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凌儿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祈祷厉寒霄能再聪明一点,最好跟她心有灵犀,假装接受慕斯,然后派人偷偷的把她们救出去…

    就是不知道那家伙见到慕斯之后,到底会怎么做。

    脑子里浮现出这个问题,唐凌儿就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

    “也不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在做什么,想什么……”唐凌儿放下茶杯,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

    坐在她身旁的姜落雨听见了,抿嘴浅笑道:“想你的太子殿下了?”

    “你就没想你的金将军?”唐凌儿抬头瞥了姜落雨一眼。

    姜落雨抿抿嘴,神色一闪而过的落寞:“想,可又怎么办呢,我根本就不想让他来救我。”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对金麟来说,你就是他的一切,就算你不让他来,他也会来的。”唐凌儿拍了拍姜落雨的肩膀,“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他们能平安无事。”

    “嗯,我知道,如果这次我们能活下去,我一定不会再离开他了,也不会让他再离开我。”姜落雨扬起唇角,给了唐凌儿一个温柔的笑容。

    另一边,几个男人正围在一起制定着营救方案。

    等计划完成的差不多后,他们才各自散去。

    金麟站在甲板上,遥遥望着河面,他静默地站着,仿佛是一尊雕塑。

    厉凉薄走过来,站在他的身边,和他看着同一个地方:“你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为了计划能够顺利进行,还是吃点吧,我们需要体力。”

    “我知道。”金麟头也不回,淡淡的答应了一声。

    “听说你和我皇嫂来自同一个地方,那是什么样的地方?”沉默了一会儿,厉凉薄才问道。

    “一个永远也回不去的地方。”金麟轻蹙起眉头,叹了一口气。

    “等救了人,你有没有想过会去哪里?”

    “还没有,但是我想应该不会做这个将军了。”

    “好巧,我也不想做这个皇子了。”厉凉薄莞尔一笑,“我想和我的小柔一起去天涯海角,再也不想被这些身份束缚。”

    “正好,我也是这样想的。”厉寒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来,正站在他们的身后。

    厉凉薄和金麟两人听见身后传来了声音,同时回过头。

    “皇兄竟也有这般想法?”厉凉薄惊讶地看着厉寒霄,“你就不怕父皇追杀你?”

    “你不是也不怕父皇追杀你?”厉寒霄嗤笑道,“遥雪国不缺我这个太子,就算是现在,也多的是人想要这个位置,但我不想,谁爱要谁就拿去。”

    “以前怎么不知道皇兄有这种打算?”厉凉薄好奇地问,“难道是娶了皇嫂之后,皇兄的心性也改变了?”

    厉寒霄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婉儿她确实不是一个喜欢皇宫大院的地方,她有她自己想要的自由。”金麟转头看了厉寒霄一眼,“如果不是你,恐怕她早就离开了那个地方。”

    “是吗?你如此了解她?”厉寒霄皱了皱眉头,目光也瞟向了金麟。

    “我应该比你了解她不止一点,是很多。”

    金麟似乎根本就不怕厉寒霄会生气,依旧自顾自的说:“婉儿是我见过最倔强的人,如果不是她心里有你,你不可能留得住她。”

    生怕两人会打起来的厉凉薄听到这句话之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金麟心里还是有数的。

    原先厉寒霄还因为金麟提到了唐凌儿,而感到些许不舒服,但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心中反而变得开阔起来。

    心底还冒出了那么一丝丝的……欣喜。

    “找到她们后,我们去同一个地方吧,这样互相还有个照应。”厉凉薄提议,“而且我觉得她们三个应该也不太愿意分开。”

    “落雨是我 你现在所看的《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 第269章 我听她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