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了五个字给你么。”厉凉薄指了指信封。

    “滚。”厉寒霄恼怒的低咒一声,“那该死的女人,等把她平安救出去,这个账我一定会找她算!”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房里。

    关门的声音很响,响得厉凉薄心头一震。

    他靠近金麟,悄悄的问:“金麟,你说我哥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恼羞成怒?面子上挂不住了。”

    “可能。”迅速看完姜落雨给自己的信,金麟把它们小心的藏在自己的衣服里,想等着回到房间再慢慢看一遍,“太子应该在气婉儿没给他回信。”

    “我想也是,刚刚他拿到回信的时候,脸色还好好的,看到内容表情一下就变了,吓我一跳,我以为天塌了。”厉凉薄缩了缩脖子,总觉得脖子后面有点凉飕飕的。

    “你哥也是可怜。”金麟站起来,往厉寒霄的房门上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噗……”听到这个评价,厉凉薄差点笑出声来。

    但他还是有些害怕他家哥哥会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把他揍一顿,所以拼命的忍着笑,快速离开了。

    夜里,唐凌儿正睡得香,不知道哪里传来了一阵阵敲门的声音。

    迷迷糊糊中,她睁开了眼睛,发现船舱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就翻了个身继续睡了,但那声音却一直都没有停止,还在响个不停。

    唐凌儿再次坐起来,壮着胆子顺着声音听了几耳朵。

    听起来好像不是房门的方向,反而是靠着河面传来的。

    一声声的敲击声吵得她心烦不已,也睡不着了,索性跳下床,悄悄的来到了听到声音的那边。

    那是一扇透气的窗户,窗户外面就是河面,那边会有什么声音呢?

    难道还是水鬼不成?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唐凌儿的瞌睡虫就在瞬间跑光了。

    “天哪,不会真的是水鬼吧?”深吸了一口气,她满脸惊恐的看着窗户。

    声音还在继续,敲击的声音非常小,但很有规律,过了一会儿,那声音又变了,变得急促起来,好像在催促什么似的。

    催命吗?

    唐凌儿倒抽了一口凉气,差点咬到舌头。

    不过她很快又安慰自己,她可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青年,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还怕一个古代水鬼?

    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会儿,唐凌儿便鼓起勇气靠近窗户,一把拉开窗帘。

    “!!!”唐凌儿睁大眼睛,在即将尖叫的一瞬间,有一只手从一掌宽的小缝中伸进来,一把捂住她的嘴。

    “是我。”那只手的主人说话了。

    语气虽然冷冷的,但却是熟悉的声音。

    唐凌儿闷头想了想,这声音确实很熟悉啊。

    还有这只手上传来的清香味,似乎也有点似曾相识。

    一盏灯笼靠近厉寒霄的脸,在黑夜中照出了他的模样。

    看到那张脸,唐凌儿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厉寒霄见她终于认出了自己,这才放开手:“你还记得我是谁?”

    “记得记得,当然记得了。”唐凌儿压低了嗓音,连连点头,“你是想到办法救我们了吗?不过你怎么在这边,这边出不去啊。”

    “闭嘴,我来不是跟你谈这个的。”厉寒霄冷冷的睨了她一眼。

    “你不是来救我们的?”唐凌儿惊讶了,瞅了他几眼,“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确实不是来救你的。”

    “哦。”唐凌儿点点头,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那你快点回去吧,别再被人瞧见了,当成刺客给抓走。”

    说着,唐凌儿就伸手准备拉上帘子。

    “慢着。 你现在所看的《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 第275章 为什么是空白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第一弃妃:冷面邪王不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