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听说天佑国会派公主来和亲,皇兄不日就将成婚了。”

    厉凉薄笑的很灿烂,一袭白衣站在身着金黄色华服的厉寒霄身后。

    而厉寒霄却冷若冰霜的看着别处,面无表情的站着。

    “皇兄,你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

    “有什么可高兴的。”厉寒霄冷声道,什么公主,这对厉寒霄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而且他这太子府,也不需要什么公主。

    况且,还有谁敢来?那真是勇敢。

    想到了这里,厉寒霄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冷笑,但凡是嫁给他的女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死去,不管是谁,试问,还有谁敢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自己呢。

    这就是厉寒霄一直到二十七岁,还没有太子妃的原因。

    “皇兄,你不要乱想,我有预感,说不定这个公主会长命百岁,还可以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厉凉薄好像永远都没有烦恼,每天都带着温暖的笑容,尔雅耀眼。

    所有人都说厉寒霄是盛开在遥雪国最美丽的一株毒莲,洁白,优雅,绝美却无人再敢靠近。

    但厉凉薄却不一样,厉凉薄从小就温暖的像太阳,如果说厉寒霄是一株毒莲,那么厉凉薄便是能温暖整个遥雪国的朝阳花。

    “是吗。”

    厉寒霄的声音很淡,眼睛看着远方,寒冷的风从耳边吹过。

    “皇兄……”

    “你先下去吧。”厉寒霄打断厉凉薄的话。

    “好吧,臣弟先告退了。”厉凉薄不再多说了,只能离去。

    身边再也无人,厉寒霄转过头,一张绝美的面孔出现在阳光下,让冰冷的容颜看起来不是那么寒冷,但依然毫无生气。

    ###

    “这次的提案就用这个方案。”唐婉美眸一抬,天然貌美的脸颊脂粉未施,额前的刘海随意散落着,眼神像精明的猎豹,肆意扫视着对面的众高层。

    “小婉,我们都知道你很聪明,但这是生意场上,不是在部队,你这样做完全没为我们的后路着想。”其中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劝道,他们总不能让唐氏败落,不然他们一干人等该何去何从?

    所有人都想到了这一点,以沉默的方式跟唐婉抗议。

    “陈伯伯,我敬您一声伯伯,但想必您是老眼昏花,不知其中利害,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您无需再多言。”唐婉嘴角一勾,自信满满,并没有将众人放在眼里。

    如若不是唐氏集团还需要这些个元老撑场面,这些没用的老家伙早被自己辞退回家种田了。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说话。

    凝脂一样白皙的俏脸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明亮的黑眸闪过一丝狡黠,父亲生前就是被这些老家伙给拖累的,缩手缩脚什么都不敢做,才会被其他大集团挤兑,最后落得个气得吐血而亡的下场。

    但她不是父亲,她是唐婉,唐家大小姐,唐氏集团的董事兼总裁,现在的一切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由不得这些老家伙造次。

    “既然都没有异议,散会!”

    唐婉优雅的站起来,裸色的职业套装包裹着年轻姣好的躯体,让她看起来何等优雅尊贵。

    举步离开会议室,将一室的不满和议论纷纷抛之脑后,没有半点犹豫。

    这个明明才24岁的女子,拥有着操控唐氏集团的大权,执掌着唐氏的一切,她美丽却危险,果敢干练的手段让各类怀着不良之心的人闻风丧胆,加上特种部队训练出的利落潇洒,就连集团的最高董事会都不能耐她如何。

    她就是那个被外人誉为商场上最耀眼却最危险的一颗明珠,唐家大小姐,唐婉 你现在所看的《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 第1章 遭人算计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