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霸道宠

九殿下 作品

    温暖匆匆忙忙赶到梧桐会馆,赵霜着急的迎上来,“暖暖,真没找到,你是不是记错了?”

    “我清清楚楚记得我放在柜子上的,难道是被会馆的人收走了?”

    “我已经问过会馆的人,她们根本就没有见过什么摄像机,暖暖,你说会不会是温凉?”

    温暖脸色大变,“不可能,一定不可能。”

    如果摄像机在温凉那里,她就彻底完了。

    “暖暖,你先别着急,我们再找一找。”

    “找?这间屋子我都搜光了还要怎么找!那东西要是落到任何人手中,我就废了。”

    温暖气急败坏,她相信梧桐会馆消费档次这么高,一定不可能私藏一台摄影机。

    百分之百被温凉拿走了,是她小看了温凉。

    本来是她的设计,没想到最后被温凉牵着鼻子走。

    “在温凉那也好过在别人手上,她应该有什么所求的。”

    “好好的一盘棋就这么毁了,谁让你这个废物中午不跟着我的?”

    赵霜心中有些不爽,明明是温暖嫌弃她碍事将她打发走,她哪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不管她做的对不对,总之温暖都会把所有东西推到她的头上。

    赵霜心里再大的火气也只好忍,温暖就是脾气不好,平时对她还算是很大方。

    “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注意。”

    温暖低着头出去,脸色很是难看,“也不知道那小野种究竟想要什么?”

    身后传来一道男声:“暖暖,你不是说回公司去了,你怎么会在这?”

    一听见他的声音,温暖脸色立马就变了。

    “那个……我有一条手链不见了,过几天要还给广告商的,我特地回来找找。”

    “找到了嘛?”

    “找到了,对了,矜然你不是在家,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

    白矜然想到温凉那张倔强的脸,他隐约感觉到五年前的事情有问题。

    “暖暖,五年前小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白矜然想到之前温凉说的那句话。

    如果不是他们,她也不会那样,自己当年劈腿确实很对不起她,但温凉话中显然不只是说自己劈腿的事情。

    “五年前?五年前发生了很多事,你问的是哪一件?”温暖脸上维持好表情,佯装自己一无所知道。

    “你知道小凉她……”白矜然想要问孩子的事情,但话到嘴边他又咽了下去。

    以温暖的性格,如果她知道温凉有孩子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以后,他总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

    “她温暖是什么人,我叫她来吃饭她就会赏脸了?

    李博是什么级别的导演,我一个一部戏都没有拍的新人,他会给我面子?”

    温凉的话在脑海中浮现,李博在圈里有头有脸,就连温暖之前想要上戏都还让自己去帮她说话。

    如果温凉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她之前又何必去找试镜一个小角色?

    想着昨晚那夸张的排场,温凉背后的男人究竟是谁?

    脑中有太多的问题,温暖之前说的话他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白矜然将心中的疑问压下来,他会慢慢弄明白当年的真相。

    温暖依偎在白矜然身边,脸上一片自然,但心中却是越发慌乱。

    该死的温凉给白矜然说了什么,摄像机是不是在她那?

    温凉此刻可没有时间来搭理她,她还在努力的赶着稿子,这个项目是乔厉爵交给她的第一个任务。

    她也算是他的半个徒弟了,心里一点都不想让他失望。

    乔厉爵坐在茶茶身边,陪她看了一会儿手稿,茶茶就忍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他布置的儿童房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将孩子放到柔软的床上,用热毛巾轻轻给她擦拭脸颊。

    乔厉爵惊叹,孩子的手竟然这么小一团,忍不住放在唇边亲了一下。

    “爹地。”茶茶睡眼惺忪看着他,困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

    “宝贝,今晚就在爹地家睡好不好?”

    “妈咪呢?”

    “妈咪在赶画稿,宝贝乖乖睡觉好不好?”

    在茶茶面前,乔厉爵仿佛用尽了他这辈子的温柔。

    “好,爹地可要快点追上妈咪哦。”小茶茶说完就呼呼大睡。

    乔厉爵哑然失笑,这个小丫头……

    给她擦拭干净手脚,再给他盖好了被子。

    离开房间的时候他心中暖暖一片,从她们母女两回来以后他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情。

    走廊中亮着晕黄的光芒,乔厉爵身上的冰冷融化殆尽。

    他似乎就是他一直缺少的东西。

    回到地下书房,温凉还在写写画画,他端着一杯热牛奶放在桌子上。

    “这里还要再修改一下。”

    温凉画得入神,谁知耳边突然出现乔厉爵的声音,那一瞬间她几乎以为是大恶魔来了。

    他就站在自己背后,抓住自己的手,在纸上修改。

    已经洗漱过的乔厉爵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爽味道,灼热的体温从她单薄的睡衣传过来。

    温凉耳朵里面只剩下他胸腔的心脏跳动声音,乔厉爵说的什么,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知道了吗?”

    “啊?”她迷糊的看着他。

    乔厉爵无奈一笑,用笔头轻轻敲了她脑袋一下,“又走神了?”

    温凉红着脸,不怪公司有那么多暗恋他的女孩子。

    平时他在外面冷着一张脸的时候都吸引了那么多人,要是给人知道他私下更有魅力,还不知道他的女粉又要增加多少。

    “都怪老师长得这么好看。”温凉喃喃道。

    乔厉爵眉头轻佻,“你觉得我好看?”

    要是别人这么夸他,他早就一个冷眼甩去,男人能用好看来形容。

    偏偏夸他的人是温凉,不管她说的内容是什么,只要是夸他就会让他心情愉悦。

    “你可是公认的第一美男,要是说不好看,那我岂不是眼瞎了?”

    想着在夜晚中那么逃避的小东西,乔厉爵轻喃一声:“可不就是瞎了么。”

    温凉突然想 你现在所看的《傲娇爹地霸道宠》 第70章 你笑得有些邪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傲娇爹地霸道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