来气……”卢烨冷哼一声,随后又对丁峰说道,“兄台,你也别太伤心了,来,坐下说话。”

    说着,卢烨将丁峰搀扶到一张椅子前,等丁峰落座后,偌大的灵堂被,诵经声音和抽噎声再次响了起来……

    卢烨问道:“兄台,敢问您和家父是……”

    丁峰擦了擦眼角的“泪滴”,随即信手拈来:“我本是江湖中人,前几年卢姥爷出外做生意,途经苏城郊外之际,遇到山匪抢劫,正巧我经过后,出手救下了卢姥爷,卢姥爷感念我救命之恩,非要认我做爹……

    不好意思,我太伤心了,有点语无伦次,不是卢姥爷要认为做爹,是他非要做我儿子……也不对,我现在脑子很乱,话都说不利索了,是卢姥爷一定要说我是他亲爹……抱歉,我现在组织不起语言来描述当时的情景,请让我先静一静……”

    卢烨听丁峰这么说,本来是气极了,可看丁峰那伤心的神情,转念一想,或许是他悲伤过度,真的说不出话来的缘故,所以气也随之而消了,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过伤心。

    大概数息过后,卢烨正要离去招呼其他宾客,却忽然被丁峰一把抓住,但见丁峰说道:“其实我和卢姥爷是过命的交情,当年我救了你爹,你爹破天荒的和我结拜为兄弟,只是没想到这一别之下尽成永别了……”说着又忍不住捂脸“哭”了起来。

    卢烨宽慰道:“兄台别再伤心了,对了,敢问兄台师出何门啊?”

    之所以这么问,卢烨也有自己的考 你现在所看的《武啸山河》 八十 过命交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武啸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