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

皇尘 作品

    肖一搏听到许风的回答,大吃一惊,心中惊骇。他之前根本没意识到宁乙会出什么问题,多年前宁乙刚刚学会万籁天渎之术的时候,肖一搏就曾问过宁乙,这术法到底有多大威力,释放这术法,会有什么代价。

    宁乙只是轻描淡写,说万籁天渎之术连到较高级别,可以抗衡尊者。而对于代价,宁乙却没有细说。

    而东王府除了宁乙外,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有较高的阵法天赋。至于皇宇辰,他一直醉心于钻研混元阵和破解阵法之途,对于阵法秘术,知之甚少。

    故此,在东王府四城主,包括东王在内的高层理解中,阵法秘术万籁天渎,是阵术师较为高级的对敌手段,代价应该不会小,但还没到能要人命的地步。

    此刻肖一搏听见许风的回答,回想之前自己站在那大坑边缘的震撼,心中一阵打鼓,他不敢相信宁乙就这么死了,但却找不出一丝他还生还的可能来。

    肖一搏眉头一皱,狠狠瞪向漂浮在空中的许风,恶狠狠的道:“许风,你来我东王府,大动干戈,杀我东王府高层,今天,就留在这吧!”

    言罢,双手一挥,身后一众军士立刻会意,早已准备多时的术法随即释放而出,每个人身上都散出淡淡的黄色斗气,并快速在空中凝结,隐隐形成一团巨大的淡黄色的雾气,弥漫半空。

    随着空中积累的斗气越来越多,这雾气颜色发生变化,不再是淡淡的黄色,而是逐渐向金黄色演变,隐隐形成一面光滑无痕的盾,笼罩在所有军士头顶。

    “哦?”许风闻言,淡淡一笑,看着肖一搏带来的军士施展多人术法,脸上带着一丝戏虐的笑容,再看向肖一搏,轻声道:“肖城主,你带这么多军士来,就不怕我们大开杀戒吗?”

    肖一搏没有说话,目光变得冰冷,他心中怒火已然忍耐不住,到了爆发的边缘。轻轻举起双手,猛然放下。

    身后众多军士看到肖一搏手势变化,立刻转变斗气运转,半空中那面半透明的巨盾,快速幻化出数道长矛形状的气团,新发于硎,熠熠生辉。

    “放!”

    随着肖一搏一声大吼,半空中凝结而出的几把长矛立刻脱离盾牌,呼啸着冲向仍在半空中漂浮的四人。

    数柄长矛呼啸而至,裹挟极大威势,径直向四人冲杀而来,带动周围空气,发出令人心悸的“呼呼”之声。

    许风面色平淡,看向肖一搏,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轻轻挥手,身后三名老者立刻飘向他左右,径直进入那诡异石门之中。

    “呼……”

    长矛呼啸而至,却扑了个空。许风四人原本漂浮的位置,此刻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几人的踪影。

    “该死!”肖一搏见此情形,气的暴跳如雷。

    若对面四人真的正面去接这数柄长矛,必然会有人重伤。要知道,这可是接近四千名修者修士散出斗气的集合体,即便修者的斗气储量低微,威力也小,但四千人的斗气凝结成一体,也不容小觑。若放在战场之上,就这四千人,足以正面抗衡两万大军而不落下风,靠的就是这多人战阵。

    但许风却带着三名老者凭空消失了,根本就没有一点和肖一搏正面对抗的意思,这让肖一搏怎么不暴跳如雷?

    皇宇辰逃了,应该就在这附近。但宁乙却失踪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新兵营地,一个直径半里左右的巨坑横在哪里,切面光滑无比,鬼斧神工。

    肖一搏眉头紧皱,他现在顾不得再去想宁乙的事,带着身后军士,径直顺着小路,向之前询问的皇宇辰逃离的方向奔去。

    无论如何,皇宇辰绝不能有失。

    ……

    正当新兵营地战斗打的十分激烈的时候,皇宇辰已经跟着左心来到了他口中说的拿出较为秘密的洞穴之内。

    这洞穴存于几处丘陵之中,四周荒芜一片,别说树木,连青草都少的可怜,光秃秃的。

    皇宇辰跟在左心身后,进入了这位于几处丘陵之间的洞穴之中。

    这洞穴看着不是很大,仅能供几人藏身只用。

    进入洞穴之后,左心径直在洞口处坐下,向外张望。而皇宇辰却进入了洞穴的最里端,四下查看。

    这洞穴之前明显有人来过,地上还有吃剩的食物残渣,另一侧,还有别人睡过的痕迹。

    看到这,皇宇辰眉头微皱,低声对坐在洞口的左心道:“这洞穴你是怎么找到的?”

