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柔眨了眨眼,傻傻的看着蒋落雨,反应过来的她脸色在刹那间红了,“落雨姐,你什么时候跟小姐一样了,变得那么会取笑我?”

    “我就是跟你家小姐学的。”姜落雨笑眯眯的回答。

    “我看落雨是青出于蓝了,原本她哪是这样的,都不爱说几句话,可是现在……”唐凌儿砸吧着嘴,摇了摇头,“舌头根子连我都比不上了。”

    “我哪有你厉害呀,你才说几句话就让金麟娶了我,我还要感谢你呢。”姜落雨目光幽怨地看了看唐凌儿,“感谢尊贵的太子妃能够给我这次机会,让我成为金麟的妻子。”

    “这语气酸的……你就不怕掉了牙吗?”唐凌儿做了一个抖鸡皮疙瘩的动作,“等见到金麟,我要告诉他,他媳妇欺负我,让他把你按在床上好好打一顿,才能解了我的心头之恨。”

    “那我也要到太子殿下和七皇子那里去诉苦,我就跟他们说,他们两个人的小娘子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希望太子殿下和七皇子为了两国的和平,把你们两个吊起来打一顿。”姜落雨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

    三个女人就在小小的船舱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开着玩笑。

    不知不觉间,三个人都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唐凌儿掀开窗户往外看了看,河面风平浪静。

    “船好像停了,慕斯不是说要全速前进吗,怎么才过了半天时间就停了,难道我们已经到了天竺地界?”

    她趴在窗户前望着外面,看了好长时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便回到床前,问姜落雨:“落雨,你能看出什么来吗?”

    姜落雨摇头:“我也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我觉得船停在这里肯定是有目的的,那个慕斯公主做事不按常理出牌,谁知道他又想做什么。”

    “她不会对太子殿下思念难耐,停船去找他了吧?”小柔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

    小柔的话让唐凌儿心头猛的跳了一下。

    还别说,好像真有这个可能……

    如果真是小柔说的那样,那她们几个估计也离死不远了。

    “第一次见到慕斯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我快服了她了。”唐凌儿紧张了起来,忍不住骂了慕斯几句,“待会她要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回来对我们下手,那我们恐怕一个都跑不掉。”

    “要是慕斯知道我们欺骗了她,还不把我们大卸八块。”小柔害怕的心肝都缩了起来,“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恶毒的方法对付我们。”

    “是祸躲不过,我们也别乱了心神,冷静下来等待结果吧。”经过了这几天的惊心动魄,姜落雨的心情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害怕了。

    现在的她已经能够坦然面对生死,只不过还是有一些留恋的东西在这世上。

    那就是金麟,她希望自己能够在死前见他一面。

    如果见不到,那她也希望他平安地过完后半生。

    事情就是像小柔说的那样,慕斯停下了船,在原地等待了半天,终于等到了厉寒霄他们的船。

    当两艘船并列停靠在一起的时候,慕斯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厉寒霄。

    她精心打扮了一番后,便差人去请了厉寒霄过来。

    “我只请了你一个人,你怎么还带了两个人来?”扫了眼厉寒霄身边的厉凉薄和金麟,慕斯有些不满的蹙起秀眉。

    “人在哪,把人交出来。”厉寒霄没有跟慕斯废话,直接开口要人。

    “你来就是为了找我要人吗?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慕斯微微嘟起嘴,目光有些幽怨地看着厉寒霄,“如今我人都在你面前了,你真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把人交出来。”厉寒霄并不知道慕斯是什么意思,声音依旧冰冷的可怕,“或者你开什么条件,才可以放过她们?”

   &nb 你现在所看的《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 第270章 这话是谁跟你说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