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起来,唐凌儿小心翼翼的走到布帘边,拉开帘子,看到外面有一大堆篝火,而篝火的边上围了一圈人,人们正坐在篝火边说话,好像是在闲聊。

    远远的,唐凌儿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厉寒霄,他坐在一块虎皮垫子上,盘腿和周围的人老人们说话,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

    “开什么玩笑啊,厉寒霄会用这种表情跟人说话?”唐凌儿不想相信,可是眼前的一切都告诉她,这是真的。

    她从没见过厉寒霄有过这样温暖的表情,于是她看上瘾了。

    不知不觉就站在那里看了好久,过了好长时间,便听见有人喊道:“唐大夫!你过来跟我们一起说说话啊!”

    此时唐凌儿的脑袋还沉浸在厉寒霄那温暖的笑容当中,不知道别人喊的就是她。

    直到一个小孩跑到她身边拉了拉她的手,她才猛然惊醒过来,愕然的看着拉她的小孩:“怎么了?”

    “哥哥,大伙喊你呢,让你过去。”小孩仰头看着唐凌儿,怯怯的说。

    “哦,好啊。”唐凌儿愣了愣,然后就被小孩拉到了火堆旁边,一直拉到厉寒霄的面前。

    “我应该叫你唐先生,还是唐大夫?”厉寒霄皱眉望向唐凌儿依旧脏兮兮的脸。

    “随太子喜欢好了,唐某无所谓。”唐凌儿笑了一下,在厉寒霄的旁边坐下来,雪夜里,能坐在那么温暖的火堆旁边,是挺好挺幸福的。

    这堆火让唐凌儿想起从前在野战部队时候的场景,那时候大家也是一起围着火堆取暖,有很多人,而她的旁边一直坐着的是金鳞。

    想起金鳞,唐凌儿的目光变得深沉了,看着这堆篝火,她的思绪跨过了很多年,跨到了另一群人的身上。

    “唐大夫,听说有一位病患在你那里。”

    厉寒霄的话将唐凌儿拉回了现实,她回过神来,点头应道:“是啊,吃了药,现在还在睡着。”

    “唐大夫用的是什么药?”

    “就是一些祖传的方子,对这个病应该会有一些效果,具体怎样,看病人的状态吧。”唐凌儿谦虚的说。

    不过她用的的确是祖传的方子,只是熟读了药方和对应的病症,却从没有使用过,说起来,就连她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可以确定的是,这药绝不会吃死人。

    “唐大夫这么年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医的?”厉寒霄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唐凌儿,那眼神仿佛有着某种穿透力,看得唐凌儿全身都在发毛。

    “这个,很久了,在我几岁的时候,家父就开始让我看医术,识药材,太子呢?对药理也有研究?”

    唐凌儿歪着头问道,她一直都在故作轻松,不想让厉寒霄看出端倪,如果让厉寒霄知道她就是唐凌儿,会不会立刻把她掐死在这里?

    缩缩脖子,唐凌儿不敢多想了,厉寒霄的脾气她摸不准,性格也阴晴不定的,说不定真能做出这种事来!

    “在下只是随便问问,太子不用回答我。”免得惹祸上身,唐凌儿连忙改口。

    “呵呵,略知一二而已,不如唐大夫精通,我已经吩咐手下,将你帐篷里的病患换了一个地方,唐大夫路途劳累,晚上还是好好歇息吧。”

    “哦!”唐凌儿惊讶的点了点头,再看向自己帐篷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抬着墨如锦出来了。

    才想厉寒霄的动作真够快的,她都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下的命令。

    “多谢太子体恤。”唐凌儿僵硬着脸道谢。

    如果做厉寒霄的对手,有一天死在他的手下,大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吧,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就连她有时候也会觉得忌惮。

    “天色已 你现在所看的《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 第62章 你真当我是傻瓜?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