    左心回头看了皇宇辰一眼,而后视线再次外移,淡淡回到:“我是平金城本地人,这洞穴,我经常来,不是很隐蔽,但却可以挡风遮雨。”

    “还有没有更隐蔽的去处,若是在这里,早晚会被人发现的。”皇宇辰走到左心身侧,仔细的打量这人。

    左心身上带着一种淡淡的感觉,这感觉说不上来,有些神秘。而且这人明显发觉自己身份并不一般,却还能保持平常心态,遇到如此变故也没有表现的太过心惊,稳重

    的有些过头了。

    “有,不过距离有些远,需要进入戈壁深处,那里我也常去,只是到那里之前,要经过几十里的戈壁,戈壁之上,一马平川,没有任何躲避之地。若敌人真的追来,也是一样逃不掉的。”左心这次看都没看皇宇辰一眼,低声回道。

    皇宇辰闻言眉头一皱,心中已有淡淡的不妙之感。之前他要求左心带自己出来,是考虑到若是径直回去平金城,会被敌人第一时间猜到,就凭现在平金城的战力,万万不是前来的几名敌人的对手。

    之前他以为左心说的洞穴会十分隐蔽,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这附近根本就没什么高耸的山脉,最多有些低矮丘陵,而且土地贫瘠,几乎没有什么作物生长,光秃秃的一片,敌人若真的过来寻找,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便能找到自己。

    “你也不用担心。”左心好似猜到了皇宇辰心中所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这地方我常来,并不是十分容易找到,我们在这先观察一下形势,若事态发展不妙,我还有一条隐秘的路线可进入丘陵深处,不过需要绕些路。”

    言罢,左心看着皇宇辰的脸,顿了一下,道:“不过若这样做,你便会失踪几天,看肖城主的样子,恐怕会急疯了。”

    皇宇辰有些看不透面前这人,此人看样貌最多比自己大三四岁,但表现的沉稳,却不像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皇宇辰本身经历过数次生死厮杀,而且上过战场,真正的和敌人正面厮杀过。经此磨练,他也无法做到对危险完全淡然,但眼前这人就是一个新兵,为何有如此心性,不由的让皇宇辰有些怀疑。

    “你说的丘陵深处,是哪里?要出东王府境吗?”皇宇辰问道。

    “若要出东王府境,即便走最便捷的路,从这里出发,最少也需要三日时间,你我没有战马代步,光凭双脚,怕是要二十日不止,你想多了。”左心不再看皇宇辰,而是站起身,道:“你在此处歇息一下,我出去看看,若情形有变,还是要躲的。”

    言罢,不等皇宇辰开口,左心自顾自的出了这洞穴,到外面去了。

    皇宇辰心中狐疑顿起。

    今日,敌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好似是冲着自己来的,而且能准确的知道自己的位置。

    也就是说,即便肖一搏一直在查验奸细,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仍有人不停的向外部传递消息,使得敌人能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的踪迹。而身边这个左心,一直以来表现的都有些不大对劲,十分可疑。

    皇宇辰不得不多想,他此次从东王府出来,刻意隐藏了踪迹,混在大部队中,以一个军士的身份来到这平金城,而且这一路上,他也一直和军士同吃同住,并没有任何人觉得他身份可疑。

    而自始至终,知道他来平金城的,除了自己大哥外,就只有肖一搏和宁乙两人,而这两人,是断然不可能出卖自己行踪的。

    这么想来,自己来到平金城,应该是绝对保密的,但敌人又是怎么能精准的找到自己位置的?

    要做到这件事,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暗中有人一直在秘密监控自己的行踪,且这人修为高深,高到身边任何人都无法发现的地步。可若是这样,他为何不直接出手将自己擒住,那不是更省事吗?

    二,自己进入演武场之后,有人看出了自己的身份,而后传密。传密的手段应该极为高明,是自己想象不到的手法,千里传音。这并不是不可能做到,利用传音阵法,即可完成。

    皇宇辰眉头紧皱,今日发生的事也极其诡异,他本以为自己到了平金城,在肖一搏和宁乙的羽翼之下,自己又刻意隐秘了行踪,即便有人想对自己下手,也无从下手。但现在看来,事情真的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

    有一点皇宇辰一直想不清楚,自己一直隐藏在东王府中,外界知道自己身世的人极少,很多人都知道东王有个幼子,但早已夭折了。即便自己站在别人面前,别人也不会认为他就是东王的幼子,更别说做出针对他的行动了。

     你现在所看的《万维》 第三百二十五章:左心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