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衣?

    一听到这两个字,小柔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渐渐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但又不敢问什么。

    只能是厉凉薄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遵循厉凉薄的旨意,小柔解开他脖子上的衣服。

    只是上面并没有厉凉薄所说的“伤”,上面白净一片,什么都没有。

    “七皇子,请问您哪里不舒服?”小柔睁着大眼,仔细瞧着那块皮肤,愣是没有看出哪里不妥。

    哪怕是一丁点的红痕都没有,这样应该不需要擦药吧?

    因为害怕,小柔不敢问出心中的疑惑。

    “就是被你砸到的那里,可以擦了。”厉凉薄轻启薄唇,一双深邃的眼睛深深的盯着小柔的脸。

    小柔被他看的心里一个劲发毛,但又不敢忤逆他的话。

    既然七皇子都说那里需要擦药,那她就擦一下吧。

    也许擦好了药,他就会大发慈悲,放自己走了。

    小柔拔掉药瓶上的塞子,小心翼翼的在厉凉薄说的地方擦拭着。

    她很认真,每一块地方都没有放过。

    一直擦到小柔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有找茬的机会才停下:“七皇子,药已经给您擦好了,奴婢可以离开了吗?”

    “还有一点痛,你刚才的力气很大,你应该知道吧?”厉凉薄凝视着小柔绯红一片的脸颊,嗓音低哑的说。

    “我知道。”小柔捏紧药瓶,自责的咬着嘴唇,“要是七皇子还没有消气,那就处罚奴婢吧。”

    小柔想,她怎么那么倒霉,才从七皇子这离开,转眼又回到了他手里。

    而且单纯的小柔根本不知道厉凉薄想要做什么,亦或是想对她做什么。

    她只知道厉凉薄是高高在上的七皇子,只要他说一句话,他随时都有掉脑袋的危险。

    如果真的把他惹怒了,后果怎样,小柔根本不敢想象。

     你现在所看的《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 第196章 从来没有贴身侍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