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净土

烟雨飞絮 作品

    “先生!”

    阿一脚步猛然顿止,心脏狂跳。

    说书先生朝着他缓步渡来,然而,每一步都似踏在了阿一的心头之上。

    阿一有愧疚,更有煎熬。

    自小到大,他从未行过偷盗之事,哪怕幼年之时,即将饿死街头,他也没向别人放在窗台之上的玉米棒子伸过手。

    他知道那不好。

    但往往人之本性就是如此。

    犯错的人,十有八九都知道此事做不得,可就是会去做。

    不管人性本善也好,本恶也罢,说到底,这就是隐藏在每个人心底的阴暗面。

    谁都不可否认。

    哪怕是圣人,他敢说自己一辈子没犯过错?敢保证没起过任何歪心思?

    不见得。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七情六欲,无欲无求,那便不是大道之下的众生。

    当然,此圣人指的并非修行境界。

    会犯错,才是人性。

    这也是阿一隐藏在心头的另一面。

    只不过他与很多人一样,明知是错,却还是出手做了而已。

    赵越离就知道,他有吞天之志。

    阿一不会甘心一辈子如此。

    “我问你,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次,说书先生却换成了一声温暖醇厚的口气,在他耳边再次乍响。

    阿一心慌,不敢摇头。

    更不敢点头。

    只是这般,咬着嘴唇,默默看着自己的脚面。

    他亦不敢抬头去正视那双失望愤怒的眼神。

    阿一自愧,有负先生。

    几年前,正是这位垂垂老矣的说书先生,在冰天冻地的深雪中,刨出了即将死去的自己。

    然后带着他,来到了聚贤楼。

    从此,他与先生便在此地安生了下来。

    先生教他读书识字,教他如何为人,更教他何为君子之道。

    阿一犹然把手偷偷藏在了身后,似乎这般,先生就不会知道自己拿了孙寒的丹药。

    其实阿一若是冷静下来,才会惊疑,先生是如何得知自己偷拿之事。

    这才是关键。

    “他不知道,我知道!”

    突然,另有一道声音,从偏院传来。

    赵越离遥遥开口。

    “你……”

    阿一抬头,却发现先生只是盯着自己,并没有管那干尸模样的赵越离。

    更没有丝毫的震撼惊呼。

    眼前来的可是一只妖怪啊。

    赵越离早已从阿一来去匆匆的脚步声中,猜测到他最有可能做的事情了。

    “限你明日初阳之前,离开此地!”

    待到赵越离靠近,说书先生也不看他,只是口气中带着一分莫名的厌恶。

    赵越离同样有此感。

    “难道他们认识?”

    阿一心中诧异。

    但只是看了眼赵越离,并没有开口询问。

    “放心,就算你不说我都要离开了。”赵越离淡淡道。

    “什么!”阿一急了,“你要走?”

    他还想着赵越离教自己功法的承诺呢。

    “哼!”

    说书先生突然冷面寒心,眼中暴出一股夺人心魄的气势,对赵越离淡淡道:“老夫容忍你,是因为你在老夫眼中,只是蝼蚁,仅此而已。”

    这是一句极辱人的话。

    他在警告赵越离,别太嚣张,让你苟活,是因为你太弱小,而我不屑动用丝毫气力来杀你罢了。

    试想,谁会刻意去踩踏一只在地上张牙舞爪的蚂蚁?

    赵越离咬牙。

    但继而却飒然一笑,轻描淡写道:“我知道,我也无意与先生为难,只不过……”

    赵越离眼中顷刻紫霄弥漫,妖气沸腾,不卑不亢继续道:“人吃土一生,土吃人一回!阿一的人生,该有他自己的选择,你无权将自己想要的平凡,强加于他!”

    他相信,这说书先生是个讲理之人。

    即便要杀自己,也不会当着阿一的面。

    尤其是通过胖道人,赵越离看出,似乎越是大能者,就越不想沾染俗世因果。

    譬如自己毁去了妖血圣潭,也没见那妖族的至高者来捉拿自己。

    赵越离游走在规则边缘。

    身下,即是刀山火海,只要说书先生一个念头,自己或许就身死道消了。

    当然,也不外乎那些不按规则行事的疯子,但至少他认为这个说书先生,还不是那种滥杀之人。

    不然昨日便已除掉自己了。

    说书先生一愣,第一次正视了一眼赵越离。

    许久的沉寂。

    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自己又是为何走上此路的?

    太久了,忘记了?

    不见得。

    无根野草,只有漂浮的命途。

    大道若公允,每个人都该有选择的机会,由别人把控的人生,只是个笼中悲剧罢了。

  &n 你现在所看的《神话净土》 第二十四章 雏凤清于老凤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神话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