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当然可以!”唐富笑着答应。

    小柔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心中感动不已。

    “哟!唐富,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把这贱蹄子拉出来,你是想干嘛?”唐刘氏尖酸刻薄的插着腰,站在院子门口堵住唐富的去路,泼妇般的嘴脸让唐富也忍不住皱起眉头。

    “人周少爷要娶的是凌儿,不是杏儿,你就别闹了!”碍于家庭和睦,唐富两手一摊,苦口婆心的劝慰。

    “周少爷要娶的是唐家大小姐!外人都知道唐家大小姐是我们杏儿,你现在把这小贱人拉出去,是想让我们杏儿颜面扫地吗?我不活了!天哪!唐富你个没良心的,亏我还给你生了个儿子,你竟然这么对待我们杏儿,杏儿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唐刘氏见唐富坚持要唐凌儿出嫁,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拽着唐富的裙角仰天哭泣。

    “那,凌儿你跟小柔先回去吧,今天先这样,改天爹再来找你,周家少爷今个刚走,这一两天应该也不会再来了。”唐富拿唐刘氏没办法,只能小声对凌儿说。

    “是。”唐凌儿唐刘氏这般模样给吓到了,为了想有好日子过,她只能妥协退下,带着小柔,唐凌儿回到自己的小院里。

    走到屋门口,唐凌儿才听院外哭闹的声音渐渐停止,细听一会,再也没有人的声音,院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小姐,你就要出嫁了,真的能带我走吗?”小柔纯真的大眼睛明亮而闪烁,她从记事起就跟唐凌儿在一起,在小柔的心里,早把唐凌儿当成亲姐姐,刚刚看到老爷带着唐凌儿往外走,小柔虽然不舍,却也为小姐高兴。

    她没想到小姐还会回来说要带自己走。

    “傻丫头,我当然会带你走,除了爹,你是我最亲的人了。”唐凌儿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微笑,长久以来的折磨和欺凌,让她都快不晓得笑是怎么一回事了。

    如今听说周文彬来提亲,唐凌儿的心中既兴奋,又羞涩。

    “谢谢小姐!你真好!”小柔流下了眼泪,她心中的感动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但是天真的唐凌儿和小柔都没想过,唐富再也没来找过她们。

    隔日,唐家上上下下都在张罗着,仆人们忙进忙出,像过年一样。

    “小姐!小姐不好了!”小柔匆匆忙忙跑进屋,冲到唐凌儿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脸上早已泪痕斑斑:“小姐……不好了……”

    “小柔,你别急,怎么了,是不是姨娘她们又……”

    “不是!不是!都不是!呜呜呜!”小柔尖叫着打断唐凌儿的担忧,随后哭泣着道出真相:“小姐,大小姐三日后要出嫁了,她嫁的人是,是周少爷!”

    小柔的哭声回荡在空荡萧索的屋里,她的话唐凌儿完全听明白了,原来,出嫁的人已经不是她,而是唐杏儿。

    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什么,只能颓丧的跌坐在椅子上,心中百般无措。

    “小姐……”小柔紧抓着唐凌儿的袖口,跪在地上,她的小姐该怎么办。

    唐杏儿在铜镜前转了两圈,镜子里光艳逼人的美人正是她自己,身上的红袍随着她转动的身体飘在半空中,带着几分仙气。

    唐刘氏合不拢嘴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不愧是我生的女儿,貌似天仙,简直就是绝代之丽!”

    “娘,我当然知道自己很美啦。”唐杏儿骄傲的对着镜子笑,随即,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娘,唐凌儿那个小贱人知道我要嫁人的事了吗?”

    “应该不知道吧,大喜的日子提到她干嘛呀,晦气!”唐刘氏朝地上呸了一口,表情嫌弃。

    “是吗,那么,娘,我们就去会会那个晦气的小贱人吧。”唐杏儿扬唇 你现在所看的《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 第4章 惨遭毒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