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爹地霸道宠

九殿下 作品

    远处的树荫之下站着一人,那人墨镜上印出阳光下拥吻的两人。

    那副画面真的美极了,也刺眼极了。

    看着男人将女人抱进了车里,车子绝尘而去。

    她孩子都生了,自然而然不可能再是当初那个干净的少女。

    闭上眼还能听到在耳边叫嚷的少女之音:“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

    真是天籁之音呢,有多久没有听到了?

    上了车,温凉将头埋在乔厉爵怀中不肯起来。

    “怎么这么粘人了?”

    “乔哥哥,我想去一个地方。”

    温凉每次叫他乔哥哥都会让他觉得很舒服,他爱极了她这么叫他。

    “好。”

    这个时候别说去个什么地方,就算是要上天,乔厉爵也得乐呵呵给她搭天梯。

    温凉提出要去上次的纹身店,乔厉爵嘴角上扬。

    “想好了?”

    “嗯。”

    “说好要纹我的名字。”乔厉爵绝对是标准的钢铁直男,还是又傲娇又任性的那种。

    “好,就纹你的名字。”

    和上次不同,这一次两人是牵手而来,破月咬着一支烟,大花臂显得很霸气。

    “哟,两位是想好了?”

    温凉和她打了一声招呼,问她要了一支笔和纸,她说过要亲自设计图案的。

    本来早就想好了,只是这几天太忙,她来不及绘图。

    乔厉爵本来还想要凑过来看看,温凉一把将他推开。

    “等纹好了给你看。”

    乔厉爵着急,却也没办法。

    破月见他这猴急猴急的模样,几乎都认不出他来了,过去的乔厉爵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将乔厉爵拉了出去。

    “七哥,前几天听说麦浊直播你和小嫂子赚了上千万?”

    “那个混蛋玩意儿。”乔厉爵事后才看了一下群消息。

    “你真认定她了?”破月吐出一口烟圈问道。

    “你觉得呢?”

    “那倾颜呢?”

    “记住,七嫂只有一个,就是温凉,除她之外,我不想听到其她女人的名字。”

    乔厉爵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身上冷意散发。

    “我知道了七哥。”

    “我不希望倾颜这个名字在她面前出现。”乔厉爵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扣着扶手。

    “是,我去给你泡壶茶。”

    乔厉爵点头,他闭眼沉思。

    破月走到屋外,拨通了一人的号码,“你就死了这条心,他心里没有你。”

    “不,不可能,我为他做了这么多……”

    “死心吧,我们已经有七嫂了。”

    “不!!!”

    温凉拿着一张纸出来,一眼就看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男人。

    走进了发现男人并没有睁眼,说明已经睡着。

    屋中点着凝神静气的熏香,来的人都会不知不觉放松。

    破月丢掉烟头,对她做了一个手势,温凉跟着她进来。

    她一边准备工具,一边询问道:“你真的喜欢我七哥?”

    “我想这个应该可以回答。”

    温凉将纸给她,破月再没说什么。

    “等我一会儿。”

    等她处理好了图案,“想要纹在哪里?”

    温凉指着自己小腹的位置,“这里。”

    这个地方根本不会有别人看到,显然她是为了只给乔厉爵看的。

    破月深深打量了温凉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夸奖她心机深沉。

    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身材妖娆性感,对男人来说是极大的诱惑,也许就是这样那人才会那么喜欢她。

    温凉有种感觉,破月对她虽然没有太大的敌意,但她是不喜欢自己的。

    不过温凉也没有介意,毕竟她又不是人民币,她又何必让每个人都喜欢自己。

    每一针都很疼,每疼一下温凉就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几个小时之后,温凉终于出来。

    乔厉爵左看右看,并没有看到她身上有什么纹身。

    “纹在哪的?”

    “回家给你看。”

    乔厉爵一直就很好奇温凉设计的图案是什么,小丫头还要给他装神秘。

    “那现在就回家。”

    自打和温凉在一起之后,乔厉爵活得就像个昏君,别说加班,每天都是情人节。

    回家的路上乔厉爵好几次都想要看看温凉的纹身,都被温凉给制止。

    “别动我,我疼……”

    他也不知道小丫头纹在了哪里,只好乖乖的坐在一边不靠近她。

    是夜,乔厉爵将宝贝哄睡着,火急火燎的回到了房间。

    “小阿凉,你说晚上给我看的。”

    温凉丢了他的睡袍过来,“先洗澡。”

    她已经料到接下来乔厉爵看到以后会有什么反应。

    乔厉爵一脸哀怨,“好吧。”

    小丫头都吊了他一天的胃口,好不容易才到晚上,就是看一眼而已,还要洗澡。

    他甩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有时候乔厉爵真的纯粹得像是一个大孩子。

    温凉拿出毛巾,让他乖乖的坐着,给他擦拭头上的水珠。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有你。”乔厉爵最喜欢温凉的服侍。

    喜欢她给自己做早餐,给自己煮咖啡,给自己擦头发。

    以前大多时候他都没有管过自己的头发,反正他是短发,去书房工作以后就自己干了。

    温凉来了以后每次都会给他仔仔细细擦拭,擦了两天他就变成了习惯等着她给自己擦。

    怪不得有句老话叫老婆孩子热炕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以前他的别墅冷冷清清,走个路仿佛都带回声。

    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直到和温凉在一起。

    每天茶茶放学了就和绒绒满别墅闹腾,叽叽喳喳的他也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很热闹。

    回到房间有温凉,他要是处理文件太累,温凉会给他端上一杯热牛奶,给他按按肩膀。

    让他现在再回去以前的大别墅,他觉得那不是房子,是古墓。

    闭上眼睛安逸的享受着温凉的服侍,她的手力度刚好,让他觉得十分舒服。

    温凉收拾好毛巾,将灯光调暗,对着乔厉爵勾了勾手指。

    “你不是想看看我 你现在所看的《傲娇爹地霸道宠》 第135章 乔哥哥,我爱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傲娇爹地霸道宠