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蛟龙

爽灵居士 作品

    陆宇又问道:“严先生现在在哪里?”

    路正从朱姬手中接过火把,说道:“在出口处不远,对了,那疯癫的孩子是什么人?怎会从秘道中跑出去?”

    陆宇苦笑道:“正是王子!”

    钱盛与路正面面相觑,不由望向朱姬,却听她催促道:“快走,见到严先生再细说!”

    陆宇心中突然对朱姬产生一股厌恶感,第一次见她打骂嬴政,以为她爱子心切,恨铁不成钢,但后来每一次提及这个儿子,她都表现出鄙视与不屑,直到现在,朱姬分明就没有表现过一点爱怜之意,只顾自己安危,嬴政在她眼中全然可有可无一般。

    说句不好听的,如非嬴政的关系,她根本没有一点价值。

    四人终于走出地面,陆宇发现出口处正在一间废弃的民舍,心知此时仍然在邯郸城中,却不知在哪个方位。

    出了民舍,路正与钱盛二人在前面探路,将他们领至另一条小巷,陆宇终于认得这是通往严错藏身之处。

    平阳君府中已经翻了天,但邯郸城中却还仿佛未见动静,令他觉得有些蹊跷。

    终于又见到嬴政那小子,陆宇一颗心也放下来,此时他躲在地下室的角落中,又变得痴痴呆呆,嘴里不知在叨念什么,一对小眼完全没有正常人的精光。

    严错可能等到心急,一见到他们,立即上前迎来,向朱姬施礼:“严某救驾来迟,令夫人受苦了!”

    听路正与钱盛说那男孩便是王子,严错大愕,见陆宇点头确定他的身份之后,忙问道:“王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众人围往嬴政,却将他吓得不轻,身后已经是墙壁,退无可退,仍然极力向后贴紧,恨不得破墙而逃,嘴里大叫:“别杀我!君上救我!”

    李斯皱眉道:“看来是受了很大的惊吓,现在应当如何是好?”

    “为何你们只顾那废物,却不向本夫人求证?不赶紧安排如何逃出邯郸,难道要在这里等到赵人攻来?”

    数道目光望向朱姬,均不解她为何突然这么说。

    只听朱姬淡淡说道:“其实这废物并不是政儿,而是一个假冒的秦王子!”

    包括严错陆宇在内,无不大骇。

    如果这个嬴政是假的,那么真正的嬴政现在在哪里?

    陆宇心里重新燃起一线希望。

    连他自己都对这个嬴政失去信心,因为历史上那个伟大的始皇帝,怎会是乳臭未干便沉迷于酒色之徒。

    当年母子二人质于赵国,肯定会受尽赵人凌辱,平阳君更会用各种手段,将她与她的儿子摧毁。那么朱姬应该一早就将自己的儿子送走,找到了这名男童来装扮成嬴政,成功欺骗了平阳君以及赵人数年。

    严错忙问道:“那么夫人是否知道王子现在身在

    何处,严某立即派人去接来!”

    朱姬美目望向陆宇:“政儿的下落,只有陆宇知道。”

    陆宇一愕,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不解地问道:“我怎么知道王子在哪里?”

    朱姬露出难得的一笑,说道:“送走在外,赵成肖,分开多年,正文政!”

    又对陆宇说道:“赶紧去将肖正文接走,他才是真正的政儿!”

    陆宇恍然大悟,嬴政嬴政,乃嬴姓赵氏,只是他习惯将其称为嬴政!难怪嫪毐以姬少雍的身份将肖正文送至马家沟,秦王楚、朱姬如此重视“肖艾之子”,其实肖正文才是真正的赵政,才是真正的秦王子!

    难怪她与嫪毐对质子府里的“嬴政”都是冷漠的态度,连他吓傻了都没有感觉,因为那根本不是她的儿子,不是他们的王子!

    朱姬又道:“政儿出世之时,左脚脚底有七点红记,成北斗之状。如果肖正文脚底有此印记,便是真正的王子政!”

    陆宇大喜,见其他人仍然一脸茫然,便笑道:“你们若还是有疑问,就先问夫人吧,我要去将王子政接来了!”

    说罢,转身就走。

    严错在他身后叫道:“要不要让路正钱盛去帮你?”

    陆宇停下脚步,拍拍怀中嫪毐给的地图,说道:“你护送夫人先走,慕川与慕河一起跟我走!”

    又说道:“之前抓到的卫聪,就放了吧!”

    然后立即与慕氏兄弟赶往虞信府。

    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从未有过的激动,没有想到其实在一开始来到这个时代,他便遇上了嬴政,还与他结拜成了兄弟,只不过自己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普普通通,名叫肖正文的孤儿!

    老天爷真会捉弄人。

    大街上已经有了一些赵兵,正往平阳君府的方向聚去。陆宇三人不断躲避,知道宫中已经派出救援部队,但是现在府中的大战可能已经到了尾声,信陵君的人若有生还,应该也知道了所谓的“秦质子府”只是陆宇的谎言。

    当然平阳君也应该知道中计,信陵君怎可能不窥准他入宫这么好的机会。

    只是不知嫪毐等人与范辛的决战有没有分出胜负。

    如果还在打,那么他们将无法再利用秘道逃出,因为平阳君必定会兵分两路,一路去堵住出口,一路去府中。

    不过这倒不需要陆宇为他们担心,本来他便想借范辛之手除去焦云客,与嫪毐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更重要的是,按照历史的发展,嫪毐不会死在这个时候。

    终于到了虞信府,小正文立即扑入陆宇怀中,兴奋地说:“小文听大哥说,外面要变天了!”

    然后才发现陆宇衣衫之上尽是血迹,看清楚并不属于他的之后,立即退后几步,扮作嫌弃的样子:“二哥你这是在血池

    里沐浴吗?”

    陆宇哭笑不得,外面要变天,这小子表现得这么兴奋,简直就是不参与一份不罢休的样子。不过也难怪,他体内流的是大秦帝国的铁血,是统一天下的铁血!

    由商至周,立国五百多年 你现在所看的《战国蛟龙》 第150章 质子之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战国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